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走不出的雨季(微型小说)

【荷塘】走不出的雨季(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阳和月是初中同桌,毕业后,月上了高中,而阳却去外地打工了。
   阳知道月酷爱看书,因此,隔三差五地会给月寄书,每次都会在书里夹一封短信,而月从来都没有回过。月想,只要自己不理阳,过一段时间,阳自然也就不会再给自己寄书了。
   岁月就在这种波澜不惊中悄悄地走过。转眼,一年过去了,阳又回到了家乡,向亲友借了一些钱,在加上自己打工的积蓄,买了一辆三轮车和一台电视机。白天开车跑运输,晚上放电视。
   应该说,阳是很有经济头脑的。从村里到镇上有七八里路,当时村里人到镇上办事或买东西,大多只能靠步行,因为这条路上根本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再加上能够买得起自行车的人家是少而又少之,更何况,即使有自行车,有些东西也是无法驮回来的。因而,村里人到镇上办事,尤其是买肥料之类的东西,极为不方便。
   自从有了阳的三轮车,村里人到镇上就方便多了,阳收的钱也不多,坐一次收一毛钱,又不是天天坐,一般家庭还是能够承受得起的,因而,阳的生意很红火。
   那个时候,村里刚通电,阳是村里第一个买电视机的人。之前,村里的后生姑娘想看电影,只能到镇上的电影院去看。自从阳买了电视机后,村里人都喜欢去阳家看电视剧,比看电影还过瘾。但电视剧看了上一集,就不能不看下一集,每天都去看,自然不好意思,于是就给一点报酬。阳家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的电影院。
   月,终于没有管住自己的好奇心,那天晚上还是去了阳家。阳看到月,先是一愣,接着就把月领到最好位子上坐下。在电视快结束的时候,阳送给月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月也只能收下。可是,从那以后,月就再也没有去过阳家了。
   那天,天刚麻麻亮,月就出门了。已是深秋季节,一股湿漉漉的寒气迎面扑来。似乎下雨了,只是细微得让人几乎察觉不到。月心里犹疑着是不是要回去找一把伞,然而,当她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屋子,想到要找火柴去点灯,再提着灯去找伞,一向怕麻烦的月果断地决定继续前行。
   走了一段路之后,月就后悔了。这雨尽管没有大到需要打伞的地步,可是,时间一久,也在不知不觉中沾湿了头发和衣服,而且,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现在要想再回去拿伞是绝对来不及了,月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然而,没有走出多远,月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马达声,阳的三轮车贴着月停了下来,阳从座位上探出头来,示意月上车。月略一迟疑,很快还是上了车。
   从那以后,月很奇怪地发现,每天凌晨月上学的时候,总是走不多远,阳就会很巧合地把车停在月的身边,然后招呼月上车。月也试图过给阳钱,可是,阳的态度很强硬,并说这是对他的极大侮辱,吓得月再也不敢提钱的事了。
   细心的月发现,大多时候空落落的车厢只有她一个人,阳默默地开车,到了学校门口,阳停车,月下次,阳点点头,月挥挥手,两人很少说话。
   阳非常喜欢捣鼓新鲜玩意,有一天早上,在月上车后,阳突然对月说:“我买了一台录音机,你唱歌很好听,哪天去我家录音吧。你堂姐华就经常去我那儿录音。”月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其实,月真的很想去,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歌声录下来会是什么样的,但,月最终还是没有去。
   那年,月的父亲在村西头盖了三间新瓦房,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家,因而很安静。那年,月要参加高考,而妹妹则要参加中考,于是,姐妹俩在新屋搭了一张床,每天吃过晚饭,就结伴到新屋子里看书。
   有一天夜里,月和妹妹正在屋里看书,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间还夹杂着叫喊声。尽管口齿很不清楚,但是,月还是听得出来,那是阳的声音。就在月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又传来月的另一个同学平的声音:“月,你把门开一下吧,我是平。”
   平搀扶着连站都站不稳的阳,进屋后,硬把阳摁在床沿上坐下,阳满脸通红,两眼迷离,一个劲地说:“我要喝酒。”
   平解释说,他们几个老同学在一起吃饭,阳似乎很不开心,一个劲地喝闷酒,饭还没有吃完,就嚷嚷着要找月,谁都拦不住,平怕他在路上摔倒,就陪着他来了。
   月惊讶地看着阳,她觉得阳好陌生,也好可怜。平就跟哄小孩似的对阳说:“我们还是回去吧,人家两个小女生会被你吓坏的。”阳也跟一个听话的孩子一样,歪歪倒倒地站了起来,含含糊糊地说:“嗯,我们——回去,不能——不能吓坏了——月。”
   那一夜,月久久地无法入眠,她朦朦胧胧地觉得,自己实在是对不起阳,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恍惚中,她想起了初中的一件往事。
   当时的山村,很少有女子烫头,如果有那么一个两个烫成了卷发,总会招来村民们的非议,在他们的眼里,烫卷发的女人都是些不正经的小妖精。而月天生就是鬈发,因此,在上学或是放学的路上,总有些不明究里的顽童窜前窜后地乱喊:“小妖精,不学好,烫头发,鸡窝窝,鸡生蛋。”每当这个时候,月就会不知所措,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而每次给月解围的都是阳。阳身材魁梧,又练过武术,他只要晃晃拳头,大喝一声:“你们都给我滚!”那些孩子就会作鸟兽散。
   想到这里,月的心里流着长长的泪。
   那年秋天,月上了大学,阳卖掉了三轮车,又一次去了外地。
   再不久,月听说阳与堂姐华恋爱了,月很高兴,打心眼里希望阳幸福。可是,当月再次放假回到村里,碰到了初中的老同学芳。芳劈头就说:“阳结婚了。”
   “不会吧,”月很惊讶,“这么大的事情,堂姐不会不跟我说的。”
   “你不知道啊,阳没有跟你堂姐结婚,而是跟邻村的一个女孩结婚了。”芳不无遗憾地说。
   “怎么会,他不是跟堂姐……”
   没等月说完,芳就抢着说了一大串。原来,华在初中的时候就喜欢阳,只是阳的眼里心里只有月,华怎么都无法走近阳。月上大学后,阳才彻底死了心,于是接受了华。但华的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她老是不甘心地问阳:“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月?”
   每次面对华的纠缠,阳都是沉默不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华又一次追问的时候,阳却突然爆发了:“我就是喜欢月!”于是,华伤心地离开了。
   阳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喝了三天的闷酒,不多久,竟闪电般的跟邻村的一个女孩结婚了。阳结婚那天,华哭了一天,眼睛肿得无法见人,之后出门,就只能戴着墨镜了。
   月震惊了,喃喃道:“怎么会这样?”
   芳说:“华也真傻,明知道答案还要问。我们同学中谁不知道阳喜欢你,那可是从骨子里喜欢啊!”
   这天夜里,月色很美,空气里似乎还飘浮着一层雾,薄薄的,轻轻的。月坐在窗前,心头涌上一种莫名的惆怅,一如这窗外的雾,丝丝缕缕……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一生的救赎 下一篇:【雀巢】陪了夫人又折兵(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