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梅丽的教导

梅丽的教导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梅丽是某银行的收银员,四十几岁。按说她这个年龄段的人几乎都已经由前台转到后台,干一些轻松的活了,可是梅丽还和小姑娘小伙子们一起干着这银行里最累的活。虽然经理再三说这样安排的原因是梅丽精明能干,几十年来都没有出过差错,但梅丽总怀疑这不是事情的真相。因为对真相不懈地探究和猜疑,使梅丽过得很不开心,而且敏感多疑而、自卑,一双不大的眼睛里老是闪烁着警觉。
   最近几天,职员们老是谈一些碰瓷老人的事,据说有一个老人还讹上了小学生,还有一个居然跑到日本去讹小鬼子。梅丽觉得小鬼子着实可恶,让他们倒倒霉也没有什么,但是讹人毕竟是可恶的,而且还有损我们的国格。不知不觉中梅丽对那些头发花白的老人充满了厌恶和警觉,同时对上初二的儿子有了深深的担忧。
   “这个小子心底善良,是个小绅士,如果让他遇上了这事,那就是躲不过去的灾祸。”梅丽心想。
   “如果他被讹了,那这套还没有还清房贷的房子就住不成了,每月给两家老人的养老费恐怕也要泡汤,儿子上学恐怕也要受到影响……”梅丽越想越怕,巴不得赶紧教训儿子一番。
   晚上,梅丽包了三鲜饺子,在一家人津津有味地吃饭的当儿,梅丽就祈求地教导儿子,见到了跌倒的老人千万不要去扶。
   儿子嘴里嚼着一个饺子笑道:“妈妈不要紧张,我给你讲个故事。”
   儿子的故事是这样的:据说一个小伙子某天去上班,看见冰凉的水泥路上躺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于是他走过去,拿出手机准备拍个照片然后扶他起来。老人抬起头看了看他,问道:
   “小伙子,先别忙着拍照,请问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小伙子说能挣三千多。
   老人摆了摆手说:“你上班去吧,我等一月能挣五六千的人来扶我。”
   小伙子就上班去了,等到中午下班时看见老人还躺在原地。老人看见他过来了,就招招手说:
   “小伙子,过来拉我一把吧。我躺了整整一个早上,都起不来了。不要担心,我不会讹你的。就你那点工资,我还看不上呢!”
   小伙子于是大着胆子扶起老人。
   老人站起后叹了口气道:
   “下午赶紧买张票离开兰州这个鬼地方。我躺了整整一个早上,打算扶我起来的人倒是不少,可是就没有一个月薪五六千的。这么穷,怎么忍心讹啊?还是早点找个富华的地方。”
   儿子说完道:“妈妈,你就不要担心了,人家连月薪三千多的都不肯讹,我一个学生,他会讹我吗?”
   “儿子,话可不能这么说,前几天一个小学生还被讹呢?”梅丽的丈夫放下手中的筷子也说道。
   “就是就是,好多事情其实和我们只隔着一道门,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就推门进来了。比如那一年的SAS,前一天晚上我们看到还在北京,结果第二天早上你爸爸学校就查出了几个,你爸爸他们还被隔离了半个月呢,你忘了?”
   “那你们让我怎么做,既想让我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又怕我扶跌倒的老人。”儿子生气地放下筷子,大声说道。
   梅丽严肃地将万一被讹之后的可怕的情景给儿子讲了一遍,儿子吓得脸色发白,不啃声了。
   “儿子,你得给妈妈保证,看见老人跌倒一定不扶。”
   “我保证,一定不扶。”儿子生硬地说,小小的心里有点怀疑和不甘。
   “如果扶了,你就是混账王八蛋,是不孝顺父母的狼心狗肺的孩子。把手举起来,像妈妈这样。”梅丽觉察到儿子的心理,就将右手举起,做了个宣誓的动作。
   儿子的脸色越发惨白,但他还是举起手宣誓了。
   “梅丽,你神经有点太过紧张了,你吓着孩子了。”丈夫有点不满地说。
   “被我吓总比被别人吓好。”
   有些事情确实就像是隔着门在偷听屋里的谈话一样,一旦你谈到了他,他就会快速地跑来,就像是受了召唤一样。
   第二天早上梅丽上班的时候,一个老人就倒在了她自己的身边。
   当时梅丽一边想着早上要完成的工作,一边快速地赶路,忽然就听见扑通一声,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扑倒在地,手上的小包被远远地甩了出去。她花白的头发好像蒲公英一样在深秋的寒风中飘动。梅丽恍惚中觉得跌倒在地是已经过世多年的奶奶,她心中一阵痛,转过身紧走几步赶到老人的身边,向老人伸出了一只手。
   就在手伸出的一瞬间,她的意识清醒了:这不是奶奶,也许是个碰瓷的人。梅丽想把手缩回来,但是已经被老人抓住了。老人被摔得太重了,展展地趴在地上,虽然使劲抓住了梅丽的手,但身子还是动不了。
   梅丽紧张地抬起头,看到一个时髦的中年女人从她们身边走过。她看梅丽的目光里露出了责备、担忧和看不起。梅丽下决心将手抽回来,可是老人攥得太紧了,她抽不出来。而突然冒上心头的同情和良知不允许她扔下老人不管。
   “也许她是一个善良的老人,只是摔倒了。”
   梅丽这样一想,就将自己的包往肩上挂稳,伸出另一只手拉老人的胳膊。可是老人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动不动。梅丽索性一条腿跨过老人的背,将两只手伸进老人的胳膊下将她抱了起来。老人慢慢地站了起来,右腿裤子的膝盖部位被磕得毛绒绒的,好像要破了。老人疼得倒吸着气,发出咝咝的声音。
   梅丽慢慢地卷起老人的裤子,看到膝盖上的皮被擦破了。
   老人一看蹭破的皮,疼得叫了起来。
   “没事的,老人家。这种伤虽然很疼,但不碍事。我小的时候经常摔破。”梅丽看看老人的神情,不觉就笑了。
   “这些城里人,没吃过苦,一点小伤就大惊小怪。”梅丽想起丈夫一次削土豆将手削破了,要去医院的情景。
   老人看到梅丽的笑容,也呲牙咧嘴地笑了。
   梅丽将她的小包拾起,挎在自己的胳膊上,扶着一瘸一拐的老人慢慢向前走。
   “谢谢你,闺女。今天要不是你,我可就起不来了。”老人感激地笑道。
   “不客气,老人家。”
   梅丽想起了自己对儿子的教导,不觉笑了。
   她们的身后,太阳将温暖的光芒慷慨地洒在了城市的楼上、树上、地上和人们的身上。她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眩晕的金色世界。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永远的黄玫瑰 下一篇:【轻舞】刺痛的快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