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小娥

小娥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小娥十五岁就出来跟着表姐学打字了。那时候的她初中刚刚毕业,妈妈说,一个女孩家家的上到初中就行了,家里养了她这么多年也该挣钱给爸妈花了,要不然等嫁出去就成了泼出去的水,白养了。于是,小娥来到县城开打字社的表姐家来。表姐夫是一个小单位里的小头头,利用他的人脉关系,生意自然是不要愁的。何况,那是九十年代初,电脑还是新兴事物,小县城里开打字社的并不多。
   小娥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虽然长相一般,但学起打字来却得心应手,又加上能吃苦,很快就成了大拿。表姐常年打字累出了一身的毛病,颈椎、腰、手腕、手指时不时的就疼,所以也就慢慢地把所有活交给了小娥,再后来,表姐夫升了官,当了官太太的表姐天天美容店、服装超市的转悠,也就懒得过来了,顶多到月底的时候过来收收账。
   眼瞅着小娥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妈妈着急了,从乡下抱了一只紫红冠子的大公鸡来找表姐,央求她无论如何得给小娥找个好对象。村里跟她同龄的都有孩子了,在村里呆着实在是抬不起头了。
   表姐掐着手指头想了想,说,给表姐夫单位看大门的老张前段时间刚刚死了老婆,别看年龄偏大点,但家庭背景深,是县里哪个当官的什么亲戚,到下半年就能转正式身份,铁饭碗。小娥妈一听就急了,头摇的拨浪鼓。哪有让自己的闺女去当后妈的?这回到村里,还不丢死人?
   “这么好的条件你都看不中,那你说找什么样的?就冲小娥那小个头、长得那样,还农村出来的,在县城里你想找个什么样的?你能找个什么样的?”表姐把小娥妈抢白了一顿,小娥妈不吭气了,但嫁给老张的事也就搁下了。
   临走的时候,小娥妈专门去看了看小娥,唉声叹气,说,“你说你这个孩子,把你拉扯这么大容易吗?怎么就不争点气?什么时候找个好对象让俺下辈子跟着沾沾光?”
   “妈!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了,您这是干什么呢?”小娥颇不服气,说。
   “你表姐说了!像你这样的,要模样没模样,要钱没钱,在县城就很难找对象了!”妈妈说了一句气话,心却又软下来,“要不,咱回去吧,回村里我托你二姨给你找个有模有样的庄稼人。”
   “不!我不回去!”小娥委屈的大喊一声,就走到一边抹眼泪去了。
   这间小小的打字社承载了她多少的梦想啊,怎么能再回到村里去呢?在这里她接触了好多好多有知识、有地位的人,他们白净着脸,有的斯文地带着眼镜,他们动不动嘴里就说,“啊,这是县里领导要的稿子……”“抓紧时间把稿子赶出来,明天县里还要开大会……”小娥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他们当中的一部分,甚至是不可缺少的一员。她怎么能回那个鸡飞狗跳、卷着裤腿两脚泥巴的乡下呢?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小娥已经二十五了。这个年龄不嫁出去,真的要出大事了。表姐也着急了,今天给她介绍个通下水道的,明天又拿来张农民工的照片。小娥一概看不上,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能找一个染有书香气的男人。
   是啊,她觉得自己应该配得上这样的男人,十年的辛勤付出,表姐早已经把整个打字社都交给她打理了,营业执照上俨然写着她的名字。一个打字社难道换不来一个中意的男人?
   真如有神助!小娥通过卖服装的小梅认识了她的弟弟的同学,一个白白净净,戴着明晃晃镜片的小男生,虽然比小娥小好几岁,但小娥一眼就看上他了。他叫大刚。小娥、大刚,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大刚很快就领略到了小娥眼中不一样的意味,心有灵犀似的,每当小娥想他的时候,就适时出现在那间小娥所拥有的打字社里。两人很快就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再也分不开了。有活的时候,小娥打字,大刚躺在里面的床上看电视,没活的时候,小娥就关上门和大刚相拥挤在窄小的床上。
   表姐对大刚很不满意,一个大男人没有正经工作,天天赖在床上算怎么回事?何况,大刚那过于白净无暇的脸、晶灿灿的眸子总让她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
   人长得是行,但是不牢靠。表姐劝小娥。小娥才不听她的。她像母亲爱孩子一样深爱着大刚。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关系能找到工作?他那么俊又有知识有文化,人家不嫌弃我老、不嫌弃我丑,这样的人到哪里找去?你别来破坏我的幸福生活。小娥昂着头,理直气壮地训斥起表姐。
   铁了心,没有人能拗得过她,何况,很快她就有了身孕。
   小娥和大刚结婚,她没让大刚出一分钱,挺着大肚子和大刚在打字社里举行了婚礼。
   打字社已经成了她的家,是她像勤劳的燕子一样,一根草、一个小石块、一口口唾液垒起来的窝。虽然这个时候打字社的生意已经日薄西山。电脑都已经普及了,各个单位都有了自己的电脑、打字机,谁还来这里呢?
   小娥生出儿子那天,大刚就把打字社给处理了,处理后的钱连同小娥的全部家当都让他存在了一个账户上。
   打字社的生意已经干不下去了,他执意要开一家娱乐中心。
   人要随着潮流走,以前打字社挣钱,现在是这个挣钱。大刚对着哭天抹泪的小娥说。
   望着怀里喝奶的娃娃,小娥含泪点点头,心中的那份不舍如果能化成乳汁,都能流成海了。
   那个妖艳的女人气势汹汹的来找小娥是在孩子刚刚开口叫妈妈那天。
   女人穿着黑色的皮裙、火红的皮夹克,一头近乎燃烧的红发,一张血盆的大口,还有一双高及过膝的黑色皮靴,女人就这样张扬跋扈地推开小娥家的门,像一个突然推上舞台的道具,指着小娥的鼻子大骂她的不要脸,破烂货,缠着大刚不放手。
   后来,小娥知道这个女人是娱乐中心的小姐,早就跟大刚好上了。她一直被蒙在鼓里。
   接下来的事就是理所当然打、骂、哭,骂大刚的没良心,悔自己瞎了眼嫁错人,然后认命似的离婚。
   小娥离婚的时候,身上几乎没有多少钱了,因为自己的钱早就被大刚转移到他的名下,而大刚的钱又被那个女人给转走了。小娥妈妈哭着要把小娥接回去,想被女儿养的梦破灭了,下半生只能养着女儿还得加上外甥。但小娥没有走,她哭着把孩子放在妈妈的怀里,一个人留在了县城。
   靠打字已经无法谋生了,她辗转于一家家企业,最后到了一家服装厂,在一件件布料之中,一个个细小的针脚里,她仿佛又回到那间小小的打字社,回到那一个个黑油油的按键之中。
   大刚的娱乐中心很快也倒闭了,在一个下雨的夜里,被一伙操着外地口音的人砸得稀巴烂,有人说,他是结了仇了,有人说,他的店太火了有人眼红了。报案之后,警察也调查了,但再也没有下文。
   那个女人把大刚骂得狗血喷头之后,就离开了。大刚试着想崛起,但他身上已经没有钱了,名声也臭了,没有女人再当冤大头。
   是的,没有女人会那么轻易地当冤大头,除了那个把自己埋在键盘缝隙中的小娥,除了她,还会有谁?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找一个人(小说) 下一篇:【星月】羊肠小道(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