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月光】不是万能的法律(小说)

【月光】不是万能的法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信徒们宣扬:“世上有上帝存在,上帝创造了宇宙万物,他是‘全能、全知、全善’的。”上帝果真是无所不能的吗?有智者提出了一个“全能者悖论”:假设上帝存在,他能否创造出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如果能创造这样一块石头,说明世界上仍有上帝举不起来的物质,那么,上帝肯定不是全能的;如果不能创造这样一块石头,说明世界上仍有上帝创造不出的物质,那么,上帝又怎么能称为全能呢?世上是否有上帝存在,我们虽无从考证,但上帝“无所不能的”的说法,一定是不合乎逻辑的。
   我从事司法工作三十二年,对法律一向很敬畏。可是,如果有人询问如何运用法律去解决问题,我也许会问:“一定得用法律吗?法律可不是上帝哦!就是上帝也不是全能的。”
   我的男同学——吉,很聪明,很英俊,很好学,很多人都称赞吉前途无量。可是,二十五年前的那个中午,祸从天降,吉在参加朋友婚礼的时候不幸被炮竹炸伤了双眼。倾家荡产、五湖四海都没能治好吉原本炯炯有神的明眸。无奈之下,吉求助于我,想通过法律解决问题。我请吉冷静地梳理一下,当前有哪几类问题需要解决。吉把问题粗约归纳为:经济问题、精神问题、身体健康问题、婚姻家庭问题四大类。我很心痛,给吉重新进行了分类,那就是:可以用法律解决的问题、不可以用法律解决的问题。并举例说:“结婚生子等问题法律是不能够越俎代庖的。”
   经过一年左右的艰辛努力,吉照我给他的归类,基本解决好了那些可以用法律解决的问题,依法取得了十几万块钱的赔款。一天,吉精神萎靡、脏兮兮地在其小弟祥的搀扶下和我会面。吉凄然地告诉我:准备用自己的余生去解决那些不可以用法律解决的问题。我陪老同学就了餐,说服吉、祥兄弟去洗脚店洗干净他们的臭脚,用自行车将吉、祥送至那个年代县城唯一的汽车站,让他们回了乡下。此后几年,我去吉的家乡寻找过吉几回,邻居们介绍,吉自那次回家后就外出了,以后也没见其回过老家,我和吉从此失去了联系。
   上周,一位西装革履、富态、和睦的中年人找到了我,他称自己是祥,吉的弟弟,二十余年前,我请他和哥哥吃饭洗过脚。二十余年了,终于有了吉的消息,我很激动,急切地向祥问起了关于吉这二十余年内的一系列情况。祥笑眯眯的,没有正面回答我连珠炮似的提问,只是说吉现在想见我,把我拖入了一台别克内,一车开到县城广场附近的一家崭新豪华的大型洗脚按摩城旁。天啊!吉!我一眼就认出了恭候在门厅外的吉,尽管西装革履,撑一副宽边黑眼镜,吉右脸庞上被火药烧伤的小疤痕还是没有躲过我的眼睛。亲切会见后,我责怪吉、祥把我带入如此豪华的特殊去处。吉、祥都笑了。祥骄傲地说:“这是我们兄弟新开的盲人洗脚按摩城呢!”“嗯!一开始,我和弟弟拿着那些赔款四海为家,闯荡江湖五年,钱快花光了,也没有搞出什么名堂,还是弟弟的一句话,让我们有了发展的契机,又有了现在的事业啊!”吉纠正说。
   “哥,你说错了,不是因为弟弟我的一句话,是因为你老同学做的一件好事,才成就了我们呢。”吉、祥云里雾里的话把我搞糊涂了,我迷惑地望着他们。
   吉、祥兄弟把我请到他们宽敞、简洁、温馨的办公室,向我描叙了一位盲人不屈不饶艰苦奋斗的经历……
   那个寒冷的冬天,吉二十六岁了,父母早逝,家徒四壁,无妻无子,与小弟祥相依为命,心烦意乱的吉不知道暗无天日的余生怎么度过,决定暂时离开令自己心酸的故乡,由弟弟陪着外出走走。第一站,他们去了长沙,在橘子洲头租老民房住了一年,吉大多数的日子是由祥陪着在湘江傍听涛,吉在静思,为什么自己命运多舛,意图平复心态,吉做到了。第二站,他们去了广州,在广州郊区也租民房住了一年,吉大多数的日子是由祥陪着和湖南在此打工的人们聊天,吉想一方面以此度日,一方面试图寻找自己的出路,一年后,没有任何进展。第三站,他们去了南宁,在城郊租一间小门店出售蔬果,吉大多数日子是坐门店,吉在此慢慢学会了盲人求生活的基本本领,可是入不敷出,只得放弃。第四站,他们又回到了广州,一住就是两年,吉或守租房发呆,或和打工仔们聊天,祥打工挣钱,祥一个人的收入不够,就用吉的那些赔款贴补。
   五年下来,手头居然只余下三万余元了。兄弟俩觉得,这样下去,今后就无法生活了,于是决定回老家慢慢想办法。祥年轻,很郁闷,收拾好行李退了出租屋后对吉说:“哥,我们在外面熬了五年,没有找到好门道,也没有过多少舒心的日子,去就近的洗脚城洗一回脚再回去吧。”祥对在县城的那次洗脚印象颇深。
   吉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弟弟,同意了弟弟这个小小的请求。
   吉、祥兄弟进了最近最普通的那家洗脚城,居然是一家盲人店。一场舒舒服服的洗脚按摩下来,吉在黑暗中感觉到了光明:“盲人可以洗脚按摩,盲人可以开店。”他终于开窍了,决定不走了,他筹谋自己开一家简易盲人洗脚按摩店。此后一个星期,他天天请弟弟陪着到这家店来洗脚按摩。祥对吉的想法心领神会,知道哥是带自己观摩学习来的,祥把看到的一切牢记于心。
   一个月后,吉祥兄弟盲人洗脚按摩店悄悄开张了,就一间房,三张床,请一个打工妹。一个对年后结账,连吃带用净赚两万块。从此吉、祥兄弟真的很吉祥了,他们一发不可收拾。由吉、祥兄弟亲自当洗脚按摩师,到兄弟俩改当洗脚按摩导师,再到兄弟俩聘请洗脚按摩导师培训那些洗脚摩师。盲人洗脚按摩店越开越大,越开越多,越开越高档。
   这么说吧!吉、祥兄弟现在可是广州那片郊区洗脚按摩行业的大佬了。大小一十几家洗脚按摩店,吉、祥都安排了经理人。现在回县城花两三百万装修的这家连锁店,是用来自己管着修身养性的。吉、祥兄弟在外地二十余年,结婚生子后,现在想家了,带着老婆孩子回家过舒服日子来了。
   法律是帮助吉的,仅十几万而已,令我尊敬的吉、祥兄弟,高唱《国际歌》,解决了法律所不能解决的问题,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创造了自己的幸福,有了现在令人瞩目的骄人业绩。
   智者说过:“法律不是万能的,没有法律万万不能。”权且把“法律万能”当成是人们美好的愿望吧!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 下一篇:【天涯】苦情(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