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一滴狗尿

一滴狗尿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仲夏的清晨,天空被昨夜的一场雨冲刷成蔚蓝,空气也显得格外的清新。
   株洲花园小区里,路边的香樟树上,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儿“叽叽喳喳”地欢唱着,它们也在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香樟的清香弥漫着整个小区,给株洲花园增添了无限的温馨。
   这里是S市刚建好入住不久的一个高档社区,在这里居住的人非权即富。你瞧,那一排排的欧式洋房,奢华高端,也最大程度地彰显着在此定居的各位业主的尊贵与富有。
   这时,从一个楼道里走出来个女人,四十岁出头、韵味十足。她上身着一件蓝底碎花小短衫,下身套一件藏青色短裙,白皙而纤细的左手腕上套着一只紫罗兰翡翠玉镯,修长的脖颈圈着一副白金项链。她就是市卫生局刘局长的夫人桂花,她的手里,牵着只白色的贵宾犬。
   桂花最近几年没有上班,家里的一日三餐、一应杂务有保姆王妈操持着。儿子在枫叶国际学校上学,吃住在校,一个星期就回来一次。这样一来,桂花一天从早到晚也没什么事可做。刘局长怕夫人闲出毛病来,托人从外边弄来只白色的贵宾犬,桂花喊它“毛毛”。这种狗的身价高,要是买的话,市场价估计要上万吧。当然了,刘局长可没花一分钱。
   别看毛毛只是条狗,它可比一般的人都要主贵。毛毛吃东西很挑,不是新鲜肉不吃,每顿还不能重样。桂花每天变着样地伺候这只狗儿子。上顿喂只鹌鹑,这顿喂条鱼,下顿喂些猪肉,这中间还要间杂地喂些蛋白质、维生素E、鱼肝油、牛奶之类的,而且每两天还要给它洗一次澡,洗过澡后仔细地给它吹干,最后还要涂上护毛油。
   这两天,毛毛竟然学会了吃海鲜,一两左右重的海虾它接连能吃七八只!前几天锦绣程大酒店的老板杨光找刘局长办事,提来了二十斤海虾,说是刚从沿海空运过来的,让嫂夫人尝个鲜。
   当天,海虾做好后,桂花喂毛毛一只,看它吃不吃,谁知毛毛吃了一只海虾后,竟然又摇着尾巴,头往桂花的大白腿上乱蹭,那意思是还想要呢!刘局长不想再让它吃,说这海虾可是从沿海空运过来的,太贵!谁料夫人桂花说,毛毛想吃就让它吃吧,反正我们又不掏钱,大不了吃完了再给杨光打电话。
   “这杨光也真会来事。”桂花又扔给毛毛一只海虾。
   “可比马老三强多了。他妈的,上次咱爹过76岁大寿,别人都是送三千,两千的,他马老三只拿二百,二百啊,能拿出手吗?”刘局长想起马老三就来气。
   “哼!可真好,就这二百块钱把工作给弄丢了,活该。你当这个局长可花不少钱呢!要是都像马老三这样,咱不得赔死!马老三这个混蛋,平时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到事上咋这么混呢!”
   “这家伙倒是个做生意的料……”刘局长重重地叹了口气。
   桂花牵着毛毛一路悠闲悠哉地溜达着。毛毛跑在前面,将桂花手里的狗绳挣得紧紧的,这是人遛狗呢还是狗遛人呢?
   走着走着毛毛停住了,狗绳也松了下来。桂花一看又到这辆宝马车这儿了。
   毛毛的记性真好,主人每逢早上走到这辆车跟前都会停下来一会儿。毛毛也很通人性,翘起右后腿,呲出来一股子液体在车后轮子上留了个记号,然后毛毛“哒哒哒……”跑到前边的车轮子边,又翘起后腿呲出一股液体留了个记号。
   这辆白色宝马车是马老三的。
   马老三是他们以前的邻居,那时,他们还都在老城区同一个家属院住着,又住在同一个单元。马老三曾经是老刘手下的一个小职员,因为刘局长老爹过生日时马老三随份子的事儿得罪了刘局,后来让刘局长找了个借口给清理出了卫生局。马老三在家闲了有一段时间后跟着他的一个朋友做起了钢材生意。马老三脑袋瓜灵活人又实在,生意是越做越大。只短短两年的功夫,资产囤积过百万。记得搬到这里之前,马老三还拿着礼品去过一次自己家。
   “真心感谢刘局长,要不是刘局长我怎么能做起生意呢,估计当初要不是刘局长把我……我是真心地谢谢您!”
   桂花想起已成为大老板的马老三总是心生记恨,瞎猫撞住死老鼠挣了点钱,翘什么尾巴啊!桂花虽说是心生记恨,不过两个人见了面还是像以前一样地亲热。
   后来S市建了这个株洲花园。这个小区是市卫生局和质量管理监督局共同集资合建的。按说,不是这两个局的中上层领导根本就住不进来,当然了,如果特别有钱能买得起也行,小区建筑质量高,配套设施又好,对外销售房价自然也是很高的,又都是大户型,不是有钱人根本买不起。
   可马老三就是住进来了,他是以有钱人的身份住进来的。对此,刘局长和桂花总感觉着别扭,他们认为像马老三这样的人不应该住进这么好的小区。
   更可恨的是马老三每天出入小区都开着个宝马车,这不是故意显摆吗!这让桂花很生气。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现在不在卫生局上班,老刘也管不着人家啊。每每想到这,桂花直恨得牙根疼。有时候,桂花想想自己都觉着可笑,为啥要恨人家马老三啊,人家又没有咋着自己,相反,人家哪次见了自己不是“嫂子长、嫂子短”地喊。可桂花就是恨!她不能看到马老三在这小区里晃悠,更不能看到他开着宝马车在这小区来回地窜。
   桂花很喜欢宝马车。可是因为老刘的官衔级别不够,配不了宝马车。别说局长,就连市委书记也只能配个中档的奥迪。要说这宝马车,自己家买是买得起,家里的钱,就是买三辆宝马也用不完,这几年老刘可没少往家里倒弄钱。可是老刘却说,树大招风,怕出事,生生压着不让她买。所以啊,桂花每每看到马老三的宝马车就恨得咬牙切齿!
   桂花走到白色宝马车前,看着车标BMW这三个字母,嘴角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哼!BMW——“别摸我”!警告谁呢!我偏摸你,接着抬起脚朝宝马车轮胎上狠狠地踹了一脚,那知由于用力过猛,脚被猛地弹了回来,脚尖也被顶得生疼,直疼得桂花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宝马车的警报器也瞬间响声大作起来,吓得桂花顾不得脚疼,一瘸一拐地牵着毛毛逃离了。
   走到离宝马车有100多米远的地方,迎面走过来了马老三,他看到了桂花,热情地打招呼:
   “嫂子,出来遛狗呢?”
   “嗯呐,马老弟,你这是?”
   “哦,我去建材市场看看去,刚来了电话,又进了一批钢材。”
   桂花回头看看马老三走过去的身影,狠狠地吐口唾沫。
   不一会儿,马老三的白色宝马从桂花和毛毛的身边驶过,毛毛对着远去的宝马车“汪汪”地叫了两声,替主人发泄着对马老三的不满。
   突然间,桂花感觉有一滴液体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凉凉的,她下意识地举起右手在脸上抚了一下,一看,中指上有像水一样的东西,微黄,凑近鼻子一闻,一股骚气难闻的狗尿味!桂花经常遛狗,对这个很熟悉。
   “呸!呸!他奶奶的,该死的!谁家的狗尿!”稍等片刻,桂花灵敏的鼻子分明又闻到一股大虾特有的味道,难道?
   桂花咂了一下舌头,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可不巧的是,手指头上的那滴狗尿正好给涂在嘴角边……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病房里的笑声(小小说) 下一篇:【春秋】谁说网络无真情(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