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奇葩母女

奇葩母女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闻希希是一朵奇葩,至少闻希希她妈是这么说她的,闻希希不吝啬,也照样送给她妈奇葩的桂冠。哈哈,这是一对怎样的母女啊!
   闻希希现在29岁,7岁的时候她爸去美国留学,13岁的时候她爸从美国回来和她妈离婚,离婚后一去不回。
   闻希希常对别人讲,她爸对她来说只是个字符。其实她爸是她梦里追逐的背影;哭醒时掉落枕上的泪滴,是她心底渴望,嘴上不说,望眼欲穿的山那边的云朵。
   所以闻希希第一个恋爱对象,是她姥姥家的邻居,一个大她9岁的小舅。其实那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没有过眼神对望;没有过互诉衷肠,每天神不守舍的渴望见到一个并不知道她的大男人,占据了她整个少女时代的单相思。
   大学时,闻希希爱上了她的老师,一个仪表堂堂道貌岸然有妻儿的大学教授。谈了一场揪心揪肺的恋爱,其结果是:闻希希和老师在床上被醋坛子抓了个正着,老师在老婆要告到学校让他身败名裂的威胁下,跪地讨饶;闻希希被醋坛子狠抽了几巴掌,带着满脸羞辱的烙印跑出老师的家。
   经过了对爱情的怀疑,对男人的失望,闻希希在她27岁的时候,遇到了孙大赫。突然她冰死的心又复活了,很快的升温,发烧。她和他无所顾忌死去活来地爱了多半年,愕然截止,截止在被他老婆撞见的那一刻。
   闻希希气啊,气得快疯了。她气,又被一个负心汉,耍了!玩你时,爱啊,想啊,山盟海誓。一旦被老婆抓住,立马变缩头乌龟,再也不露面了。是的,她闻希希是说过,只谈感情,不要婚姻,躲在暗处不破坏他的家庭。但,你也不能那么绝了,那些日月,那些过往,“嘭”放个屁,没了!
   闻希希这些,她妈都知道。她和她妈不怎么像母女,像什么那?她也说不好,有点像朋友又不完全像。
   闻希希她妈是个局长,也是一朵奇葩。闻希希她妈离婚时,正是事业的爬坡期,她没有哭哭啼啼地一蹶不振,离就离吧,有什么大不了的!女人可以没有男人,可以没有婚姻,但不能没有事业!
   闻希希一直住在姥姥家,是姥姥把她带大。所以闻希希她妈工作起来没负担,从科员、科长、处长、局长,一路走来有艰辛、痛苦、无奈,但很顺利。已经53岁的她,依然风姿卓绝,气质不凡。
   闻希希说她妈是齐葩,是指她对待男人上。闻希希她妈离婚后身边一直没有断过男人,先是她妈的上司,一个大她妈8岁有家室矮胖温和的男人。后来那个男人被提拔去了外地,她妈又跟新来的领导好上了,一直到那个领导前几年退休,闻希希她妈当了局长。
   闻希希她妈和别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妈在外面,端庄干练,每一身精美的西式套装都能把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尽显一个职业女性特有的风采;在家里随意洒脱,无时无刻不透着女人的风骚和妩媚。特别是她和闻希希关于女人的奇谈怪论让闻希希为她赶上这么个妈,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悲哀。
   闻希希她妈对她说:“女人怎么了?女人可以比男人做得更好!有些女人总是埋怨社会歧视女性,那是她们不开窍。我觉得上天让你做女人是对你的厚爱!人来到这个世界不能白来,女人也是!我不相信有来世,即使有来世我也说不定会托生成什么猪马牛羊!所以不管你采取什么办法,一定要竭尽全力把那个最精彩的自己展现出来,这才不枉此生!”闻希希她妈说的时候两眼放光,用手按着闻希希的肩,“记住,这个世界只看你是否成功,不问你是怎么成功的!”
   那一刻闻希希想:“难道我姥姥就是这么教育她的吗?不会吧!”是啊,闻希希的姥爷姥姥都是从炮火中走出来的革命干部,怎么会这么教育她呐!但闻希希她妈大胆果断的性格;渴望成功的激情,肯定是家族的遗传。
   让闻希希认为她妈奇芭的是,她妈对男人的口味变了。她妈恋上了小男人,那个男人比她妈小8岁!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星期六,闻希希上她妈家。进门后在玄关换鞋时,发现有一双男人的鞋。“嘿,蛮粗犷,蛮高档的一双深棕色纯牛皮鞋!”闻希希盯着鞋,左右看了半分钟,突然猛醒:“男人!妈又带男人来了。”
   闻希希大声地叫着:“妈,我回来了!”成心要搅了她妈的好事。“我叫你颠鸾倒凤,我叫你胡作非为。”闻希希倒在沙发上自言自语地唠叨着开了电视。
   闻希希她妈穿着浅粉色睡裙,站到了她面前,“希希,你不是去上海了吗?”
   “嘿,成心向我示威啊!穿着睡衣就出来了,要脸不?”闻希希仍然躺着,用眼瞟着她妈,表示不屑。“是,我起晚了,不去了!”
   “那好,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闻希希她妈指着身后的一个男人说:“这是我们局的郭处长,郭鹏。”
   闻希希,瞄了一眼那个男人,“嗨,还挺酷的!”她坐起身冲那个男人打招呼:“你好,郭处长!”
   那个男人尴尬地冲闻希希笑笑,“你好,别叫处长,叫我郭鹏好了!”
   “郭鹏,这边坐吧!我去煮咖啡。”闻希希她妈往吧台走去。
   “嗯,你别忙了,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郭鹏知趣地告辞,急忙逃离闻家。
   “嘿,口味变了,甩了老男人,玩起小男人了!小心,小男人另有它图!”闻希希专找难听的说。
   “怎么,我和老男人,我得到了我要的!我玩小男人,我有本事!他图的东西,我给得起,我拴得住他!不像某些人,找老男人,赔上了感情,还拴不住人家,弄得伤害累累!”闻希希她妈更狠,专找她疼的地方扎!
   “你管得着吗?我找老男人,我赔上我自己,我愿意!我为什么找老男人?我为什么喜欢老男人?我是给自己找个爸!我没爸!”闻希希嚎叫着,呜呜地哭。她刚被孙大赫甩了,她难受,她正没处发泄,没处哭诉呐!
   闻希希她妈惊呆了,女儿第一次说出了心里的话,说出了她奇葩的根源!她走过去抱住了女儿,流下了眼泪。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空信封(绝句小说 外一篇) 下一篇:保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