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轻舞】三跪娘亲(散文)

【轻舞】三跪娘亲(散文)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从经委下海到深圳很少回家。母亲知道我是一个要强的儿子,到任何地方都是一把好手。她唯一牵挂的是母子见面难了,这也是母亲意料中的事。
   记得母亲得知我到深圳后,很快被一家公司聘任主管的消息时,她便在电话里不停地叫喊我的名字,从她叫喊的频律中,母亲又是高兴,也是在牵挂着儿子。过了不一会儿,电话的那一端传来母亲的哭泣声:“儿子,妈好想你,想我们一家再围在桌上吃一顿饭。”妈不住地重复着,“儿子,你走了之后,妈睡不着觉,好想,好想你呀!”听得出,电话那端的声音有点颤抖,我也受到感染,好久好久说不出半句话来,连叫声“妈妈”的底气都没有。过了好一会儿,妈妈没听到我的回音,便焦急地问道:“儿子,你很忙吧?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管。”没等我回话,妈妈就挂断了电话。我拿电话的手不停地颤抖,接着,又鼓起勇气给妈妈打了过去。妈妈关切地问:“儿子有啥事吗?”我激动地回答:“妈,等我把日子过好了,我一定接您和老爸到深圳旅游,把深圳看个遍。”妈高兴地笑着:“我等着。”就这样妈妈一等等了好几年都没等着。每次电话妈妈总是一句话:“我身体很好,你为了你儿女好好工作,努力干吧。”妈妈还总忘不了最后加上一句:“儿子注意身体啊!”
   春华秋实,寒暑易节。春天,妈妈给我电话报告今年又养了多少小鸡,而且还有小鸡的叽叽声和母鸡喂小鸡的喙米声。秋天电话那端还有母鸡下蛋后高昂的报喜声。每当我听到妈妈电话报平安,听到这美好的插曲时,我心中暗喜,祝愿爸妈在家乡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有一天,我终于回到了家。汽车到达村头,我看到了我家门前两棵大树,那是爸妈在三十年前为我建房时亲手栽的两棵水杉。我看到那两棵大树就好象看到了爸妈。本来中午就应该到家,谁知车到中途晚点,等到傍晚才到家。残阳把两棵树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我想给妈妈一个惊喜,遐想着妈妈已将饭菜做好。我的肚子早已被妈妈的饭菜香,勾引得咕咕叫。等待我走近,一个熟悉的身影将我吸引一一妈妈。一条木板凳靠在大树旁,妈妈白发花白,满目沧桑,就坐在木凳上,身旁一根竹杆。妈妈一时没反应过来,又两耳侧听,一手忙抓竹杆,“啊”的一声站起来。“我儿!”妈又左顾右盼地倾听,“我儿子回来啦?”她满是皱纹的脸上堆满笑意,眼睛睁得大大的。我赶紧三步并着两步跑到妈妈跟前,大声地叫了声:“妈!”只见妈妈甩掉手中的竹杆,双手摸索着。我赶紧伸出手扶住妈妈,一只手在妈妈眼前晃动。原来妈妈的眼晴瞎了,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眼里噙着泪不住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母子俩正说着话时,邻居们陆续地从田里回来了。一位大婶对我说:“你妈妈天天盼你回来,眼睛都盼瞎了。天天来这里,从天亮一直坐到天黑。”在邻居们的拥簇下,我扶着妈妈回到家。忽然,一位邻居从我家桌上拿出一部录音机,又放出电话里熟悉的声音,我含泪听着……此时此刻,我完全明白了一个母亲的用心良苦。她又想儿子,又支持儿子在外闯世界。我的娘亲呀,你总是为儿子想得多。我感慨万千,在众人面前双膝跪下。妈妈伸出双手抚摸着我的脸,我忍不住大声哭道:“妈,是儿子不孝啊!”我拉着妈妈的手往我身上拽,想要她好好打一顿我这个不孝之子。妈妈口中不住地喊:“儿子别这样,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呀,妈妈理解你,妈妈的也心痛你。”此时晚风习习,树枝上的几片树叶飘落而下。树梢上的喜鹊“喳喳”地叫,引得树丫处鹊巢的小鸟探出头来,张着小黄嘴叫妈妈。
   这次回家我倾听了乡亲们的建议,认真安顿好了爸妈又匆忙赶回深圳上班。我为了多挣钱孝敬爸妈,工作之余尽量找兼职。说实话我也很累,劳累之时,我很想听爸妈的电话,特别是妈妈的电话少之又少。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总是说他们日子过得很好,很知足,夸我讲孝心。大约过了半年,有一天,我突然接到老爸的电话,告诉我:妈病重速回。我心中有一种预感,因为电话里爸爸的语气听起来很沉重,妈妈肯定是不行了,于是我连夜赶车,直奔家里。等我赶回家时,母亲已经寿终正寢了,她的双眼却一直睁着不肯闭上。家中姊妹弟兄见我回来,将母亲在去世前恋恋不忘的一把钥匙,受意大家从她胸前取下来交给我。当我从他们手中接过那把用红绳串着,长期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时,我的泪水如泉涌,恭恭敬敬地双膝跪下,悲痛地哭喊着:“妈妈,我回来了!儿子给您叩头了!”邻居大婶要我用手给妈妈合上眼,冥冥之中妈妈似乎知道我回来了,安详地闭上了双眼。但是我知道,其实妈妈活着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想要看到重孙,当时我的儿媳妇已身怀六甲。好在妈妈去世后,我儿媳妇真的给她生了重孙,取名徐多,意寓娘亲的保佑徐家多子多孙。母亲姓荣,在我们荣家湖村是旺族,她一生善良,又是村中辈份较高的人。她的遗体火化那天,村子里几百户人家都在为她送行,鞭炮摆了几里路长,我为母亲此生感到骄傲和自豪。在火葬场向母亲遗体告别那一刻,我真正地感受到了生离死别的痛苦。妈妈一生生我们兄弟姊妹六个,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妹养大,不知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
   记得我小时候,我最爱跟着妈妈下田,在田里妈妈担心我日晒雨淋,总是耐心地照顾。在靠工分吃饭的年代,小孩是绝对不可以跟着大人下田的,要么受批评,要么扣工分,妈妈因为我受到过很多罚,爸爸见我不听话,用藤条把我浑身上下打得一条条青痕,而妈妈为了护着我,她身上也留下很多伤痕,有时我们互相摸着那些伤痕流泪。妈妈教我听话,不要让妈妈受伤,不要让妈妈心痛,从此我再也不跟着妈妈下田,做妈妈的乖孩子。
   火葬场仪宾人员宣布向妈妈遗体做最后告别,当我听到三声炮响之后,想到从此再也见不到妈妈了,“扑——通”一下,悲伤地跪在妈妈遗体前,失声痛哭:“妈妈,儿子再也没有你的痛,没有你的爱了……我一定会记住你对儿子的好!”等待我三个响头叩完,妈妈的遗体已经被推进去火化了,我只看见一股青烟向远方飘去。火葬场里只留下兄妹的哭泣声和我呼喊妈妈的余音……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夏天里的故事 (小说) 下一篇:镯子般的月亮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