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渔舟】试金石(小说)

【渔舟】试金石(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渔舟】试金石(小说) 俗话说得好“隔层皮差重山”,这话一点不假。
   锦儿五岁丧母,继母从来就没把锦儿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锦儿在继母的虐待中艰难地成长着,她小小年纪就会察眼观色,生怕一点过错,招来继母添油加醋般在父亲面前搬弄是非,继母口才了得,平常里一件小事,就是针鼻大小的事情,也被继母说成了天大的大事,继母眉飞色舞地说着,仿佛锦儿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小小年纪,锦儿就背上了许多罪名:“瞎话筐子”、“心眼篓子”、“又馋又懒的丫头”。
   锦儿欲哭无泪,眼泪早就哭干了。她不指望父亲会救他,因为有后妈就有后爹,宁要要饭的娘,不要做官的爹。这些俗语,早就在锦儿心里滚瓜烂熟了,母亲去世时,外祖母说过上百遍。
   可惜,外祖母在锦儿母亲离世后,也旧病复发,不久于人世。
   锦儿长大了,出落成俊俏的女孩,如出水芙蓉般美丽脱俗,到锦儿家说媒的媒婆踏破了锦儿家的门槛。
   继母想在锦儿身上捞一笔,放出狠话来,锦儿寻对象,只要有钱有势就行,不管年龄,也不管是否填房续弦。
   这个时候的锦儿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在一处乡镇幼儿园做老师。她能自立自强了,翅膀已经硬了,对继母的话,当成了耳旁风,锦儿不再是弱小的任人宰割的锦儿,她不管不顾继母说的如何天花乱坠,就是有自己的主意,暗暗发誓,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继母说话不算话。
   锦儿对自己的婚姻对象,早有自己的主意,家庭关系一定要单纯,离婚的家庭,前窝后块的的家庭,打死也不嫁。
   二十四岁那年,锦儿在同学家里,认识了同学的表哥刘铭,两个人一见钟情。
   刘铭家庭关系单纯,父亲病故,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生活。他们住在郊区,有房没车,刘铭在一所乡下小学做老师。
   继母一听,锦儿有钱有势的人家不嫁,非要嫁给一个孩子王,气不打一处来,“嫁给寡妇的儿子,与寡妇争夺儿子去吧,这场拉力战,不会有好结果的!”
   听到这话,锦儿也被吓着了,她记得看过电视剧,守寡的母亲,把儿子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儿媳进家门的那一刻,就和婆婆拉锯战不断,受伤的往往是儿媳,儿子多数站在母亲一边。
   但是,此时生米已经做成熟饭,锦儿已经和刘铭领取了结婚证。
   这年十月一,锦儿和刘铭办了结婚喜宴。
   婚后,他们买了一辆轿车,车子由锦儿开着来来回回上班,顺路把刘铭一起接回家。婆婆在家照顾家,靠着出租几间房屋生活,小日子过得不错。
   拉锯战倒没有,可是,锦儿发现,每天晚饭后,锦儿窝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或者上网,刘铭总是在八点钟左右,借故离开,要么说去厕所小便,要么说向母亲要身份证之类的,要么就说问母亲一件事情,下去之后,就待上个把小时,有时甚至两个小时。
   在婆婆的房间,不是大声说话,而是窃窃私语,不知道娘俩嘀咕的什么?锦儿有时候忍不住寂寞,会蹑手蹑脚地走到婆婆门口,可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小,根本听不见娘俩说些什么?你说有事商量,不能天天商量吧?天长日久,每天如此,这让锦儿很不舒服。锦儿有时候,借故在他们私语的时候,进去婆婆的房间,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可是,锦儿推开门的刹那,他们谈论的话题会戛然而止,继而很尴尬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做戏般的搪塞着锦儿。
   锦儿心里更不舒服了,认为婆婆和丈夫刘铭把自己当做局外人,大事小事不让锦儿参合。
   时间久了,锦儿就对婆婆和刘铭产生了隔膜。自认为这场争夺刘铭的拉力战,自己根本没有胜算的可能,因为人家娘俩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根本不屑和你锦儿交战。
   不久,锦儿怀孕了,刘铭高兴地合不拢嘴,婆婆更是高兴,逢人就讲,她要做奶奶了,他们家要热闹了。
   锦儿被刘铭娘俩疼爱着,今天炖鱼,明天炖鸡,后天来炖排骨。这娘俩再怎么疼爱锦儿,锦儿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这娘俩的秘密会议不结束,锦儿就永远无法解开心里的疙瘩。
   锦儿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在锦儿怀孕七个月的时候,锦儿休假在家安心养胎。
   有一天,锦儿参加同学聚会,见到了小学同学晴儿,锦儿就把自己的苦衷告诉了晴儿。晴儿大学毕业,在市妇幼保健院做妇产科大夫。
   听完锦儿的诉说,晴儿说,“这可能是母子二人的约定成俗,不见得母子二人真有说不完的话题,商量不完的事情,就是天长日久,母子二人形成了习惯。你不要当真,要看他们是不是把你当做自家人,当做自己亲人一般疼爱,我有办法,你等着!”
   转眼,锦儿的预产期到了,一家人备好了生宝宝的所有物品,来到了妇幼保健院,办理了住院手术。
   锦儿肚子疼了起来,不住地叫着:“妈妈,妈妈救我!”
   可是,任凭锦儿呼喊着,锦儿的母亲也无法生还,来到锦儿床前。
   婆婆和王铭着急地在病房外等待着,忽然,妇产科里出来一个大夫,说到:“谁是患者家属,病者病情严重,出现休克,现在亲属有两种选择,要么保大人,要么保孩子,二者只能选择一个!”
   王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把走廊里的痰盂踢翻,滚出了老远,大声地说着:“保大人也保孩子!”大夫说:“不可能,二者选一,快一点,没有犹豫的时间了,要马上手术!”
   婆婆忽然站了起来,很理性地大声地说:“我们保大人,锦儿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们不能因为她从小没妈,就欺负她,没有了孩子,还可以再生,没有了锦儿,我们家就难再幸福了!”大夫说:“老人家,你可考虑好了,不要后悔,这可是个五六斤重的大孙子啊!”
   婆婆颤抖着拿起笔来签字:“我们不要考虑了,保儿媳!”
   不一会,一阵响亮的哭声从产房传来,大夫抱着婴儿走出病房,大声地说:“恭喜你们了,母子平安,是个男孩,七斤重。”
   婆婆和刘铭抱在一起大哭起来。婆婆抱着孙子,喜得合不拢嘴。
   一天,病房里,锦儿静静地放着录音,是婆婆在产房前说的话:“我们保大人,锦儿是个苦命的孩子,我们不能因为她从小没妈,就欺负她,没有了孩子,还可以再生,没有了锦儿,我们家就难再幸福了!”
   听着听着,锦儿不由得热泪盈眶,从今天开始,锦儿要把婆婆当做自己的妈妈一般疼爱。谁说“隔层皮差重山”呢?婆婆也是自己的亲妈。
   原来病房前的一幕,是晴儿故意这么做的,是晴儿试探锦儿婆婆的“试金石”,也是能解开锦儿心结的“试金石”。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字】半窗流年付东风(小说) 下一篇:【绿野】离 婚(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