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初见文婷

初见文婷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初夏时节,江南大地,处处绿色葱茏,莺飞草长。周日这天,恰逢母亲节,但天气一如既往,反而愈发显得格外阴沉,整个赣州大地,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骤雨看来准备随时倾泄下来。
   骑着电动车穿行在赣县滨江路上,我一边欣赏着河堤满目苍翠的小树林,一边搜寻着陌生的目的地。
   头日上午,意外之间,我接到商会一份通知,内容是:今日上午,九州商会副会长文婷,将邀请部分商会领导、会员在赣县———金喜悦大酒店集会。至于集会内容,未曾透露。
   文婷是何许人也?电光火石之间,脑海中隐约浮起点滴记忆,前些时日,翻看过会员通讯录,尚存有一丝印象,此人好像是商会副会长,通信录上,附有一张小照片,透过照片中信息,大体知晓,文婷约是个青春妙龄的女子,仅此而已。
   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为何一跃荣登商会副会长之“高位”,这位女子实不寻常,当时引起我的几分好奇。
   下雨之前,几番周折,我终于准时赶到了聚会场所——金喜悦酒店四楼金玉满堂包厢。
   推开虚掩的房门,轻快地踏进包厢,发现比我早来者仅有四位,他们分别是聚会召集人、商会办公室主任郭连生,还有两位退休老干部黄先浪和张德清(本文为叙述方便,文人中物,一般用其原名,不续加后缀),还有一位商会人员,我还未知晓其姓名。
   郭连生等三人聚精会神的,正不失时机地鏖战牌桌,张德清老先生没有参与,静静地坐在宽大的红皮沙发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彼此相见,照例是一番热情的寒暄,老乡见面,自然分外亲热。
   我深感有几分庆幸,因为我终于见到了一位长辈——黄先浪先生,一位早些年间,在会昌县内名声大震的“大人物”,因其曾荣任过赣南某县的“县太爷”。
   黄先浪很和善,一看到我,侧过头来,微微一笑,还主动问起了我。我心头刹那涌过一股暖流,我忙快步上前与他紧紧握手致意。
   前几天,去某“政府衙门”办事,莫名其妙间,刚遭受了一顿无由头的“官气”,心底里一直还在恨官、“骂官”。当然这都是“私下行为”,此官在当地尚属老虎级别,一般的英雄人物可能还会“惧”之三分,暂时还不可能去与之“直面相搏”。当然,他们依仗的也就是身上的官位与权力,死猪扯上老虎皮,照样吓死几只狐狸!
   谢谢您,黄先生,你的亲民之风,友善之举,让我炽烈的“官火”,准确地说,应叫“怒官之火”,稍稍息灭了几分。
   “坐吧!阿鹏!你带了书来是吧?”
   张德清给我倒了一杯茶,连连招呼道。他可是人老眼不花,很快注视到了我手里的红色提兜。
   “噢,是的,可我仅带了六本,不知来客多少,够不够分?”
   惬意地坐落在松软的真皮沙发上,我顺手掏出了提兜里的书——我自己新出版的文集《白马女将杨春花》
   “肯定不够!但是有一个人你必须送到,那就是文婷,今日聚会的‘东家’。”
   “文婷还没来吗?”
   我四下打量了一番。
   “应该快到了。”
   这时,到来几个同乡,皆为男性先生,一看桌上的新书,个个兴致嫣然的。我不好拂人雅兴,非常快意地人手赠送一本,顿时,包厢里,变得学堂一般,几位商界精英,此番都暂时忘却了尘世的浮华和功利,手握书本,聚精会神地欣然阅读起来。目睹此情此景,我那久已悲催的心,又在枯萎中鲜活过来。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啦!”
   门外一阵轻风拂过,一位白衣女子手挽一个精致的挎包悄然而至。
   “文婷到了!阿鹏!”
   张德清先生及时介绍与我,或者说提示与我。
   “噢!今天集会的主角终于出现了。”
   暗自思量间,我举头望明月,近距离打量了对方一眼,探索之中,居然有不小的发现,坐在我的面前,真实的文婷与“相片文婷”大相径庭,耐看得多,生动得多,也温馨得多。
   文婷,人如其名,安娴文静,婷婷玉立,悠然哉,近乎于荷塘中的一株白莲,不过比白莲又多了几分沉稳,一种超乎年龄的沉稳。
   居于一般人印象中,但凡商场鏖战女性,尤其是成功女性,眉宇之间,总有几分超越女性妩媚的锐气、霸气和肃杀之气,才能统领三军,驰骋政商两界,百万军中方可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很意外,文婷没有。
   “你的学历一定很高吧?”
   高端人物自在高端访问,可惜我不是水均益。
   “我十八岁就出来做生意了。”
   她淡然一笑,山花一般的灿烂。
   “我后来到江西财大读MBA,读了几十万。”
   非常轻松自然的语调。
   我取出最后一本书,我的处女作——《白马女将杨春花》,飞笔签好名,送给文婷,看得出,她很喜欢,就坐闲谈间,也频频翻开扉页,不时观看。
   坐得累了,我信步走到窗边,伫足观望,窗外的景色一览无遗,酒店之下,滚滚贡江浩瀚奔流,河流对岸,青山如黛,笼罩在青烟薄雾之中,延绵伸向遥远的白云之颠。
   吃饭的时刻到了,超大的圆桌,这是我平生到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大的圆桌,足可容纳二十位客人,这算是饭桌中的航空母舰,好在文婷是商界人士,不然,运气“好”的话,有上新闻联播的“难得机会”。
   我也饿了,没有更多的话语,没有更多感概,没有更多的祝酒词,因为原因很简单,我不是高傲,而是不善此道。
   席间,被动地接受了无数次敬酒,好在喝的是恰巧是文婷所经销的葡萄酒,好像是德国名酒——宝德龙干红,此酒度数较高,但我总算涉险过关,没有大碍。要知道,稍后,我还需骑电动车长途跋涉,返回赣州,平安、冷静、顺利地回家去。
   稍稍附带一句,我也许是集会之中唯一的“无车一族”,但凡写作之人,非常需要捕捉灵感,需要随时有种“风从耳边吹过的感觉”,这是我给自己寻找的一点慰籍和理由。
   “各位乡亲,晚上还有两台,下午去樱花公园散步,全部由我负责安排。”
   酒桌上,文婷还在指点江山,爽朗地谋划着。稍后,我还从张德清口中知晓,文婷是九州商会活动的长期酒水赞助商,她从事的是高档酒类经销生意,目前为止,在赣南各县市拥有十家高端酒店。
   “各位乡亲,要写书,写传记,就找阿鹏,他已经出了好几本书了......”
   酒席之间,张德清和郭连生二位商会领导非常热心,一直在“扶持”我,帮我做些广告宣传,拉近“心与心的距离”,揽取“手握手的承诺”。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乡情,正从心田间奔涌而出,美味甘醇,正如文婷所从事的事业,所经营的美酒一般。
   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流逝,饭已吃好,酒已品够。身上手机突然响起,我该走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回归我依然如故,日复一日的生活轨迹。
   别了,我的乡亲,别了,文婷!别了,美丽的樱花之园!本文即将结束,一首小诗闪过心头,题目就将其定为《文婷》。
  
   樱花园里花无影;
   客家城外柳色新。
   举杯莫问家何在?
   酒中最美是文婷。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窗外枫 下一篇:【雀巢】病房里的笑声(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