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不幸

不幸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当愚昧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乃是这个世间最大的不幸——题记
  
   现在作家们有一个协会叫“作家协会”,作家里面又有写小说的和写散文的,于是又有了“小说家协会”和“散文协会”。当然,也不能忘了写诗歌的,所以还有个“诗人协会。”我的同桌是位诗人,但是没有加入诗人协会。
   他对外宣称,说他自己是不屑于“诗人”这个称号的,自己只想安安静静的创作。但他还是自称为诗人。
   最近我的诗人同桌出了一本诗集,让外界受到了好大一阵轰动。诗集真的只有一本,是他自己拿笔记本做的。我的前后桌都受到了轰动,他们都没想到我的诗人同桌还会写诗,他们原先只知道我的诗人同桌门门挂科,处处挨批。
   诗人同桌出了诗集自然不能闲着,先是把他的诗集在班里传着看。第一个受惠的当然是我,无奈我的作业太多匆匆瞄了几篇,对他说都写的不错就还给他了。虽然,我一点都没有看进去他写了什么,但是用批评打击来得罪人这种事不能干。除了自己深深的自责不懂文学作品的内涵外,我还为我的诗人同桌加油打气。
   诗人同桌的作品在班里一会儿就传看完了,让我不得不震惊我们班同学阅读速度之快,至于他们有没有看进去我就不知道了。
   后来,诗人同桌又把他的诗集给语文老师看,不过他坚持说这是学者间的交流。语文老师给了他一段含蓄的评语,含蓄到让我一点都不明确是好还是坏,我不知道我的诗人同桌看没看出来。
   评论末尾,注有一句“有创作之心是好事,但还要以学业为重。加油!”。这句话加上表点符号共有二十一个字,可诗人同桌似乎只看见“好事”和“加油”这四个字,认为这是老师对他的赞赏。
   就这样,得到了语文老师所谓的赞赏后,我的诗人同桌开始自称为诗人,并开始了他的文学创作历程。
   诗人同桌把写作当成工作,本来学习就不好的他,又有了理由不好好学习——我有更重要的事——高大上的文学创作。
   一般的学校里都会有个文学社,旨在“发掘文学新苗,培养写作爱好”。其实发表的都是些碎碎念的姑娘们的碎碎念,一些痴情男子假煽情的小文章。我们学校也有一个这样的文学社,还不定期的出版一些免费的刊物。
   那些免费的内部刊物,只有文章发表在上面的“作家”们才会仔细看。整得还跟正事一样,品头论足的发表意见。
   那本杂志里的文章文青病很重,作者大多装文艺无病呻吟,写作的质量可以和小学五年级的水平相媲美,就是那种放到厕所充当手纸还嫌多余的杂志。
   我们班上的人是没有在那本校刊发表过文章的,我的诗人同桌一得知这种情况后,一种被历史赋予的使命感就被激发出来了。他决心成为我们班第一个在校刊上发表文章的,还打着要复兴本班的文学素养。
   我就一直纳闷,我们班的文学素养都没“兴”过,怎么“复兴”啊!他就打着这样一个名号开始埋头创作了。
   文学社的杂志又办了几期,都没有看见我同桌的文章,看来要想把本班的文学素养复兴起来,对于我的诗人同桌任重而道远啊。
   到了学期末,诗人同桌的诗作还是没能发表。看着课桌里那一大叠说得比唱的还好听的退稿信,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诗歌这种东西太深奥了,不是这种文学社小编辑能懂的”
   然后,我的诗人同桌开始写他以前认为低俗的小说。
   小说要是写的好的话,也是有意义的,写的不好的才是低俗。
   他这样解释低俗的小说。似乎他的水平已经到了不低俗的地步。
   几天之后,他的小说完成了,又开始投稿。我是不知道他的小说低不低俗,但是文学社在他的口中变低俗了。
   “这种小小的文学社,怎么会懂文学”
   又经历几次退稿后,诗人同桌再也不向学校的文学社投稿了,转而向外面的报社投稿。
   他选了一家我们市里的一家小报刊,就是那种广告可以打得漫天飞舞,占四分之三的版面,作者少得只剩编辑,编辑少的只剩主编,口号恨不能打上“只为赚钱”,站在街上送给路人别人还嫌占分量的杂志。
   我的诗人同桌可不嫌弃它,反而认为这里将诞生一位作家。
   诗人同桌认为“诗人”这个称号,只能给只会写诗的人,像他这种既会写小说又会写诗的应当叫作家。
   就这样我的诗人同桌变成了作家先生。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作家先生的大作还是没能够发表。
   他想了许多办法,就是没有想到过放弃这个词,他的这种坚持不懈让我感到由衷的佩服。
   这时候,周围的同学开始劝他放弃,毕竟文学这东西不是谁都能搞的。
   看到这个情形,让我想到了一部电影中的一段情节。
   电影中的男主人公是一位推销员,他的工作低贱遭人鄙夷。然而让他面临巨大压力的不是来自他推销顾客,而是他的家人。家人们觉得他从事的工作降低了他们的身份,非常不赞同他接着做下去。后来,这个受到家人冷嘲热讽推销员发了财,家人们对他格外的亲切……
   这让我不得不联想到我同桌的未来——就是这位接受了许多次失败的待定作家,以后真的成为了一个作家,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都要成功。
   过了一段时间后,学校组织学生统一参加一个知名的文学大赛。同桌一展宏图的机会来了。
   在稿件统一交付的前几天,同桌找到我们班所有参赛的同学要和他们讨论。
   他开口就是,以我多次参赛的经验,让我来告诉你们该怎么写……
   这句话顿时下跑了不少人,但还是有两个留了下来,听他的指导。
   一个月后奖项下来了,除了我的同桌和那两个与他一起探讨的同学没有奖外,其他的参赛同学都得了大大小小的奖。我的同桌低着头没有说话。
  
   后记
   过了一个星期同桌终结了学业,跟随他父亲去南方打工。
   我在他留下来的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陀螺之所以会转在于它是陀螺,作家之所以会写作在于他是一位作家。后面没有署名任何诗人和作家的称号。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古情新说(小说) 下一篇:【江南】桓氏子治家(散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