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绝望(小说)

【春秋】绝望(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他没有上学去,一连几天就这样一个人在家呆着,没有了平时的好动和欢乐。一个十二岁正是活泼好动的他突然间变的颓丧。这种颓丧不单来自逃学——现在上不上学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父母也无暇顾及,他们除了吵架还是吵架,好象是为了吵架才组合的。每次吵得房子都快要抬起来,吵得他的小脑袋似乎比房子小不了多少。在他看来这个家快要玩蛋了,也就是说,家对这个社会好像没有什么留恋的,而且越来越明显。
   小的时候,他们也都是形影不离地同时牵着他的小手,送他去学校,别的小朋友常常用羡慕的小眼睛看着他。加之他的学习成绩好,老师也很宠爱,无形中就成了小朋友中最受尊敬也最有人缘的人。每次过生日时,参加的小朋友非常多,送的生日礼物也比其他小朋友要好。大约有一年光景,母亲不知什么原故,整天不着家。上学、吃饭、睡觉都由父亲一个人陪着,父亲的话也少了,却增加了无休止的叹息,后来就是吵架,吵得同一个楼的住户常常找上门来评理。特别是最近一个时期,原来一大群要好的小朋友也用异样的眼睛看他,远离着他。三五成群的看着他,窃窃私语议论着什么。有些小朋友明显张大着嘴,眨着眼睛,那神情好象天快要塌下来一样,吃惊地看着他,他试图走过去,可是那些小朋友就象躲瘟神一样四散而去。打那以后,每天都会有难堪的场面。
   有一天,有一个大一点的小朋友用怪样的看着他问:“你家做饭烧什么?”
   他不明白的看着问他的小朋友。
   “是烧人还是烧气?”他偏着玩皮的小脑袋又问。
   “你家才烧人呢!”他愤怒地说。
   “你可能说你没长脑袋,可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那大一点的小朋友阴阳怪气地说着给大伙听,“他妈如果点着恐怕能烧一年吧……”好多小朋友都轰地一下大笑起来。他难堪极了,感觉自己就像一条抛到河岸上的鱼一样被一群水鸟琢食着,疼痛难忍。上课铃响了,其它小朋友都涌进教室,他还仍旧站在操场上。
   他何尝不知道小朋友指的是什么,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父母经常吵架的原因,一开始他还不大理解,后来他终于明白母亲参加一个什么“邪教”,也就是从他明白那一刻起,他一直沉浸在恐慌的阴影里,一旦被小朋友们知道了,那比做贼还要难堪。每次上课,老师也不像从前那样,有事没事就拍拍他的肩膀或捏捏他的小脑袋,总是拿着他的作业本指着做错的作业在他的面前一抖一抖地问他:“怎么回事?”以至于后来只要喊他的名字,他就猜八成又是与作业有关。之后老师接连家访好多次,也没能见着他的父母,唯一见到也是父母正在吵架时候,后来干脆一句话:“没救!”宛如给犯死罪的犯人宣判死刑一样。最后一次也就是小朋友在操场上围攻他的那一次,正在上课的老师走到操场上对他说,要他回家找家长到学校来。
   他离开学校后,没有直接回家,竟直跑到野外没人的地方,嚎啕大哭,用自己的小拳头捶着脑袋,用手抓头发……打那一刻起,他再也不想上学了,他感觉每走一步路都好象人用那种像针刺一样的眼睛盯着他说:“就是那个小孩的妈参加‘邪教’组织……”他感到没有脸见人,只好每天钻在屋子里,不出门,脑子里象幻灯一样闪现着小朋友们恶意羞辱的场景,就觉得无地自容,痛苦极了,怎么也想不出一个能使自己脱离这种痛苦的法子,他看见对面楼头往下扔西瓜皮,猛办,否则别无它法。他在自个的屋脚地来回急促地走动着,咕哝着,他打算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但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他看过好多侦探小说,从中领悟到好多做案的法子。他试着采用一种有效的手段。
  
   妻子迷上“邪教”的迷途,好好一个幸福的家如今简直同鸡窝一样的乱。他拿她没有办法,经常吵架的结果——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由于影响邻里的安静而导致不和睦。特别是孩子幼小的心灵产生了相当的阴影,再继续下去,后果无法估量,他当机立断采取果断措施。
   一开始想到离婚,随即否决了,因为即是离婚,也不可能阻止她的迷恋行为,而她仍旧是孩子的母亲的这一事实是不能改变的,即是孩子的妈,在日后的母子情感上不可能对孩子没有影响,他认为这种合法的解决办法也不是什么有效的办法。即然合法的不行,那么只有采取非法的手段,当这个念头刚一露头,他震惊了。他为自己这一大胆的思维的产生吓出了一身冷汗,就犯罪这一档不提,单就十几年的夫妻关系的门坎就使他难以迂越,过去他们拥有的恩爱和独有的美景,使他犹豫了,曾经恩爱的时光在他的脑海里是做鬼也抹不掉的,感到有一种绞痛的悲哀,当他看到孩子那象白纸一样没污染的脸,他马上又坚定自己的念头。他不能让孩子白净的脸有半点污点,就像庄稼地里刚出土的禾苗需是最好的土壤,使它成长,而且不能有半根杂草,也不能有半点有害物质腐蚀,于是他坚定自己原有的信念,开始谋划着利用什么办法来达到目的,他绞尽脑汁,想着各种各样的做案手段,并且一一在自己的大脑里来回筛选适合自己的力所能及的做案方式。比方说碎尸案,他是万万做不到的,首先他生性根本就不具备那么凶残的气质,即就具备也不能轻意实施,他从好多案例得知,好多碎尸案件,尽管做案分子做的细致周密也会留下蛛丝马迹而被警方破获,所以他只是在大脑里闪现一下而告终,后来他想到了在其服用的药物里掺杂对其病产生副作用的药物,致其死亡,实施时只需眼睛一闭就能达到目的,相比碎尸那种残忍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他又一次地否决了,因为那必须得等到她生病服药时才能有机会。谁知她什么时候生病,生什么病用什么药而对该病有副作用,这可是一门非常科学的难题——非专业知识才能完成,而自己恰恰对这是绝对的门外汉,无非是等于给小学程度的考生发了一份大学的考试卷,加之她的机警成度,一旦让其发觉,后果可想而知,所以,在使劲摇头的同时就告终了。那么就这样束手无策而任其继续下去?不能,决对不能!尽管他一个一个的否决,但还是固执地用嘴告戒自己,他仍旧没有放弃原有的信念,他为此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做事也集中不起来精神,晚上安顿好孩子熄不了灯,睁大眼睛继续在脑子里搜寻着解决妻子的办法。
   终于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激动得差一点在床上跳起来,黑暗中的他先是一阵兴奋,继而又是伤心的哭泣,后来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最终他狠狠地掐灭了烟头,铁了心,我又没有动手,是她自己把自己害到那种地步走上绝路……
   所有吊唁的亲属来,先是一阵伤心之后说着同样一句话,那么聪明的人咋就走上这个绝路呢!……
   之后就一个劲儿的安慰他,“别再伤心咧,哭坏了身子谁管孩子呢……”
   只有娘哥看着用白布遮盖着妹妹的亡体又听了他泣不成声的叙述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默默地坐在灵床前神情严肃想着什么,在所有的客人走完时,对坐在自己对面的他说:“别再想什么了——就像看书一样,一页读完翻过再看下一页。但是,要绝对记住上一页的内容,它会使人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有一个正确的目标……”
   当娘家哥说这里时,机警的他感觉好象谁用针猛刺了一下,一直用眼睛注视着他的娘家哥用手比划着似乎说让他把话说完,又接着说,“特别是教育孩子……”娘家哥虽然在嘴上这么说着,其实内心却咕哝着:“这会儿为过去的好时光难受有什么用呢,若不是你误导的原故她是绝对不会走上这条不归之路……”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情】天上人间情一诺(小说) 下一篇:办事效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