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镯子般的月亮

镯子般的月亮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顺着小路往回走,月光亲吻着故乡。那一段风清月白的岁月在纷扰俗世中飘着淡淡的清香,烟雾朦胧,月亮从眼眸里升起。于是,我看见了童年的自己————题记
   童年时,我的家乡在贫困落后的西北高原之上。就在这地方,保留了我一段美好的故事。每当月亮升起时,忍不住看那月亮。它像一只镯子,闪烁在我心里。
   我念书的小学是几个村子联合办起来的,不大,却汇集了几个村二百来号孩子。我上六年级时,班里只有二十来个人,而且大多是同村的。当然也有其他地方的,燕妮就是一个。
   第一次与她相见是在上学的路上,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上学。车在土路上穿过,引起一小串浅浅的土。两旁的庄稼绿绿的,绿的发黑。车子向前驶着,一个马车慢慢的被我们抛在身后。车上有三个孩子,像是别的村来的。中间是一个女孩,穿着粉红色的上衣,怯怯的,那么瘦小。我还在向后看着,即使望不见那车。再回头时,已经到了学校。
   学校是土坯房。周围是一圈杨树,一条小溪从杨树脚下穿过,点缀其间。我们便在着环境中学习着。我回到教室,巡视周围的同学。竟发现了她!那个马车上的女孩,她也看着我。但不一会儿,又变得怯怯的了,低下了头。她真的很小,小的不细心的老师都发现不了她,可她日后的成绩却是我们这个年级的第一。
   下课后,我们都活跃起来,相互讨论着同学。只有她依然坐在座位上看着书,她有一双又大又明亮好像会说话的眼睛,一条整齐的马尾扎在脑后,显得非常可爱。她不爱说话,即使有人与她搭话,她也是礼貌性地回应一声。更多的是她那让人难忘的微笑,一笑便露出两排糯米般的牙齿和一双浅浅的酒窝,精灵一般。
   中午放学后,同学们陆续开始回家。我也早早收拾好书包,却迟迟没有离去。因为我在等她,终于,她开始收拾书包,走出教室。顺便把同学不小心踢倒的扫帚立在了门角。我在她身后小心地跟着,到底要不要和她一起走呢?我的心又纠结又害怕,但是,好奇心会解决一切的。我快步冲了上去,和她一起走着。她看到我,先是惊讶,然后是一脸天真可爱的笑容。你的家在哪里?我问她,却不敢抬头。就在前面的杨柳村。你呢?她又问我。南河村,我回答着。感觉越来越自然。噢,听父亲说,那个村离学校挺远呢。我笑了笑,也不远,玩着玩着就回去了。她也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叫啥?旺苗。你呢?燕妮。她的声音是那么清脆好听。一个岔路截住了正在聊天的我们,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我要走了,明天见。她挥挥手,我说,嗯,明天我在这里等你。她笑着转身走了,我还停在原地。直至她身影模糊,最后只能听见几声依稀婉转的歌声了。
   静谧的夜,是我们习惯的句号。
   天际的那一抹鲜红将我叫醒,我起了床。拿了母亲昨夜做好的馒头就冲出了门。我很快就跑到了昨天我们分开的那个路口,天还没大亮,月亮散发着幽幽的光。远处不时传出几声鸡鸣。月亮像一只明亮的手镯镶在蓝黑色的夜幕上。隐约听见浅浅的脚步声,我知道,那一定是她。随着那小小的身影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来越激动。看到她了。她笑着对我说,这么早就来了,一个人不怕吗?我说其实也没多久,我是男子汉,怎么会怕呢。我的话又使她笑起来,我们一起向学校走着,月亮在身后散发着幽幽的光。
   我们就这样每天上学放学,看着她回家,等着她上学。我们也越来越好,她也变得爱说话了,物极必反,所以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一天上午下课后,同学们都出去玩了。只有她在教室里继续看书,我和同学使了个眼色,他们马上会意。燕妮,和我们出去玩吧。没等她答话,他们已经把她拉出了教室。我坐在她那里,用笔在她的本子上画了大大的一头猪。画完后,我也跳着离开了教室。上课了,同学们陆续回到了教室。她也坐下了,看见了本子上的杰作。瞬间眼睛更亮了,几颗豆大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滚下来。看到这,我才知道我闯祸了。我不再高兴,把头深深埋进课桌,多么希望她能原谅我啊!但又觉得她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我的心像沉浸在冰海里,看不到一丝光芒。下午放学了,她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我想跟上去,又不敢和她同行,心里像被猫抓过的一团线一样乱。可是她好像减慢了速度,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几步冲上去。今天真的对不起,我错了。淘气的男孩总会主动认错的。没事,我不怪你。善良的女孩又总是善解人意的。后面说了什么,我记不清了,但清楚的记得她在路口分别时对我的笑,还是那么可爱。
   时间美好地渡过着,我要上初中了。村里的小学再也留不住我。父亲已经安排好去镇上的学校读书。当时第一个就想到,燕妮怎么办?想着想着思绪便在夜幕中安眠。第二天父亲带我去镇上赶集,路过商店,我想了一下,还是进去了,我挑了一个两元钱的手镯。是不是塑料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那是黄色的,像一弯月亮。
   最后一天放学,天空飘着雪。我们停在每天分开的路上。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更不会相见了。我有点哽咽,说不出话。我把手镯递给她,她先是一愣。然后又笑了,从书包里取出一条围巾给我。我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旺苗,你还会记得我吗?我用力点点头。她含泪笑着,默默地转过身,慢慢地走了。茫茫雪原上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我也擦干泪回家了。
   在家里待了一星期后,我便要去镇上读书。母亲给我做了一套新衣服,我却不怎么开心。父亲依旧骑着车送我。只是后面,再也看不到那辆马车,有的是被杨树包围着的小学。看到那里,心里不觉一酸,泪又涌了出来。别了,小学。别了,妮子。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还会相遇,只能靠冥冥中的那一双无形的大手了。
   月亮升上天空,像一只镯子。细细地闪耀着柔美的光芒,逝去的,终究逝去了,但也要感谢你在我生命中的昙花一现。或许,此时另一个地方的月光下,也有一个人细细地看,傻傻地笑。
  
   2014.10.31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三跪娘亲(散文) 下一篇:【军警】春兰(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