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车 改 之 后

车 改 之 后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清晨,王副厅长和平时一样,在洗手间认真地梳理了他那浓密柔润的头发之后,享受着爱人准备的丰盛早餐。十多年了,王副厅长总是这样慢条斯理、一丝不苟地生活、工作着。餐毕,他提着考究的公文包,乘电梯来到一楼,发现每天都按时来接自已的司机小郑和车子都不在,正要拿起手机打电话时,突然想起,哦,车改了,从今天开始,再没有专车接送了!
   王副厅长想起司机帮他购交通卡时的交待:“出门右转就是地铁口,进站到底层,搭五站路就到厅机关门口了。”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学着别人进站、刷卡,一切顺利。只是过安检那会,他觉得心里不爽,就我这身份、我这包……还要安检?
   但又无可奈何,毕竟自己的身份没写在脸上,安检后下到底层平台,刚好一辆列车驶了过来。
   王副厅长大步流星迈进车厢。早上上班人还挺多,没有座位,他只好站着,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提着他那考究的包。
   车过两站,王副厅长觉得不对,听地铁播音员报站,怎么离厅机关方向越来越远了?问旁边的人,才知道自己车子坐反了。王副厅长哭笑不得,想想已经十多年没有坐公共交通了,这人还活“回”去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和伤感。
   王副厅长十多年来第一次上班迟到,机关干部知道此事后心里五味杂陈,颇为同情。
   有机关干部总结说,这次车改最受益的是在办公楼院内居住的人群,因为他们领到车贴,上下班却不需要花费这笔钱。最乐见其成的是处以下干部,他们本是公交、私车一族,车改反而能拿一笔钱,弥补用车开支。最受影响的是厅级干部。他们过去按规定虽说没有专车,是“相对固定车辆”,但实际上“相对”早已变成了“绝对”。专车曾是身份的象征,地位的体现,优越的所在,甚至是一些人奋斗的方向。如今车改了,他们同一般的机关干部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了,他们最受伤害。
   但是,规定毕竟是规定。中国公务用车11年改革之路质疑不断,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八五”期间,全国公车耗资720亿元,年递增27%,大大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到了90年代后期,中国约有350万辆公车,包括司勤人员在内每年耗用约3000亿元人民币,财政不堪重负。
   这项旨在“节约人员、节省开支、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增加个人收入、使公务员融入到民众现实生活之中,给他们贴近民意,了解民情,关心民众的机会”的改革,当然不会因为有人“受伤害”而终止。
   厅长们是深明大义的,同时也是有身份的,自然不会因为没有专车而掉价。于是,围绕几个厅级干部上下班坐车的事演绎了许多故事。
   王副厅长因为有了上次乘错车的教训,通过一段时期的熟悉,如今乘地铁已“如鱼得水”,他感到坐地铁是一件很不错的选择,快捷、安全,还能融入社会,地铁上的形形色色让他增长了不少见识。他印象最深的是,地铁上的美女如云,个个婷婷玉立,婀娜多姿,充满生命的活力,乘地铁就是欣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特别是下班高峰期,人群密密麻麻、比肩接踵,你一不小心和一个美女挤在一起,嗅着她的体香、感受她体温、听着她的呼吸,你男性荷尔蒙会无限放大,有吱吱作响的感觉……坐专车,哪有这份艳福!
   厅领导是不能同本单位人员拼车的。因为一方面有些“掉价”,另一方关系不好摆。给钱吧,部属不会要,不给钱吧,又欠下人情。尔后部属有什么事求过来,或者工作上要严格要求部属,一同坐车的就有些拉不开情面了,尤其是在机关还可能造成“与谁走得近”等不良影响,谨慎且远虑的厅领导是不会置自己于尴尬境地的。所以,厅领导基本上不与本机关人员拼车,哪怕住一个小区。当然,不是一个单位就不一样了。郝副厅长就是与相邻的单位的一个机关干部拼的车,同来同去倒也顺当。但问题也不少,有时对方要出差或家里有事要晚走一会,都会给对方都带来了一些心理负担和实际上的难处。所以,郝副厅长也时常挤挤公共汽车。武汉交通状况不好,加上公交车要处处停站,上下班时段本只有一、二十分钟的车程却要走个把小时,郝副厅长有点烦。有时想到这上下班坐车子的事,觉得这官也没什么当头。
   张副厅长相对年轻一点,对新生事物接受比较快。早在车改之前,他就潜心研究了市场上正在营运的“滴滴顺风车”、“APP拼车”,以及最近因车改后兴起的“拼专车”等各种租车模式。经认真比较,考虑身份、价格、方便等诸多因素,他选挤了“拼专车”。“专车”每天按时来接送,如同过去一般。可是,也有难以解决的问题:一是时间难调整。有时开会不能准点下班,有时遇到一个没有时间概念的上级或下级谈事,张副厅长就有些有苦难言;二是人员难统一。所谓“专车”也非专人,一般二、三人“专用”。你按时下班了,另外的人有点事,打电话请求等几分钟,你等不等?三是情趣难一致。三人坐在车上,难免家长里短,说说话,遇到你不愿谈论的话题,他却滔滔不绝,“话不投机半句多”。所以,张副厅长也一肚子苦水。
   副厅级干部里不乏自己开车上下班的,但是,一是开车很累。总要集中精力、全神贯注,完全没有了过去坐专车时的舒适、舒泰的感受;二是开车风险大。丁副巡视员开车不足20天,已经闯了两次红灯,好在不是当场抓住,不然,驾照也该要吊销了。前两天又与一电动车“亲”一下,现在谈起,“老领导”还心有余悸。三是开销也大。虽说国家给了些补贴,但哪经得住每天开车上下班的油费、机械磨损费、洗车费,还有每年的年审、保险等费用,这样算下来不赚反亏,真让人有些郁闷。
   这只是上下班用车的问题,工作用车就更不用说了,“僧多粥少”。总之,矛盾重重,问题多多。车改后厅长们的幸福指数下降不少,机关干部挺为他们揪心。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那年,我开书店的日子 下一篇:【指间】寄往天国的书柬(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