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保安

保安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常说:“从人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好的着装可以给人一个好的印象,反之,则会让人不愿接近,朋友也会少许多了。
   商场如战场,一家企业的每一个细节与每一个决定都将影响一家企业的走向。所以对于一家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属下人的日常就显得犹为重要了。
   远远的,我看见了那个衣裳不整的保安,对于大企业而言,这应该算是一件无比愤怒及羞愧的事了。于是好奇的我便站在远处,想看看接下来会怎样。
   那名保安首先暴露的一个特点便是他消失不见的保安证件。这应该是每天必备的,但他却没有;其次,对于一个时常都要与人见面的人,衣着应该是十分在意的,但我在远处便明显地看到他胸前的口袋被扯掉了;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连自己的纽扣都没有扣齐;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他脏兮兮的脸了,那脸就像在地上摩擦过,脸上的灰尘已经把他装饰成了一个十足的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人。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什么也没有发觉,像个傻蛋似的,站在保安室门口,看似兢兢业业,却怎么也掩饰不住他想离开的欲望。
   随着一声汽笛声,一辆豪车缓缓驶来,他慌慌张张地打开了栏杆,脸上显得一脸迷茫。
   “你怎么回事?!”一个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的从车上走下来,眼神既是惊讶的、又是愤怒的。中年男人耐着性子将这像流浪汉一样的人打量了一番。爆发道。
   “我……”他想开口说什么,却终归沉默。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像叫花子一样的站在门口,公司的形象会毁于一旦的!你一个人将会让公司损失多少利益!……”中年男人喋喋不休地说。
   他依旧不说话,手掌慢慢‘弯’成了拳头。
   “你是新来的?”中年男人放缓了语气。
   “是,是啊。”他忙应承。
   “原先的保安做得很好,你要像向他学习啊,见你新来,也就不在追究,马上把自己打扮的精神点!”中年男人严肃且激动地说。
   “好,好,我马上去。”
   “嗯。”中年男人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开车离去了。
   中年男人走后,他果然换了一身衣服,洗了把脸,整个人精神了许多,但不变的是那失踪的保安牌子及那依然迷茫的眼神。
   再次随着汽笛声,他又一次匆匆忙忙无可奈何地打开了栏杆。
   车里坐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的名牌,口中叼着一根香烟,他打开车窗,一股子呛人的烟味扑鼻而来。不管怎样看他都像个不良少年。
   “吸烟吗?”那人边问,边朝他递过来一根。
   “不,不,我不吸。”他忙摆手。
   “你让我进去?”那人指着敞开的大门,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他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
   “我可不是这个公司的人。”那人情不自禁地说。
   “是吗?”他傻头傻脑地问。
   “保安的职责你知道是什么吗?”那人一本正经地问。
   他摇摇头。
   “保安的职责就是保护企业的安全,把那些不名身份的人给拦下来,明白?”
   “嗯。”他愣愣地点头。
   那个人一脸成就感地离开了。
   他松了一口气,忽感心中的大石头已经落地,他看了看大门口,脸上的表情又像我透露他那想离开的念头。但最终他还是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瞧,他就是那么尽忠职守。
   时间转到中午,伴随着皮鞋的哒哒声,他的心也渐渐加速了,他向远处瞥了一眼,是一个大概五十开外的老人拄着拐杖从公司里头走来,他的眼镜在太阳的折射下,一道亮光直射着自己,就像照妖镜似的。
   “你的保安证件呢?”这是老人开口的第一句话。
   “我……”他瑟瑟发抖,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似的。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老人觉得这个问题更为重要。
   “因为他生病了。”他牛头不对马嘴地快速回头。
   “生病?谁?”老人不解地问。
   “卡鲁宾。”他说。
   “那另一个人呢?”
   “不知道。”他摇摇头:“我是来顶替卡鲁宾的位置的。”
   “现在已经是午饭时间……”
   “保安的职责就是保护公司的安全,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他严肃地说。
   老人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投以赞赏的目光离开了。
   再晚一点,来了一个穿着十分时髦的女人,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十分美丽。她想也不想地朝大门旁边的小门走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通行证。”他拦住了那个女人。
   “我是来应聘的。”女人说。
   “应聘?”
   “对。”
   “那也不行。”
   “为什么?”女人有些恼了。
   “不行就是不行。”他现在倒真像一名保安了。
   “求你,让我进去行不行?”女人转变了脸色,女人娇滴滴地说。
   他失了会神,但还是使劲摇摇头:“请尊重我的职业。小姐,不要为难我。”
   女人眼巴巴地看着他许久,最后失落地离开了。
   他站了一天,天渐渐暗了下来,他看了一眼保安室,想提步走进去,但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停在了原地。他的眼睛不再迷茫了,像是找到了方向找到了目标,他眼睛中甚至表现出了欣喜,以及热爱,与刚开始见到他,变化是那么的大,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你一个人?你的另一个搭档呢?”不知何时,从公司里走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眼中透露出的是善良及温柔。
   “他,他……”他大脑一时空白,想不出任何的词。
   “算了,你跟我出去一趟。”女孩并不感到奇怪。
   “去哪?”
   “别问那么多。”
   “你是谁?”
   “这公司是我家的,你说我是谁!”姑娘有些不耐烦了。
   他全身一颤,随即又眼前一亮:“可是我保安证件找不着了,没有保安证丢过不了大门口的红外线安检门,强行出去会报警的。”
   “呵呵。”姑娘并不在意:“跟着我一起出去,警报就不会响了,这可是我家。”
   于是,姑娘与保安一道出去了。
   我们来看看保安室吧,进去最吸引人的莫过于那个大麻袋了。它涨得跟人一样大,就像一条肥虫子。
   噢,瞧,那条“大虫子”竟然动了,从它的肚子里破茧而出一个人,他鼻青脸肿,神情恍惚,嘴巴被粗布给塞住了,胸前挂着保安证……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奇葩母女 下一篇:四川阿贵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