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迷尘

迷尘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们存在的地方,叫做迷尘,关于每一个人爱的故事,叫做迷途。
   我们走出的每一个步伐,都像是一种潜藏在未知空间的迷失,而关于迷失,所依托的则是一种虚构的,泡沫般的脉络尘世,你所看见的每一缕阳光,每一片树叶,每一滴水……都可能在某段时空的交接处,彼此牵连,连绵成纵横交错的森林,而在你我未曾走过的单行轨道上,开满这种寂静无声的,森林……
   ——引言
  
   我有一个朋有叫亮子,亮子这人有两个特点,一不爱说话,二能喝酒。逢些时候约些朋友碰面聚餐,大伙儿一沾酒就唧唧歪歪胡乱吹嘘,而且大有收不住场的架势,只有亮子在一旁默不作声,别人给他敬酒时,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倒满一杯,面不改色地听大家瞎侃。在我的记忆里,就没见过一回亮子有喝醉酒的时候,也没见过谁喝酒能喝得过亮子的。哥们小D的爸爸那喝酒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小D结婚的时候大家纷纷前来祝贺,期间也不知道怎么他爸就和亮子喝上了,两人还越喝越兴奋,我心说这可是他乡遇故知,酒逢知己千杯少啊,这俩看来不喝成个天昏地暗是不罢休了,小D眼瞅着两人一杯连一杯就不带喘息的,这喝酒简直比喝水还痛快,万一喝出点问题来可就麻烦了,这喜事闹不好还要变成丧事,想到这里,小D急忙约众人劝说着把两人的酒杯放下,后来是听说小D他爸被扶着送回客厅后,着床就睡,够睡了一天半的时间才醒来,醒来直夸亮子好酒量。可亮子喝完酒之后仍是跟个没事人一样,照样生龙活虎的,就看不出有丁点醉的意思。
   小D是我这帮朋友里结婚最早的一个,在他结婚之后亮子经人介绍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女孩叫张晓,张晓外貌普普通通,最大特色是留着长至腰际的头发,他们恋爱的那段时间里我刚毕业,正在为找工作忙忙碌碌的。而亮子自家开的小餐馆那时候基本稳定,月收入平均两三万,张晓是在一家化妆品店做导购,有着稳定的工资收入。
   2014年8月,我工作不顺利,去餐馆找亮子借钱,碰巧张晓也在,这个时候饭点已经过了,亮子见我来了,很是高兴,让我坐下,然后让厨师做了几个菜出来,菜齐了,但是没有酒,我其实并不算爱喝酒的人,但是有亮子在场,吃饭没酒的情况根本不符合常理,虽说我不爱喝酒,但是你亮子不能因为我,你也就滴酒不沾吧,想到这里,于是我冲对面的亮子说道:“亮子,你不觉得这桌子上少了点啥吗?”亮子被我一点即通,兴许是他早知道我会问这个问题,他朝坐在旁边的张晓笑了笑:嗯,去拿点出来吧……张晓微笑着起身去拿酒了,借她拿酒的空当,还没等我发问,亮子就难为情地笑道:这不,都快结婚了,媳妇管得严呗。我嘿嘿笑道:连喝酒这事你都能被管住,这世界可太逆天了啊,哈哈。张晓是拿着两瓶啤酒出来的,我和亮子边吃边聊,一会儿的时间就算是完事了,然后开开心心地道别。那是我第一次见和我记忆里不一样的亮子,为了一个女孩而放弃了以往最喜欢的东西,我真心为他感到快乐。
   2014年快到年底的时候,我在一家杂志社当文编的工作已经稳定下来,正考虑要不要回家过年的时候接到小D的电话,电话那头声音火急火燎:小雨,亮子出事了,快来××医院,我心里顿时一惊,拿起衣服就往外跑,时下正是北方最冷的日子,下着大雪,一个小时后我跑到亮子所在的医院,来到亮子所在的病房,看见亮子头部包了厚厚的白色纱布,眼睛紧闭,张晓在病床旁哭得声嘶力竭,小D看见我赶来,连忙招呼着我到病房门外,给我叙说了一个大概。原来这天晚上,亮子下班去接张晓,回来的路上撞见3个喝得大醉的小混混,他们拦住了亮子和张晓的去路,还对张晓动手动脚的,亮子一下子就被惹火了,之后和小混混就干了起来,亮子被其中一个用砖头拍在脑袋上,当下就昏了过去。小混混看见这情况就一溜烟地跑了。张晓打电话通知了小D,小D开车赶到时亮子还是昏迷状态,便急忙把他送到了医院。情况是张晓告诉小D的。
   我听完小D的叙述后,总觉得这情节怎么跟电视剧一样,总觉得有啥地方不符合常理,但当下亮子还处于昏迷状态,也不容我多想。
   第二天上午,亮子的情况趋于好转,小D因为工作的缘故先行离开,张晓一直在病床旁守着亮子,我劝她休息一会儿她也不肯,我也便作罢,坐在板凳上等着亮子醒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张晓站起身,视线转到我这边来,她对我说:我下去买点吃的,亮子应该很快会醒的。我赶忙说:还是我去吧,你来照顾亮子。张晓注视着亮子,然后万般不舍地移开视线,低下头去,轻微地说:还是我来吧。然后缓缓地离开病房。
   亮子醒来是在张晓离开1小时之后,是的,张晓已经离开1小时了,这期间一个护士把一些水果和饭食送进来,说是有人拜托她送进来的,我问护士那她人哪去了,护士说,离开了,我谢过护士,然后无比沮丧地坐在椅子上。
   亮子醒来的第一句话是问我,张晓呢?
   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强装平静地回答他:去了楼下。我以为他还会问我问题,或者说很多的话,可是,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眼睛里仅有的光亮随着时间慢慢地暗下去,暗下去。我想,其实亮子比我更知道张晓离开的事实,他甚至一定知道她离开的原因。而昨晚电视剧般的情节根本就是张晓的虚构,但是,凭感觉,我想她并无恶意,或许这也有她的难处。这是局外人所不知道的。亮子没有说出来,我也不便多问。
   亮子在医院呆了有半个月,过年的时候只有我陪在他的身边,没有张晓,没有其他人,只有酒,酒过三杯已是我的极限,谈笑中我已有了醉意,可这次,亮子竟然也出现了醉态,甚至比我还醉得厉害。呵呵,怎么可能,我想我一定醉得严重,要不然怎么会看到能够喝醉酒的亮子呢。他的眼睛变得有些湿润,目光也开始游移,他趴在桌子上,轻声的说:张晓,我不怪你,我真的喜欢你,我想你,你快回来吧。
   可是,会回来吗?
   我坐在他的旁边,一言不发,呆呆地看着城市的烟花照亮黑暗的每一个角落,忽明忽暗,流光溢彩。在烟花的热烈燃放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孤单的男孩坐在昏暗的路灯下面,他的眼睛里一片深邃,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孩,可是即便没有希望,他却仍然固执地一直等,一直等……
  
   我们成长的地方,叫做迷尘。关于每一个人爱的故事,叫做迷途。如果你选择迷路,那么请允许我陪你一起,陪你迷失在这片森林,即便永远也找不到出路。所以喜欢一个人,是自己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劫难。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荷塘】命运(微型小说) 下一篇:【丁香.情】天上人间情一诺(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