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指间】寄往天国的书柬(小说)

【指间】寄往天国的书柬(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岁月悠悠,蓦然回首,
   未泯的牵挂定格在远方,
   记忆让我们见证了那段往事,
   但它不是纯粹为了寻求某种刺激,
   而是让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牛城。
   天府墓园。
   凛烈的寒风阴森森的卷碎了地上的雪花,也搅乱了陆向东那黑白相间的头发。只见他一手抚着墓碑,一手托着文稿,无甚表情的面部,不知道是因为天气严寒冻的还是因为过度的悲伤,残白得竟然没有一丝血色。他的心里在懊悔啊,不期然的想到了一句话:要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下辈子不一定遇见。
   “陆叔叔,这是我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是信?”
   “嗯。”
   陆向东默默地接过来,默默地打开,默默地看着——
   向东老弟:
   你好!首先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也不愿意这样,活着是多么的美好啊,这花花世界真是千载难逢,只是人生有命。
   想当年你我初识时节,锦绣年华于千万人之中相见恨晚,北国山水铸造了我们的铮铮铁骨,烟雨江南滋润了我们的绕指柔情。边关冷月下的古道西风,小桥流水畔的细雨桃花,我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是何等的气魄,何等风流!而如今,往事不堪回首,再相见只是梦中。“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唉,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天国。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说是天国而不说是天堂呢?我也是很纠结的。按着因果报应的说法,恶人死后是要被打入地狱遭受惩罚的。盘点我这一生,还没有过做恶的记录,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没有撒谎。至于我和那个叫叶红的女人的交往算不算做恶,别人怎么评论那是别人的事,我是不这样认为的,这算是死不悔改吗?我真的没有撒谎,我没有勾引有夫之妇,她只身远走也是事出有因,我们相约天涯海角,没有钱色交易,完全是两厢情愿。
   叶红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每个人的行为举止都是有原因的,而每个人都将为自己的行为举止付出代价,这不是空穴来风,危言耸听。”我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她是咽不下这口气才约我的,我也不知道我们见面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绝不是推脱,也不是言不由衷。我们都是过来人,想想我们初恋的时候,男人几乎是没有主动权的,这次类似情人的约会也是如此。叶红是个好女人,她的丈夫才是有眼无珠。她适时的结束了我们的交往,她说回家之后还要和她的丈夫开诚布公的谈一次,谈什么,怎么谈,她没有说,我也不便问。至于结果如何,只能看缘分了。
   列夫·托尔斯泰在他的著作《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说过这样的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给自己找了这个理由,还搬出这位大文豪来撑腰,我觉得有了些底气。有鉴于此,我去不了天堂去天国应该没问题。退一万步讲,即使因为我和叶红的见面登不上大雅之堂,那在天国的入口处,做个门卫还是绰绰有余的吧。关于拜托老弟的事,实在是别无他选,我们不单单是挚交,重要的是你有这方面的能力,希望小说完稿之后,迅寄天国,以解翘首,切切。
   永别了,仇石绝笔。
   陆向东看完信后,禁不住抬起头向高深莫测的天空遥望,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想想半年前的那个午后,真不该对这位老朋友的所作所为冷嘲热讽,是啊,都是事出有因嘛。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如今已是阴阳两隔,天上人间,想说的话很多很多,现在却找不到哪句才是更合适的语言。
   “老朋友,我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以这样的方式和你见面,你何其有幸,这么淡定。活着的人何辜,撕心裂肺。你让我写的小说稿我给你带来了,现在交给你吧,也不知道你满意不满意。”
   “陆叔叔,小说的名字叫什么?”
   “一曲能叫肠寸结。”
   “哪一曲?”
   “雨花石。”
   “为什么选这首呢?”
   “我和你父亲都非常喜欢这首歌。”
   “好歌曲数不胜数,比如化蝶呀,枉凝眉呀,好多影视剧的插曲都堪称经典,为什么单单喜欢雨花石啊?”
   “你说的不错,我们还喜欢蒙古长调,特别是那马头琴响起,悠扬浑厚的琴声就会把我们带到芳草连天的蒙古高原,但是我这里说的是非常。”
   “哦,是这样啊。陆叔叔,你了却了我父亲的一桩心愿,他一定会满意的。”
   “我知道,活着的人都有死这一天,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就是这么来来去去的流动着,变化着,发展着。遗憾的是我们相处了几十年,他走的时候也没能送送他。”
   “这不能怪你,是我父亲不让我们告诉你。”
   “为什么呀!我们还是朋友吗?”
   “他是不想打扰你,为的是让你安心写作,我明白的他的意思,是想活着看到你为他写的小说。”
   “你父亲最终死于什么病?”
   “前列腺癌。”
   “前列腺癌?”
   “嗯。”
   “真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癌症。”
   “很疼吗?”
   “疼,连医生都说这是个遭罪的病,最后肾也出了毛病。”
   “老朋友,我来晚了,对不起你的信任与厚望,这辈子是无法弥补了,期望有来生吧。”陆向东痛苦的趴在冰冷的墓碑上。
   “陆叔叔,你不要自责了,我父亲一定会感激你的。”
   “唉,天那,怎么会是这样啊!”陆向东仰望苍天,一种兔死狐悲的落漠升上心头。
   最深刻的记忆不是经常说的,也不是记录在纸上,若某年某日不经意间想起一个人,那一定是刻在了心上。记得有这样一段文字:极尽三千繁华,不过是弹指一刹,百年云烟过后,不过是一捧黄沙。小说稿一页一页的燃烧着,不时有暗红的火苗窜出,纸灰化做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蝴蝶飞起来。陆向东目送着一个个飞走的蝴蝶,此时西南天空上竟现出人们常说的老龙斑,赤橙黄绿青蓝紫,他那微微湿润的眼窝里分明闪出了一丝光亮,这种现象让他想起了4年前的一段往事。那是岳母去逝一周年纪念日的清晨,在去往墓地的路上天空也出现了这样的景观,朝霞燃烧成金红的颜色,公路两边的草原也变得诗情画意,坐在车里的几个儿女都说是老太太驾着七彩祥云来了。这一罕见的气象奇观持续了好长时间,等我们到了墓园的时候,有好多人仰望天空,比比划划的在说着什么,大概也和这景观有关。陆向东当然知道这是光合作用的自然现象,可他的心里也觉得有些异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出现在祭奠的时刻,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联想。人死了,还有灵魂在吗?这个问题一直存有争议,官方有官方的说法,民间有民间的说法,谁也左右不了谁。冥冥之中到底还有多少捉摸不透的事情,那么现在,莫不是老朋友真的驾着七彩祥云来了不成?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车 改 之 后 下一篇:相亲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