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年

流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人开始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试图用知识改变命运成为农村孩子最有力的坐标,父母也是宁肯自己脚蹬黄土,背朝天,也不愿让子女重蹈复辙,可是农村人还是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女孩子往往上学的几率比男孩子低,计划生育后甚至不时有被遗弃的女婴。陆路村有个叫杨锴的光棍,他说话结巴,说话时还总是不停地摇头。他爱笑,笑时眼晴眯成一条缝。他走路三摇两晃,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可是他总是嘿嘿一笑了事。
   邻居马大婶是个好心人,她帮杨锴种着六亩地,并且每顿饭都让他在她家吃,一个早晨,在摘棉花的马大婶,突然笑盈盈地说:“我说杨锴,你这样子,没儿没女,将来老了谁管你,就说有一天病了,谁能像自己儿女一样伺候好你。还不如领养一个女儿,这样老了也有个依靠。”“领……领……养……”,他笑得眼晴眯成了一条缝,太阳照着他黝黑的脸,额角有汗珠淌下,他仍用一只手摘棉花,“谁……愿意……,把孩子……给我”。“我帮你领养一个,领个大一点的,起码过月”,马大婶摘着棉花,用一只手擦擦额头的汗,中午的饭,她是做好了带到地里的,她抬头看看四周,有的人开始回家吃饭,她起身拿过饭盆,白生生的大米饭,凉拌土豆丝……。
   这年冬天,马大婶就从外面抱回来一个两个月大的婴儿,杨锴跑前跑后的给马大婶干零活,喂牲口,他买一套新衣服,晚上换了新衣服就抱着女儿逗,女儿粉嘟嘟的小脸似乎露出了微微笑意,也很少哭。马大婶很精心地帮他喂养着。
   起名锁锁的小女孩,很快两周岁,她能清楚的喊爸爸,但她不知道自已的妈妈在哪儿。她一岁开始跟他生活在一起,偶而马大婶来看看,他教她叫大妈,锁锁潜意识里没有妈妈的概念,只知道自己有个残疾的爸爸。锁销营养不良,七岁上小学,瘦小瘦小的,老师建议让上学前班,但是锁锁得到的父爱似乎比别的孩子多,每天爸爸都接送她到学校。小朋友都说她是从石头缝里憋出来的,她就问爸爸“爸爸我是谁生出来的?”的,他笑笑,说:“你是石头缝憋出来的。”锁锁就真以为自已是石头缝憋出来的。
   十二岁,锁锁上完了小学,他实在无力让她上中学,甚至更高的学府。他觉得,至少女儿扫盲了,认识了很多字,她完全可以用文字在人世间交流了。这就是她的命运,他希望锁锁的命长大成家后比这更好。
   锁锁很会照顾父亲,一日三餐,全由她一人承担。杨锴不忍心累坏了女儿。父女俩相依为命,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贫困人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夏天到了农活忙的季节,有时候,他就让锁儿去放羊。十三岁的少女,朦胧中觉得白已很弧单。她除了在父亲怀里撒撒娇,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朋友。因为和她同龄的孩子都在学校,即便有时间,她看到的也是歧视的目光,她羡慕他们,但又不喜欢跟他们玩。其实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鹅蛋型的脸,丹风眼,齐耳短发,俗称妹妹头,十三岁己经身高一百五十厘米。有了父爰的孩子,她也有一颗爱别人的心,她没有感到自已是不幸福的。她为这种有父爰的自由生活感到满足,放着十几只羊,不知不觉她多了一位朋友。
   他,同村一个辍学的孩子,父母勉强还是能供他上学的。虽然也是村里的贫困户,但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早早辍学。初一刚上完,`这个叫黑狗的男生就说什么也不去学校。他学习差,完不成作业,常被老师批评,被同学歧视。那种日子,在他感觉就是坐牢,不学知识也照样是人。他说:“锁,我跟你一起放羊,荒滩上你一个人害怕。”“我去荒滩,那儿不是有地,有干活的人,我爸中午就让我回来,害怕什么呢?”她摸摸他的衣服,“你穿得太厚,不热吗?”“热了可以脱,铺上衣服在树下还能睡觉。”他指指前面那颗大杨树。我给你搭一个房子吧!你天天可以在房子里睡觉,说着她去拾树枝,他愣了一会,他觉得跟她搭房子很有意思,他经常看到父母修补房子,就玩一玩夫妻游戏吧!他很快将周围的砖块,土坯拾到了一起,两小时后,一个用树秧围成的房子在他们面前建好了。四周用了一些石头和土块,土块缝隙之间栽了些树杆,顶用树秧蓬起,“我和你玩狼吃娃娃的游戏,谁输了,谁脱衣服睡,咱们不是有房子吗?”黑狗的眼晴直直地望着她,似乎用成人的语气对她说。“行吧,不过我是女的呀!要我输了,也脱衣服吗?”“当然。”他们很快找了些小石子当娃娃,小木棍当狼,玩起了狼捉娃娃的游戏,很快锁输。按照事先约定,她脱光衣服,也许是女孩子的羞涩,她让他到远处些。他去了,可是他好奇,一会他又进来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此时却激情燃烧的冲动起来,……
   中午荒滩上静悄悄的,庄稼地里没一个人影,玉米的叶子失去了碧绿的颜色,金黄色的麦穗等待着勤劳的庄稼人,太阳的光芒普照大地,似乎没有人烟的荒滩,也有一份生气,却住着一个少男少女。
   慢慢的,锁锁有了各种反应,她老不吃饭,呕吐,她爸带她去看医生,医生说肠胃不好,营养太差,可是化验后却揭开一个惊天秘密,锁怀孕了。
   锁知道了爸爸在骗她,她是妈妈生出来的,不是石头缝憋出来的。
   两个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至此隔离了。好事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么大的孩子也能怀孕”。人家男孩没事,女孩可是毁了。两家爆发了一场战争。这时马大婶出面了,义愤填膺的马大婶让他们家黑狗娶了锁锁,可是李黑狗的父母说什么也不肯,他们说:“儿女一辈子的事,不是双方父母能做主的,让他们长到二十二岁自己做主。”最后达成协议,赔偿女方家精神损失一万元,二十二岁结婚成家。一场孩子之间的争吵结束了。不久李黑狗去了矿山。
   杨锁锁堕胎后,在家帮父亲种地,她似乎明白了人世间的许多事,她说:“爸爸,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要结婚?”她不喜欢李黑狗,所以将来不想和他结婚,她想找一个有学问的,将来住楼房,将来让爸享受。“孩……子,爸老了,只要……你……过好了,爸……就高兴”。
   转眼杨锁二十岁了,她明白了许多事情,她知道自己是父亲领养的,也明白了男女之间的那些事。世界就是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使世界更精彩。男人和女人演绎着许多故事,好的,坏的。她感谢父亲辛苦养育了她。她想着李黑狗,那时他也是孩子。他承担不起责任,但是他很幼稚的占有了她的身体。她只当是过家家,只当是一种需要的欲望,要不她怎么没保护好自己呢?如今,锁锁已经长成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身高已有一百六十五厘米,长发如一潭瀑布自由披散。此时她决定嫁给李黑狗,做李黑狗的妻子,一生一世。离他们的约定,还有两年,她征求父亲同意后,去找李黑狗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墨】《骗》 下一篇:【月光】不是万能的法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