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王一跑

王一跑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王一跑,本名王义保,是王村王铁匠王大拿的儿子。王义保的娘是王大拿师傅的闺女,名翠菊,姓刘。
   这位刘翠菊,生得浓眉大眼,体格壮硕,一条辫子乌黑发亮。不仅铁匠炉的活计拿得起,还跟舅舅学得一身功夫,儿子三岁的时候她就手把手教儿子武功。这小子也有悟性,很快就把母亲的本事学到了手。母亲觉得自己教不了儿子,就在铁槎山寻了一位师傅。
   没想到,儿子在师傅那儿学了三年,回来第一天就让镇上的一个混混儿撵得跟个兔子似的到处乱跑。刘翠菊就纳闷,就是我教给儿子的功夫也不至于啊。
   问儿子,儿子说师傅不让我随便出手,能跑就跑。
   他娘的,这是什么师傅?你让人家撵断了气也不还手?
   可别说,王义保回到镇上还真的没跟任何人交过手,遇上耍横的掉头就跑,甚至,伙伴们在一块儿喝酒,喝到一定程度,他也是掉头就跑,从来没见他耍过酒疯。
   有一次,跟伙伴王四到下村赶集,遇上一伙无赖欺负一位老人。王义保憋不住说了几句。无赖头头在王义保的脸上甩了一巴掌,立马现出鲜红的掌印。
   王四说,义保哥,修理修理这小子。
   王义保也没吱声,在地上画了个圈,说,如果你们几个能把我拉出这个圈圈,我叫你们是爹。然后坐在中间,闭上眼睛。王四心想,这下可看看义保哥的真功夫了。
   几个无赖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上前,其中一个说,咱回去叫师傅。无赖一走,王义保抬腿就跑。围观的人都说,这小子还真能唬人哪。王四就更看不起王义保了。
   回到村子里一说,大家觉得这小子给王村丢人。连村里组织村民武装对付土匪刘大马棒,也没有王义保的份儿。甚至有人还编出了顺口溜:
   王村有个王义保,
   三年学武混个饱。
   腿比兔子溜得快,
   干脆叫俺王一跑。
   于是,就有了“王一跑”的绰号。母亲刘翠菊觉得窝囊,打铁的时候,不管是什么物件,都狠狠地砸。父亲王大拿却觉得师傅教的好,儿子做的对。
   土匪刘大马棒的老窝在鸡嘴山,这家伙使一对狼牙棒,两只驳壳枪,心狠手辣,手下喽啰杀人如麻,都是经过刘大马棒亲手训导过的,每人必须先杀一个人才能入伙。
   官府清剿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带兵的都不敢得罪土匪,怕报复。没办法,各村都自己成立护村队,与刘大马棒展开持久的抗争。王村至今还没有受到土匪骚扰,但都不敢轻心。
   这年冬天,雪下得格外大。通往各村的路都被厚厚的雪覆盖着,大家都说这样的天土匪也不会挪窝,就放心大胆地在家享受一年的收成,连平时放的明哨、暗哨都撤了。
   不过呢,村口还是出现了一串脚印,谁的?王义保的。
   王义保被村民护卫队排除在外,心里没觉得怎样。虽然母亲每天不给自己好脸色,他都权当没看见,照样练自己的功夫,做自己的活计。
   今天一大早,王义保走出家门,见村里的明哨、暗哨都撤了,笑了笑,摇了摇头。一个人走出村外,跑到村东头一个高岗上练功。忽然他发现从村南方向来了一队人马。队伍里有亮光闪现,而且不少。稍微近一点,他看清了,是土匪。
   王义保从腰间掏出一个大炮仗,点着往空中扔去。这炮仗能连续响三声,是村里设的信号,只有土匪来了才放这种炮仗。而这种炮仗只有他父亲王大拿会做。
   村民护卫队一听炮仗声响,迅速抄上家伙,涌到村口,有的上树,有的上房,各自占据有利地势。
   这帮土匪在厚厚的雪地里走得并不慢,一袋烟的功夫就来到了村头。刘大马棒很是懊丧,心想自己费了半天唾沫说服了手下,说今天肯定没有人放哨,打他个措手不及,干一大票,没想到还是被防备了。
   他气急败坏,怕毁了士气,就抡起狼牙棒,大喊一声:“冲进去,抓到女人我不要。”
   突然,只听一声震天怒吼:“有我在,你休想进王村一步。”
   一条人影随声而到,站在刘大马棒跟前。他定睛一看,“哈哈”大笑:“王八蛋,你不就是远近臭名的王一跑吗?找死啊?还不快跑?”狼牙棒一挥,地上的雪冒起一片。
   王义保手中只有一节槐树棍,他把槐树棍放在肩上,浓眉倒竖:“别叫俺王一跑,俺叫王义保。”
   “他娘的,那我就先让你吃个饱。”刘大马棒劈头盖脸就砸了过来。
   村口的母亲刘翠菊“哇”的一声就要往前冲。王义保喊一声:“妈,不用过来。”抽身就往后跑。
   刘翠菊一看,妈呀,儿子又要跑。护卫队员们立刻操好了武器准备迎战。
   刘大马棒一看王义保往后跑,就乐了:奶奶个熊,以前光听说这小子能跑,今儿个真见着活的了。小土匪们更是笑得岔了气:“老大,劈了他,再让他得瑟。”
   刘大马棒两脚一点地“噗”的一声就飞向了王义保,吓得刘翠菊“妈呀”闭上了眼。
   就在刘大马棒狠巴巴地砸向王义保的时候,猛然不见了王义保的人影,扑个空,一头扎进了雪窝里。王义保早从他身后腾空而起,猛然落下,一棍把刘大马棒的脑袋砸开了花。
   王义保大喊一声:“乡亲们,灭了他们。”率先冲向了土匪群,三下五除二,把愣在那里的土匪撂倒了十来个。
   缓过神来的刘翠菊率大伙一拥而上把土匪全砸在了雪地里。
   有一个跑得快的,跑出了一百多米,王义保抡起槐树棍,喊了一声:“该出手就出手,斩草除根。”槐树棍“嗖”的一声飞出,眨眼间,那土匪的脑袋就不见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清晨】小小(微小说) 下一篇:【荷塘】命运(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