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风】挪位 (小说)

【西风】挪位 (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挪位 (小说) 莫续友推开门,于欣娜像一只八爪鱼缠了过来,撅着小嘴,扭动着腰肢,肚子贴着老莫的小腹左右蹭着,弄得老莫心痒难挠。
   老莫半拖半抱地把欣娜弄到沙发上,让她在自己的腿上坐下。双臂环着她的腰,蜻蜓点水般在欣娜的面颊上嘬了一口:“宝贝儿,知道我为什么这时候才来?这不到了年底了么?我得候在家里收礼呀,不然,都让那黄脸婆给划拉了去,可就老鼠洞里倒拔蛇,难了。”
   欣娜回嗔作喜,仰起脸笑看着老莫,伸出一只白皙的小手,几根指头上上下下地晃动着:“我的呢?进贡吧。”
   老莫变戏法似的,手里多了一沓卡片,拍了一张在欣娜的手心:“喏,这是五千的美容卡,够你用一阵子的了。”又把剩下的几张放在欣娜手里:“这几张是几个大超市的购物卡,加一起也好几千呢。”
   欣娜拉下脸,冷笑道:“打发要饭的哪,以为我不知道,你哪个节不是几十万的进账?给我这么点不够塞牙缝的,还说疼我呢。”将几张卡扔在地上,滑下老莫的腿,将脸扭过一边去。
   老莫并不忙去捡卡,从怀里抽出一条大中华,讨好地捅捅欣娜:“我的小姑奶奶,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呢,拆开看看?”
   欣娜接过香烟,鄙夷地撇着嘴:“哼,一条烟,值几个钱?”
   “呵,别小看这条烟,其中大有乾坤呢,不是送礼人一再暗示,差点让那贼婆娘拿去,没准送礼品回收店孝敬谁了呢。”
   欣娜急忙拆开,拿出一包烟,打开盒盖,哟哟哟,哪里是香烟?烟盒里塞满了裹的结结实实的毛老头。估摸着,一盒里不下五六千元,那这条烟便是好几万哪,真难为这送礼人用心良苦哦。
   欣娜还想仔细数数,老莫拽过烟盒,扔在沙发上:“好了好了,明儿没事慢慢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可不能亏待我这送礼的吧?”边说边急不可待地抄起欣娜,向卧室走去……
   腊月二十九的晚上,老莫陪着欣娜逛超市,大包小包地买了一堆东西,刚回到那个温暖的小窝想歇歇老胳膊老腿,手机响了,老婆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老莫,快回家,不得了了,咱家遭贼了。”
   老莫闻言,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什么什么?你是怎么看家的?偷了多少东西?”
   老婆的声音几近嚎啕:“没了,全没了呀。墙上那保险柜里的东西全没了呀,我就去了我妈家一趟,送了几条鱼,几只鸡什么的,就这空儿遭贼了,哎呀呀,我的天呀,这可怎么办哪?”
   老莫抓起车钥匙,冲了出去。
   一路上,他想想就心疼,好像身上的肉被一片片、一条条、一丝丝地往下割。割的血淋淋的剩下个骨架子。
   这些年,他也送过礼,点头哈腰地看着上司的脸色,说些言不由衷的鬼话,这才爬到现在的位置。然后,他像那些上司一样,故作矜持、目不斜视地说两句客气话,看着人家放下价值不菲的礼物。
   常言道:外有挣钱手,家有藏钱斗。他收得的财物,零头孝敬了小三儿,大头却都是老婆收了去。那只保险柜里究竟装了多少值钱货,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这下,全完了。
   顾着心疼钱,却忘了红绿灯,待到回过神来,只听得“轰隆、咔嚓”一阵响,小车早被一辆大货车撞的翻了540度……
   醒来时,老莫躺在医院里。这家伙命大,除了脸上手上蹭掉几块皮,伸伸胳膊腿,似乎不少什么零件。心里惦记着家里,却又觉得身上哪儿不得劲。老婆说:“反正你上了保险,又有公费医疗,索性彻底地查查吧。”
   不查不打紧,这一查还真查出了毛病。脑部CT显示,大脑里有一个黑色活动着的东西,形状就像一只八爪鱼。面对片子,医生犯了难:“行医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是个什么东东?说是肿瘤,却是活的,张牙舞爪的,难道是异物入脑?”
   心电图室,年轻的女医生把一个个电钮按到老莫的手脖脚踝和左乳周围,却探不到心跳。女医生看着老莫啪嗒啪嗒的眨着眼,而且那眼还总溜着她的胸部。这分明是个大活人,咋就没有心跳呢?便把这个疑团又推给彩超室。
   彩超屏幕上,老莫的左胸有个拳头大的黑窟窿,那颗不知是红是黑的心脏不翼而飞。而在右腰肝胆下方,赫然挂着一颗心。
   听到这些检查结果,老莫手脚发凉变了脸色。他不知道咋的一场车祸内脏挪了位。
   婆娘见状,忙上前安慰:“老莫,别担心,我把家里丢的东西写了详细的清单,已经交给派出所了……”
   老莫一听,脑袋一“嗡”,昏了过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字·八月征文】 我与残疾夫妇的故事 (小说) 下一篇:【雀巢】如此推销(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