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那年,我开书店的日子

那年,我开书店的日子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同事大呼小叫地跑了进来“小陈获奖了,你们看。”我吃惊不小,能获什么奖呢?同事的高呼,我真有点不好意思,让她声音小点,不要让人笑话。她把大红的荣誉本放在我面前,我信了。我激动地打开,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获奖的文章是我写的一篇《开店的日子》
   高兴的我热泪盈眶,泪眼朦胧中,曾经追梦的日子扑面而来。
   大学毕业后,腿有轻残的我分到了一家福利企业,满心喜悦的我穿着厂里发的工作服,周末回家给父母看。父亲高兴地说:“终于沾上公家的光了,光这一身工作服都让人眼热”。含辛茹苦十几年,父母用粮食换来了我在城市工作的通行证。
   可是,好景不长,上班不到三年,单位破产了,我失去了工作。上班工作是我最高兴的事,可是现在失去了。郁闷纠结,哭泣流泪。路在何方,一片迷茫。
   有一首歌中写道:“要生存先把泪擦干。”我走了出去,四处找工作,到处碰壁。有的是残疾的身体胜任不了的,也有轻视目光的拒绝。纵使,我愿意吃苦,可人的偏见不给我机会。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心反而坦然了,人也倔强起来。心想,总有一碗饭会属于我,因为天无绝人之路。
   喜鹊叫,喜事到。那天出门找工作,喜鹊在头顶欢快地叫着。我忙祈祷,但愿今天有好运。天随人愿,碰见一位朋友,正要转让他的书店。我没有考虑后果,就借钱交了定金。然后雇了一辆三轮车,把书店所有的书拉到了家里。房子他不出租。
   好事成双,碰巧一位熟人的面包房不开了,我正好租下她的房子。书有了,房子有了,开书店计日可待。我想选一个个好日子,放些鞭炮,给自己鼓鼓劲。
   书店开张的前一天,书归书架,一切收拾停当。唯一不放心的是店里晚上没人看,书会不会被偷。丈夫为了使我安心,晚上住在了书店里。
   寒风瑟瑟,那晚还下起了鹅毛大雪。一晚上,我兴奋得难以入睡。等着天亮,好开张。天色微亮,我领着女儿,一步三滑地去了店里。
   敲着店门,没有动静。我有点担心。再敲,还是没有一丝响动。我的心提到嗓子眼了,出事了吗?颤抖地找着自己的钥匙,哆哆嗦嗦地把门打开。
   惊呆了,丈夫躺在床上,满屋的煤烟味。我扑床前,大声喊着他。可他没有反应。我急得大哭起来。女儿一个劲地喊着“爸爸,爸爸,”我使劲地摇他,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们一眼,想挣扎着坐起来,却又倒下去了。
   我忽然惊醒了,他煤烟中毒了,想把他抱到门外,可我力气太小。急忙打开前后窗户,把没有装烟囱的蜂窝煤炉子提到门外。小小的女儿哭得成了一个泪人。泪流满面的我挥舞着扫把,把煤烟往外扫。还早,街上也没有行人。
   前后窗户对流,煤烟少了。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女儿不哭了,高兴地叫着爸爸。他看见女儿在身旁,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坐了起来,紧紧地抱着女儿,使劲地亲着,说“爸爸差点见不到你们了,”两行清泪顺着他那消瘦的蜡黄的脸上流了下来。我的心都要碎了。
   我扶他慢慢地下了床,他拉着女儿的手,我们一家三口艰难地出了店门。我扶他靠墙坐着。难过自责的我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有人生万物”,我却不放心那些书。自己是对还是错呢?
   也许对我们来说,一根针也是珍贵的。担心书被偷,让丈夫住店里。没有钱买烤箱,跟别人借了一个蜂窝煤炉子,没有装炉筒。架着有些潮湿的蜂窝煤,燃烧不完全,煤烟弥漫在屋子里,侵袭着丈夫的身体。庆幸,丈夫有惊无险。
   有了自己的店,干劲很大。起早贪黑,事无巨细。我把书店经营的有声有色。顾客就是上帝,用自己爱心,耐心,勤奋,使每一位顾客满意而归。
   坐在店里经营,不费劲。可上兰州进书,使我难上加难。每月进书一次,风雨无惧。我早晨5点起床,赶往汽车站。夏天还好。冬天,一个人走在漆黑的清晨有点害怕。
   2000年的一个冬天,大雪飞扬,我独自一人去兰州进书。大巴车行驶在铺着厚厚积雪的高速公路上。鹅毛般的雪花扑打着车窗户,雾蒙蒙的。我呼出热气,想擦出一小块,看看外面的雪景。
   忽然,刺耳的刹车声把我震住了。再一看,车横在路上。原来大巴车超车,路滑,直接转了90度。全车人都惊叫地站了起来。
   我再也不敢看外面的雪景了,心惊胆战地坐着,希望车平平安安到兰州。
   事不凑巧,电梯停用。上六层高的楼梯,对我来说很是费事。再背一大袋子书,难上加难。我只好上到六楼,一层一层地买我所需要的书。每下一层,袋子增加些重量。着急买书,也没有觉得有多累,一层一层地背下来了。
   出了书市的门,寒风凛冽,天色也晚。路面结冰,行人很少。我想破例打一次车,可是一看,钱夹空空如也。只剩下回家的路费装在另一个口袋里。我放弃了打车。
   背着五十多斤的书,拖着残疾的病腿,一步一步往公交车站挪。坐82路车,只要一元钱。从书市到公交车站,短短几十米的距离,我走了半个多小时。摔倒,一袋子书压在身上,我把书挪开,慢慢地爬起来。背上,再往前走。又摔倒,再爬起来。
   寒风凛冽,雪花飘飘,而我大汗淋漓,更多的是着急,天快要黑了,我还奔波在回家的路上。
   到了车站,同样艰难的情形,我才坐上回白银的车。
   风风雨雨,花开花落,八年的时间里,我在书店里书写着自己的春秋。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残联招残疾人专职委员,我有幸得到这个工作,高兴之极。
   因为我做梦都梦见自己有一间办公室,有电脑,有多余的时间。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可以看书写作。对文字的喜欢,我几乎成痴。
   每天我都拿起笔,写些稚嫩的文字,愉悦着自己心灵。我曾给自己写下一句话勉励自己:找一个能供养灵魂的人,谈一场风花雪月的,天长地久的爱情。这个爱人就是中国的方块字。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字】爱过的结局无法更改(诗歌) 下一篇:车 改 之 后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