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窗外枫

窗外枫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天上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小城到了九月,总是这样的阴雨天气。
   “路小姐,您的信。是男朋友寄来的吗?现在这个年代,肯寄信的人可是不多了。”由于总是收信寄信,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与路小风渐渐熟络起来,时不时地会和她聊两句。此时说话的是一个阿姨,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大概她年轻的时候也是常常收信寄信的吧。
   “不是,是一个朋友,”路小风笑了笑,“谢谢您,我先走了,再见!”
   “嗯,好,再见!”看着路小风一身白色衣裙渐渐飘远,阿姨轻叹了一声:“这样的年纪真好!”
   路小风从邮局出来,撑开一把淡蓝色油纸伞,将一个素白信封护在胸前,此时伞上手绘的空谷幽兰经雨一渲染越发显得淡然悠远。
   邮局离住的地方很近,步行仅仅五分钟的路程。小风一边收伞一边推开门,房间里安静一如既往。这是一个简单又不失情趣的小房间,从门口看去,左边靠窗的是一张小书桌,一把椅子,桌子上堆着几本书和一沓信纸,右上角一盆芦荟长势茂盛,白色的瓷盆看起来很精致。隔着窗向外看,还能看到一棵高大的枫树,此刻叶子还绿着,想必到了深秋,一定如火焰般美丽。紧挨着书桌往里是一个书架,架子上的书堆得满满当当。右边放了一张床,床上的维尼熊正咧着嘴微笑,靠近门的地方是一个衣橱。顺着床头向上看,墙上挂了一个蓝色钟表和一幅裱起来的行书,写着“惟吾德馨”四个字,不知为什么没有落款。小风把伞收好,将信放在书桌上,抬头看了看表,五点二十分。她没有急着看信,先打开了衣橱,原来这衣橱还是一物两用的,下面那层很简单地挂着几件衣服,上面那层则放满了厨具。
   半个小时后,小风开始吃晚饭,她给自己下了一碗鸡蛋面,炒了一盘土豆丝。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子,即便一个人生活,她也不会随随便便亏待自己。
   六点多钟,小风和往常一样坐在了书桌前。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滴滴答答打在树叶上,因为安静而更加清晰可辨。天色也已经很暗,模模糊糊可以看到窗外那株枫树的影子。她拿起桌上的那封信,信封上俊朗的字体写着“路小风收”,右下角的寄信人地址后则依旧写着“林宇”两个字。按说寄信人姓名是可以不写的,但林宇并不图省事,每次都会工工整整地写在信封右下角。小风曾问他为什么,他在回信里说,“因为不想你的名字太孤单啊!”小风觉得又温暖又好笑。
   路小风认识林宇是在四年前,那时候她还在上大学,有一个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叫季铭。季铭很爱小风,也和其他男生不一样,他不会给小风买玫瑰花、毛绒玩具等各种花里胡哨的礼物,而是会在换季的时候给她买几件新衣服,叮嘱她注意保暖不要感冒。唯一特别的一次是他送了一盆芦荟,简陋的塑料盆里那株小小的植物却长得很好。他会牢牢记住小风每学期的课表,一放学就给她打电话,怕她孤单,也怕自己孤单——因为他们是异地恋。每次放假回家,他都会一路陪着她,在QQ上跟她聊天,直到她安全到家,他总是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在路上会出什么意外。也许是因为太过于爱她,怕失去她,他也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比如让她少出校门,出去干什么一定要告诉他;比如少和其他男生来往,有一次仅仅因为她帮一个男生发了几张传单他就大发雷霆……渐渐的,小风发现她已经慢慢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生活,失去了自由,就像一条河被爱束缚流向越来越窄的河床。
   “好的爱情是你通过一个人看到整个世界,而坏的爱情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有一天,小风不知在哪里看到这样一句话,惊觉自己仿佛就是这样的状态。深思熟虑以后,小风提出了分手。季铭很讶异,他不知道他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小风要分手。小风说,“你对我很好,只是我想要自由的生活。”
   那是大二的下学期,小风提出分手的时候那株芦荟也生了病,从根部开始腐烂。
   “也许是浇水太多了吧。”小风说。
   “嗯,芦荟耐旱。”季铭回。
   “你会救它吗?”他问。
   “会。”小风回答。
   是啊,芦荟耐旱,她却浇了太多的水。就像她爱自由,他却给了她过多的呵护与束缚。芦荟烂了根,她会义无反顾坚持救它。就像她提出分手,他也会义无反顾去拯救这段感情。
   只是芦荟要重新生长尚且要剪去烂根,拯救一段感情又怎会那么容易?
   最后,那株芦荟活了下来,和从前长得一样好,他们却从此再无联系。后来,季铭给小风寄来一幅字,“惟吾德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小风说以后一定要在家里挂上这四个字。小风很喜欢《陋室铭》里的这句话。
   大三的时候,小风开始在网上写东西。她与林宇,也是因为文字结缘。因为两个人都很向往从前收信寄信的生活,他们约定,不在QQ、微信上交流,只书信来往。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信很慢,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却也是充满期待的,在这个过程里,我们可以猜想下一封信里会有怎样的惊喜,也可以拿出从前的信再慢读细读,想象写信人在写这封信时的心情。一封信也许漂洋过海,也许翻山越岭,只为带来另一个人的心声。小风和林宇便是如此,他们在信中无所不谈,书和电影,诗和梦想,身边的事,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小风常常提起窗外的那棵枫树,从春天到秋天,从嫩绿到火红,有时候她会拍照片寄给他,到了秋天就直接把火红的叶子寄给他,以致林宇对这棵枫树魂牵梦萦,总想来看看。但林宇自始至终也未见过这棵枫树,自始至终也未见过小风。
   书桌前,小风笑着拆开了信,不知林宇这次又会给她讲多少有趣的事,或者给她看他写的诗,再或者推荐几本新看的书。而在打开信的一刹那,小风的笑容开始收敛,最终完全不见。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信里面,只有这一句《越人歌》。
   自从和季铭分手以后,小风再没谈过恋爱,她深知自己想要的生活并真心贪恋这份安静的孤独,孤独的安静。她喜欢和林宇这样以文字相交的感觉。他们彼此欣赏,就像欣赏窗外那棵枫树,远远望着它的成长它的美。她当他是最好的朋友。她深信这样的状态,最好。她以为,他懂。可是,她错了,他不懂。
   其实,他何尝不懂呢!他只是,不想错过,不想错过最后的机会。如果她没有回应,那他就将要和另一个女子相伴一生,他必须顾忌父母的感受,而无法任性地一直等。
   天亮了,雨停了,那棵枫树经了雨此刻显得更加水嫩鲜亮。窗前的芦荟也依然生生不息。
   小风发了一夜的呆,终于提起笔回信:
   “君如窗外枫,我是窗外风。”
   信寄了出去,小风开始整理抽屉里那些信件,她会保存好,就像照顾窗前的芦荟、装裱床头的字一样细心。她知道,那是她曾经的岁月。她知道,从此再不会有信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心坎(微小说) 下一篇:初见文婷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