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情】一不小心爱上你(小说)

【星月情】一不小心爱上你(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刚过了花季,就把自己出落得像个成熟了的水蜜桃。线条流畅,凹凸有致,弯弯的眉毛,清澈的瞳仁,脸上时刻挂着两朵红扑扑的桃花。一挨着铜镜,里面就印出一个古典西施的模样。
   看着别家的孩子都成家婚配,家中的父母也就有些急燥,母亲不时有意无意地站在身边言语:“看,今天又要去吃你三姨姑娘的喜酒。”我无力地回答:“那你快去吧。”母亲边关好门边问:“你不去看看呀?”我拿出挎包甩了一下头发回答:“先前见过,有什么好看的,今天有个会议,上午也去不了,等我过去,娶亲的人也都走了。”等到与她分路,母亲一声哀叹:“什么时候轮到你呀?”声音很轻而又有些胆怯。我朝她一笑“你怕养老我呀?”
   刚铺好洗净的床被,母亲轻轻地推开房门进来坐在我的床上,用手拂平了我的枕巾轻言对我说:“你四舅的淑英都准备过春节时结婚,你也该找个了吧?”母亲的眼神里透出一股深深的忧虑。我看到了她殷切的心,抬起桃红的脸,朝她点了点头。母亲便露出一脸的喜色,拉了拉我卷起的袖口,退出了房门。等她退到门口,我露齿一句:“像淑英那样的女婿我可不要的呀,听说没过门就争吵两回了。”
   松了口的情景就看到不时地有人带着小伙子踏上家门,我都是每次搬去凳椅,递去茶杯后回到房里看书,要不就是批阅一下孩子的作业。等他们走后母亲走进我的房里低声问我:“你乐不乐意啊?”我便是轻轻地摇头,母亲只好在退出房门的时候吐出她的惆怅:“哎,这孩子。”
   母亲又空欢喜了一天。
   堂姐说她有个亲戚很适合我,家庭条件也不错,人很能干不说,当过兵,是个党员,前途很好。母亲听堂姐这样说便极力劝说我去看看,像是命令地说:“该是一锤定音的时候了,人家淑英都有孩子了。”
   和堂姐走在小草碧茵的路上,一轮夕阳挂在了山尖,四周的云彩烧得通红,霞辉点点,溅在我的身上,一袭衣袖也变得粉红。堂姐在前面迈着大步走着,我扬着头上的蝴蝶翼纱不紧不慢的跟着。小鸟在窝里唱着歌,房舍顶上炊烟袅袅。
   前方一阵车铃声响,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问:“带着这么漂亮的姑娘干嘛去呀?”堂姐回答:“去相亲呀,你收工了呀?”他下了单车,仔细地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微微的笑:“长得像个仙女,谁有那福气呀?”
   我抬起红晕的脸,一眸秋水盯得他低着头推着单车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他身上一股青春的气息向我扑来。风里淡淡的香,不是我的。我看着自己的脚尖跟着堂姐走上了砂石铺着的路。后面有声音传来,“你们走错路了。”堂姐一怔,“瞎说,前面路口就到,我怎么会走错?”只听他调皮地用手指着他家的方向说:“你该把她带到这里。”堂姐扑哧一笑,说:“你做梦吧,人家可是千家难求的姑娘,凭你一个工匠身份,只怕配不上哟。”
   只听他有些气人地回说:“我梦里的姑娘比她美。”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暮霞照在我的脸上,我就如一朵灿烂的桃花。
   回家的时候,月亮已经爬上了树梢。四野静谧,月光洒在地上一片冷辉,透亮的白,也代表了我的心情。还没等我的脚踏进家的门口,母亲就凑到身边轻声的问:“中意吗?”我已经不好意思对她说什么,只是依旧摇了摇头。母亲没等我坐稳,突然用近似咆哮的声音对我吼道:“你要让我为你碎心吗?你说你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人家啊?”我不敢回她的责怨,只有打开窗让月光射在我的脸上,盖过我脸上的苍白,凝成霜。我轻声的对母亲说:“妈,你就别管我了。”
   一股柔柔的风吹来,掀起我的头发飘扬在金黄的橘林树海。秋来了,收获的季节,我无法臆想头上的蝴蝶结是如何的在风里摇曳,只见橘林的上空有雁儿成行。心想不该迟疑听他们嘻讲双双柳丛看星的题趣,而让自己迟了最后回家的一趟班车。只好抄近路在星起之前回到家门。
   我竟然憧憬如她们一样依在他的肩上看着七夕的银河,有一双手搂着我珠滑的肩膀,那该多浪漫啊!我一边飞着心绪一边急急地迈着脚步。
   突然,一个铃声响起,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这不是仙子么?怎么走路呀?莫不是迟了回家的车等那个他来接你吗?”我转过脸来,眸如秋水,看了她一眼说:“他在梦里。”他有点吃惊:“那次去看的那好的条件你都没答应?”。我白了他一眼:“你以为适合就合适的呀?”他不再油嘴,把单车推到我的面前指了指后坐架说:“上来吧,我送你回家。”我没有拒绝,任由他驮着我穿过橘海,上到了回家的砂石大路。我问他:“你怎么也走这小路呀。”他说:“我从前面的岗上看到有个身影从橘林要穿过,好像是你,知道你错过了班车走着回家,小路前面一段不好走也很荒凉。”听到他这话,我的心头不免一热,便问他:“听说你母亲给你定了一门亲事,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女朋友呀?”他哈哈一笑,“再怎么也没你漂亮吧。其实我也没那打算呢,那事儿不需要慌张的吧。”我也笑,“怎么了?眼界也很高的嘛。”他不再言语,只蹬着单车上坡下岭。
   秋日的傍晚凉风习习,西边山顶霞光炫彩,头顶的云淡淡,我依在他的背看丘陵一片片金黄,烟柳摇枝,再看他一袭白衫在风里逸现,竟有一种白鹤翔天的感觉,清爽到云端,特别是他使劲上坡和快速下岭时,这种感觉犹为凸显,就如我趴在他的背上在云里穿梭。
   清晰地闻到他身上阳刚的味道,不由的双手抱在了他的腰际。他有些不自然,问道:“我是不是快了一点,你怕摔下去啊?”我靠在他的后背回答:“不是,是今天站了一天的讲台,累了一些。”
   转了几个弯之后便来到了家门口,我拉着他的单车后架说:“你送我到家了,就顺便进去喝杯茶吧,反正还没有天黑,路也不远了。”他倒有些腼腆,“这怎么好意思呢,再说也是顺路呀。”他执意要走,我用手拂了一下眼前的刘海,拉着他的手说:“你不进去,我就再也不坐你的单车了。”他脸上也升起了两朵红霞,腼腆地说了声:“好吧。”
   我和他一前一后走进了家门,给他搬来一把椅子,泡上了一杯茶,大声地对母亲喊道:“妈,你的女婿来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魂归何处(绝句小说外二篇) 下一篇:【轻舞】兮(情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