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清晨】小小(微小说)

【清晨】小小(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第一次见到小小,是在学前班开学的前夕。当他风尘仆仆拎着个大箱子踏进院子时,我好奇的打量着他,圆圆的脸,大大的眼,右边浓眉下一块豆粒般大的印痕。奶奶笑呵呵的对我说:荷,快叫小小哥哥。我没说话,他笑了一下。那一年,我8岁,他12岁,我是为了上学前班寄住在奶奶家,听说他是因为太淘气被送来农村改造。
   那时最深的记忆就是放学后和小伙伴们一起奔向广阔的田野,釆野花,采野菜,男孩子们四处寻找鸟窝。初来乍到的小小总是好奇的跟在同龄伙伴身后,看着他们用初春的柳条做成一个个响亮的小哨子。然后在不久以后的某个傍晚,他兴冲冲的把一个柳条哨子塞给了我:荷,你吹一下。“嘀”的一声响起时,我笑了,他也笑了。
   有一次在村头的泉水边玩,一个淘气的男孩子把一颗老苍子抛到我头上,任凭我怎么扯也扯不下来,远远看到小小走过来,我大声哭起来。小小温良的眼神瞬息冰冷,一把抓住那个男孩的衣领,刚说了一句:谁让你欺负她的?那小男孩眼一闭,杀猪般大叫起来。后来我们很晚才偷偷溜回家,悄悄睡下,当什么事也没发生。第二天傍晚,刚回到家就觉得气氛不对,院子里怎么这样寂静?趴窗看去,小小低目垂泪站在爷爷面前,地上的藤条碎成几段。我斜了一眼院子角落中几根阴干的藤条,原来它们是这样用的。这一幕,N年后想起还让我心惊胆寒。
   星期天,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我可以回家了。每一次,小小都被指定成保镖,村口的小孩子们一阵哄笑:小小子,送媳妇,一前一后出了村……然后在小小冷冷的回眸中鸟雀般哄散而去。八里长的山路,走走停停,小小总是在把我落下很远之后又跑回来,有时会捉一只尾巴通红的蜻蜓递过来,又会寻着一声蝈蝈叫窜进一片瓜地。而我摘了大把的老豆梗,就等着他有空再给编个小笼子。到家后,他风一般的转身奔去,来时的那个地方,有一大群玩伴在等着他。
   期末考试还是来临了,我学了三个字母错了一个,小小以科科挂零排六年级组倒数第一。这一次,老师访上了门,小小又难免一顿粉条炖肉。其实有一句话我总想问他:你是怎么考的呢?
   新学期开始,我家这边的学校正式招生了,我不用再寄住在奶奶家,小小的父母最终思子心切把他接了回去。我开始正式上学,小小在不久后被送去少年教管所。大人们都说:这孩子太难管了,为了反抗父母从四楼跳了下去,毫发无损是运气。我默默无语,他们说的是我认识的小小吗?
   再见到小小,是在四年之后,他在晚上七点钟到了我的家里。略现棱角的脸,大大的眼,浓眉下一颗豆粒般大的浅浅印痕。他喝醉了,在车上遇到我们村的一个外出回家的人就喝了起来。少年不羁,这一醉便是一夜。日上三杆时醒来,对我微笑:荷,你长高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我也笑了:小小,你这裤子好花。我们一起又回到了奶奶家。小小帮着爷爷每天往山上扛篷杆,两米长的圆木一次扛两根累的满头大汗也不吱声,皮肤一天内晒成非洲人。他会在偷闲时对我说:荷,后院的樱桃酸不酸?然后,他就会在下次返回时抓一把摘好的樱桃边走边吃,核吐了一地。那时我从来没想过,这一次,是见小小的最后一面。
   小小这个城市少年最终因为受不了农村艰苦的日子又回到了城市。然后在一次街头打架中被关进看守所,然后被同室犯人打成重伤,几天后因肠阻发炎于某日凌晨逝世,享年18岁。听医院的人说,这小孩从进医院就没喊过一声疼,去世前十分钟还和邻床的大爷谈笑风声……打架斗殴,抽烟喝酒,虚度街头。小小,这是你吗……
   多年以后,姑姑全家来访,初次见到了小小的弟弟峰。一样的个子,大大的眼,只是右眉下少了一颗浅痕,还有这侃侃谈吐,怎么感觉却似?从来不曾相识……
   老宅院里,没有了威严的爷爷,没有了慈祥的奶奶,没有了在无数个长夜里啼鸣伴睡的蝈蝈笼,没有了高出我半头低眸盈笑的小小……恍惚间,院子前方那春草萌芽的大平地里,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屁颠屁颠的跟在背着小圆筐的男孩身后,同时被一条窜出的小蛇惊到,男孩拉起女孩的手,狂奔在夕阳下的晚风中……
   小小,如果时光重来,你会不会还牵着我的手?小小,如果时光重来,我一定要牵住你的手!
   阳光明媚,飞云如絮,为什么我的眼里全都是泪……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秋】因果报应(微小说) 下一篇:王一跑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