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秋】因果报应(微小说)

【星月秋】因果报应(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独眼龙早年时候耕养鱼塘。一次,黄昏将近天黑时,看四野无人,潜进水里把邻家鱼塘的鱼偷偷摸起丢进自己鱼塘去,刚好被人发现,被追得狼狈逃窜时,不幸摔倒刺瞎了只右眼,从此只剩下一只左眼,被人起了绰号叫“独眼龙”。
   别人都有两只眼,而他只剩下一只眼,但也不比别人愚钝。
   近几年村里搞土地开发,村附近开了许多民营企业和工厂,人口骤然密集起来,人流量也不断增加,村口那片水田被开发商开辟成了个农贸市场。
   和其他村民一样,本来在外地打泥水工的他,则改行换道回来和老婆子在村里东头的菜地种青菜。他和老婆子分工合作,老婆子种菜,他卖菜。菜摊就在村口的农贸市场。跟他们一起种菜卖菜的还有村里的其他村民。
   那天中午卖完菜,独眼龙挑着箩筐往家门口方向走,走在他前面先他一步的是黄四娘,也刚好卖完一担玉米,口袋鼓鼓的,肩上挑着一担空箩筐,兴冲冲往家赶去。可能心情好,走得快了,突然,黄四娘那口袋里的红塑胶袋随着脚步一上一下的颤动,一味往外跑。她一步步地走,红色塑胶袋一节节地往外伸出来,眼尖的独眼龙用那唯一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红色塑胶袋,心里想:“下来啊,下来啊,快下来啊!”不出几步,如他所愿,红塑胶袋“咻”的一声掉在地上,正好落在路中间,而此时,正在赶路的黄四娘丝毫没有觉察,依然兴致匆匆往家赶,因为她今天很高兴,卖了个好价钱。
   独眼龙很明白红色塑胶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因为黄四娘的菜摊就在他的前面一档,她每卖一把菜,就把钱往红色塑胶袋里塞,红色塑胶袋正是她用来装那卖菜的零碎钱。这是黄四娘种了半年卖了一个早上的玉米钱,准备给偏瘫的黄四爹买营养品喝,黄四爹还躺在床上等她回来喂食呢。
   独眼龙身手敏捷,快步跨上前,赶紧用鞋子先踏住红色塑胶袋,再往前后左右瞅瞅,发现没人,遂放下箩筐,躬下身,以蜻蜓点水的速度把红色塑胶袋丢进自己的箩筐里,然后疾步以流星的速度闪进自家的门里。
   跨进自家门口,关门栓窗,他迫不及待地扔下肩上的箩筐,钻进房间,打开红色塑胶袋,哇,果然是钱,花花绿绿的一堆,有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两张绿色的五十元大钞,其余的有十元的、五元的、一元、五毛、二毛的,其中一元的、五毛的最多。这时,刚好老婆子金莲从菜地里回来了,见到一堆白花花的钱,就问:“今天咋的卖了这么多钱?少有的喔!”他激动地说:“不止,还有呢!”说着把自己卖的用旱烟袋装的钱取出来,递给老婆子金莲说:“你数这个,我数那个……”数别人的钱特别有劲,一张张地数,数了半个小时,一共三百五十六元五角五分。老婆子金莲数的那袋才五十六元。老婆子金莲眼里冒出金光来,问:“今天咋的卖了这么多票子的……?”独眼龙凑近老婆子耳朵鬼鬼祟祟地,还不忘竖起两根手指支在嘴唇边说:“嘘!别张大声,我的这袋在路上捡的!”然后老两口子眼睛笑开了花。
   老婆子金莲得意地走近墙上的挂历说:“我看看,看看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这么好运气的。”又说:“古人说,捡了钱要吃掉的,不能买用的其他东西的。”独眼龙豪气说:“走,我们到大街去搓一顿,今天就不煮饭了。”
   刚跨出门坎,就看见门外路边的黄四娘正在低着头,躬着腰,眯着眼睛盯着路,好像一边找什么,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这可是我半年的血汗钱了,我这半年的玉米白种了!这老天爷是瞎了眼了么?怎么就欺负我等清白人呢?我还等着钱买药呢,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难道这钱有长有腿会溜不成……煮熟的鸭子怎么就跑了?”看得出,黄四娘掉了钱真是伤心欲绝的,不比死了人还逊色。
   独眼龙和老婆子两公婆见到黄四娘影子的时候,立即把跨出门坎的一条腿子收了回来,躲进门角,缩成一团不敢动。
   黄四娘在这段路找啊找,就来来回回觅了十几次都有了,像大海捞针一般,见人就问:“你看到一个红色塑胶袋吗?你有见到一个红色塑胶袋吗……”路人被她问急了,就说:“地上到处都有红色塑胶袋,红色塑胶袋又怎么了?吃错药了?”她说:“不是的,是里面装有卖菜的碎钱,是有钱的塑胶袋!”“谁知道,神经病!我又没有拿你的红色塑胶袋!”黄四娘得到更多的是这样的回答。
   这些话被门角的老两口子听得清清楚楚。这时,老婆子金莲攥着红色塑胶袋的钱,就说:“不如把钱还了她算了。”独眼龙据理力争,横着脑袋说:“不用!掉下地的钱是众人财,我捡到的就是我的,俺不偷不抢不骗,凭什么要给她!”
   见黄四娘徒手而归,老两口子溜出屋门坎,到大街灌肠去了。
   黄四娘回到家,那一天,颗粒未进,只给黄四爹喂了几口稀粥。她说,我第一次卖了这么好的价钱,就泡了汤。
   “来来来,服务员,来一壶顶好的老窖,来一盘了全猪汤、再来一个猪肚煲鸡……”
   “反正是捡来的,尽管吃!”独眼龙对老婆子说,老两口点了一桌子菜,说捡来的钱就要吃光的。
   吃饱喝醉后,买单,正好三百六十五元,多出五毛五角,就用手一挥,说给服务员小费了。
   抱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回到家,就倒在床上呼呼睡着了。
   半夜,独眼龙肚子痛醒来,叫醒老婆子,给他倒来杯水,送下几颗整肠丸以为就万事大吉,谁知道,越来越痛,痛得越来越厉害,接着又吐又拉,上吐下泻,生不如死的难受。“哎呀呀,受不了了,痛……痛……”老婆子问:
   “到底有多痛?”
   “好比……女人生孩子……那么痛!”
   “你生过孩子吗?”
   “我现在不就......生孩子一样?……哎呦……”独眼龙痛得在床上打滚,还真像生孩子一样。
   无计可施。深更半夜的,老婆子把他背到医院,急诊医生一探:严重的急性肠胃炎!
   照肠镜、验血、验尿,然后立即推进手术室洗肠,打点滴......
   住了两天的院,花了八九百元。还误了两三天的工,地里的菜来不及收,都烂掉了。
   出院回到家,独眼龙懊恼地说:“哎!亏大了,这次亏大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狗的逻辑 下一篇:【清晨】小小(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