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春兰(小说)

【军警】春兰(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是1970年的春天,清风岭来了“知青”。
   大队长在广播匣子里发话:“公社派咱队一批‘知青’了喽,每个生产队分配三人了啊,也是春忙的时候了啦,队长们自己来选了呀!”我们那些“知青”哥儿、姐儿,就聚在大队的操场上,整装待命,接受挑选。
   那时,我才刚刚十六岁,个小人嫩,最后居然与“黑五类”子女的冬梅,成了生产队长们挑剩的“知青”渣儿。我拎起小提包儿,跑到大队长面前“抗议”:“队长,我可是根正苗红的红五类子女呀!”大队长赶忙“了呀”,说“你小兄弟也长得实在那个太小了点了呀……莫急,莫急!”我能不急呀,我都与“黑五类”的冬梅为伍了,能不急吗,“大队长,我马上就会长大的了呀!”不知道把大队长叫“队长”是不是有些不恭,我忙将“大队长”的“大”字加了重音。果然,大队长另眼相看,他说:“你呀,那就只好去春兰的女子耕山队了呀!”
   “女子耕山队?我是男的呀!”容不得我说一声“不”……“男的咋了啦?女子耕山队……全社学大寨的红旗!”队长抢过话来,坚决地转身,然后挥手,有一点当年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大手一挥的勇往直前,“春兰,你来一下!”已经带了三个“知青”姐儿就要走出操场的春兰,闻声回身,应了一句当时风行的辞令:“队长,请您指示!”“春兰,剩下的这两个归你女子耕山队了呀!”队长的“指示”,有点不容置疑。
   春兰的出现,让我眼前顿然一亮……春兰年轻,扎两个齐刷刷的羊角辫,很有点毛主席《为女民兵题照》诗里的“飒爽英姿”,与我想象的女队长不是婆婆、至少也是妈妈相距甚远……乜斜一眼我的未来“上司”:春兰也不长个嘛,我好像就矮她那么一个眉梢儿。不过,那晃悠悠的两扎羊角辫,在刷刷刷之间,让一双不大的眼睛也炯炯然有神起来!春兰把我从头到脚地瞅了一个遍,眉梢儿就那么爽然一扬:“一个还没长透的大男孩呀!叫啥名字来着?”“大家叫我小阳!”我脱口而出,想来真把自己叫小了,连忙改口,“大名章阳,立早章,太阳的阳!”似乎滴水不漏了。“还是叫小阳吧!”春兰卟哧一笑,好像也有点不容置疑,“你真的还小了点……”她接过我的小提包,一个军人的立正,“报告大队长同志,这‘知青’小弟就归我耕山队了!”稍息,提包,她朝队长拨浪鼓似地摇了几下羊角辫,戏谑一句,“谢谢队长大人了,我正缺一个跑腿的小帮手呢!”“你这个鬼丫头!”队长欲言又止,只道“去吧,去吧!”
   大队长在“去吧,去吧”的自言自语里,看着我们走远。“春兰队长,大队长好像和你还不止于是上下级关系吧?”我忍不住好奇心。“你小阳还很会观察的嘛!”春兰笑了,“那是我老爸!”
   女子耕山队驻扎在清风岭北麓,远离清风村。山路弯弯,一路蜿蜒。在春兰“小心点,山路滑”的叮咛里,我们一步一崴地走进北麓的深山老林……林深苔滑,鸟鸣风清。有扑鼻的馨香,“队长,什么花这么香呀!”我欣喜于这里素净的清香了。“兰花呀,春天了,北麓的山涧里满是兰花!”春兰很有些自豪了,“小阳你说,女子耕山队与兰花为伴,多好呀!”我知道女子耕山队的队长为什么名叫春兰了……就这样,我也跟着很自豪起来,“春兰队长,我无疑是女子耕山队的第一个男队员了!”春兰笑了笑,“算是吧?”不过,她作了一个补充,说,“我老爸还是耕山队的名誉队长呢!”
   堂堂大队长名誉一个小队长什么的,已不足为奇;但,女子耕山队确确实实是大队长的得意之“作”。在那“农业学大寨”的如火如荼日子里,大队长有心模仿大寨郭凤莲铁姑娘队组建一支女子耕山队。可那铁姑娘似的队长不好找,大队长煞费了一番苦心,最后还是读了几年村小学的小幺女春兰请缨,说“老爸,让我带一个女民兵排去试试如何?”不是说春兰不行,她风风火火当了三年女民兵营长,让民兵团长的老爸都自喟不如。但女子耕山队要在北麓开荒造田,风餐露宿的,大老爷怕也扛不住,何况一个女孩家的春兰,大队长打退堂鼓了。想不到,一个以民兵排建制的女子耕山队,在春兰的带领下干得红红火火。
   不到一年,七沟八梁变梯田,女子耕山队成了全公社“农业学大寨”的一面旗帜,让春兰这当大队长的老爸脸上顿时也生了光彩。每每在向来队参观的人“了呀”了一通“农业学大寨”的经验之后,他便喜不自胜,说“瞧瞧咱女子耕山队去了呀!”
   在欢迎新队员的队会上,春兰致辞:“章阳同志,女子耕山队欢迎你,你是红花中的一片绿叶!”掌声如雷,我感动了,我说:“女子耕山队是‘农业学大寨’的红旗,我以跻身于‘红旗’之下为荣,我一定要当好这一片绿叶了!”于是,我的案头小几上有了一盆兰花,墨绿的剑叶,清翠欲滴;挺拔的花穗,芬芳吐蕾……春兰说:“喜欢吧,就送你小老弟了!”“我喜欢春兰!”我又脱口而出,但马上就觉得自己出错了,“我……我说的是兰花!”“看把你窘的?”春兰笑了,说,“我也喜欢春兰呀!”
   “小阳呀,你还小,就帮我下山上山的跑跑腿吧?”春兰征询我对工作安排的意见,“说不定跑个一年半载的你就长高了!”我也不知道被春兰说成绿叶的我到山上来该做些什么,但还是斗胆自荐,说“我会写,老师都夸我将来准成作家!”“好呀,我们山里要出作家了!”春兰很高兴,说,“小阳,你就山上山下跑跑联络,闲下来时你爱写什么就写!”不过,我还是克尽职守,今天下山捎信,明天上山送药,有时累了烦了,便说:“队长大姐呀,你就让我干这啊?”“我说小阳老弟,不然等你长高了,老姐的队长卸任你当!”我说“你笑话我长不高是吧?”“那里,那里,我老姐盼你长高还来不及呢!”
   也真是料所未及,还不出一年,我的个头儿居然嗖嗖然地长高起来,春兰说:“怪了,小阳,你吹汽球似的,一忽儿就高出我一个头了!”我也觉得奇怪,怎一下的就高过春兰的眉梢了呢?“大概天天上山下山地把腿给拉长了吧?”春兰又笑话了,说,“再也不敢把小阳你当小老弟了!”
   大概我已真的长大了,从小萌生的文学梦一夜里也长了个……我的处女作《春兰飘香》一炮打响,在省报登了个头条。春兰看了,“我没那么高大呀?”她说,“我名字其实叫春男的呀,我老爸连生五个闺女,到我了还没打住,只好起一个名字‘春男’,盼望着像男孩一样把我养大起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镯子般的月亮 下一篇:【轻舞】两个人的出租车(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