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字·八月征文】 我与残疾夫妇的故事 (小说)

【文字·八月征文】 我与残疾夫妇的故事 (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字·八月征文】 我与残疾夫妇的故事 (小说) 二十年前,也就是1991年正月。
   因工作需要我与老公在一个乡镇驻,听说一个残疾人的房子便宜,我跟老公便租了下来。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外号“没(木)手”,因为他只有一只左手,右手没有手指就是一团肉瘤,右脚还稍微有跛。初次见面感觉这人不擅言谈但很面善。论岁数应该称他为长辈,可是他不答应,非让我们喊他大哥,他说他的女儿才八岁,我们也没细问。为了方便,房东大哥用树枝在院子中央夹了一道篱笆墙,他住三间,我与老公住两间。由于工作我经常不在家,只是晚上回来睡觉。
   有一天回家来,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在大哥那边院子里,一个木头柱子上用铁链子锁着一个女人。女人蓬头垢面,棉衣棉裤又脏又破,铁链子锁住了她的一只脚,她身边还有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在玩耍,原来这就是那个傻大嫂与她的女儿。从邻居口中我知道了原因,由于大哥残疾迟迟说不上媳妇,经媒人成全他娶了这个重症精神残疾的女人,婚后生下一个女儿,可是傻大嫂根本不能自理,还到处乱跑,大哥又当爹又当妈抚养着女儿,还照顾着她。租房子时大嫂跑丢了,找回她以后由于大哥忙于活计照顾不上她,所以用铁链子把她锁住,邻居说这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我看到她被锁在那里心中总觉得不是滋味。
   有天我在家,大哥出去干活了,院子里依然是她们娘俩,小姑娘端着一碗面条在喂她,也没有筷子,就用手抓面条,我赶忙过去接过了小姑娘手中的碗,想喂大嫂吃饭,可是没有筷子,我就去她房里找筷子。进入大哥房间一股臭味扑面而来,眼前的情景依然让我惊诧。床上纷乱,满地杂物,锅碗瓢盆油腻灰尘,靠门墙角处还拴着一只羊,羊粪杂草堆积在墙角。臭味熏得我作呕,我赶忙拿了筷子跑出来,用筷子挑着面条喂大嫂吃。大嫂吃完后,我去把羊牵出来给他们收拾屋子,我把床上地下打扫干净,锅碗瓢盆刷洗完毕,又把他们脏衣服洗出来,给小姑娘洗干净还给她扎了俩小辫。小姑娘可高兴了,欢欢喜喜的去找她奶奶,她奶奶七十多岁了一身病行动不便,根本照顾不上他们。天黑时大哥回来了,看到家里的变化老实忠厚的他没有对我说谢谢,只是对我傻傻的笑笑,然后哭了,看到他哭我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也陪着他掉泪。那晚上老公买了酒菜,我们与大哥一起吃的饭,大哥与我们谈起他的家史。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这样照顾着他们,这本来是很平常的事,是举手之劳的事,可是消息不胫而走,全村乡亲与大哥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没手(木)”家住了一对心眼好的小两口 。后来只要我在家,婶子大娘们,小孩们都来找我玩,她们亲切的叫我“香妮子”,小孩们 就喊我“小香姑”,善良的村民们还经常请我们吃饭 。
   那年六月,大嫂病逝了,虽然她傻,但是相处几月对她我也是有了感情,她的去世让我哭了几场。而那时,我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本来想早早回家待临产,可是由于工作没忙完,又因为大嫂过世,我们就多待了些日子,想到临产时提前一月回老家。可是意外就在此时发生。
   八月的一天,正值玉米秋收,村民们忙的不亦乐乎,老公也帮大哥去地里干活了,我突然肚子疼痛难忍,由于年轻自己不知怎么回事,挣扎着去问邻居大娘,大娘一看吓坏了,她说你这是要早产,说我自己不知咋“赃”着了,大娘招呼人把老公与大哥从地里喊回来。那时候全村也没有一辆机动车,大哥把玉米从驴车上卸下来,大娘帮忙铺好被褥用驴车把我送往二十里以外的县城医院。到了医院门口,老公不知怎么大叫一声,原来他的右脚大拇指被车上的铁钩挂着了,整个脚趾盖被完全掀掉了,血流如柱。而我却肚子疼得大叫不止,大哥急的把我抱起来一瘸一拐的送往急救室,有的村民这时也骑着自行车赶来了医院。儿子就这样提前一月降生了。
   从医院回来到家,发现院子里站满了村民,婶子大娘们都来祝贺我母子平安。她们说这是阎王爷跟我开了个玩笑,说我吉人天相,老天爷看我心眼好没要我的命。呵呵,反正我什么也不懂,没认为那么严重。满月过后,老家人来接我们回家了,临走那天,好多的村民来送我,大哥家八岁的小侄女哭着不让我走,大哥躲在屋里哭,不敢出来送我,我也是哭的泣不成声,邻居大娘抱着我儿子哭着说:“香妮子,孩子的名字我给他起,就叫他“飞”吧,他在这里生的,这里是他的家,以后长大了让他飞到老家来看看。”我抽泣着告诉大家:“我不会忘恩的,我会每年来看您们,我母子的命是你们救的,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娘家。”婶子大娘们 都恋恋不舍得挨个抱抱我的儿子,流着泪送我上车······
   二十年来,我每年与老公带着儿子去看大哥与村民。而大哥也会来我家,每次来我都给他买上新衣服,让他一身新的回家。2000年我盖第一套新房子,大哥骑着自行车二百里路来了,给我送来了三千块钱,我知道那是他省吃俭用攒下的全部家当,我与老公执意不收,怎能用他的钱,身体残疾,靠卖一点小百货维持家,还要养老娘。晚上在这住下喝着酒,不擅言词的大哥又哭了,他对我们说:“香妮子,虽然你们叫我大哥,可是在我心里我早已把你当闺女看了,你别怪大哥这么说呀,这个钱你不要,是看不起我吗?”说着他竟哭出了声,我与老公都掉泪了·······
   由于这几年老出事,到现在我已三年没去看大哥了,非常的挂念他,他女儿早已远嫁他乡,大哥已七十多岁,孤苦伶仃的。
   这是我人生中经历的平常故事,一个难忘的平常故事,一个举手之劳给我带来的“财富”的故事,什么是财富? 我有我自己的见解。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午后 下一篇:【西风】挪位 (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