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晓荷】镇山爷回山(小小说)

【晓荷】镇山爷回山(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七十六岁的镇山爷在山外的新农村住得好好的,可是在五年后的一天,突然提出来要回老家野荷沟常住,任凭儿女孙子孙女怎么劝说,都是一副九头牛都拽不回的架势。
   镇山爷回老家的念头诞生于上个月回老家走了一趟。
   镇山爷本姓郑,排行老三,起名郑三,因为一辈子都生活在关山里,通晓各种药性,熟知各种动物,能说出几十种植物的生长习性,也就是说只要是关山里有的,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不管草本木本,他都能如数家珍,一一道明,因此就有了镇山爷的称谓。
   镇山爷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和女儿都在城里工作,他和小儿子一起生活。小儿子做药材生意,是方圆很有名气的药材贩子,六年前在镇上的繁华地带建起了自己的二层小洋楼,带着老婆娃娃搬到镇上去住了,可是镇山爷执意不搬,无论谁劝说都是油盐不进。镇山爷觉着哪儿都没有关山里好,山清水秀风光好不说,就是那空气的纯净,哪里还能比得上呢?老人家一个在寂静的山村里独自生活了一年多,逍遥自在,直到一场病毒性感冒击倒了他,才被儿女们强行请出了关山,住进了小儿子的洋楼。镇山爷病好之后,也闹腾了好多次要回山里,可是儿女们坚决不允许,说是他年纪大了,一个人生活在深山老林,没个照应,万一有个突发事情,岂不是叫儿女们追悔莫及!镇山爷孤掌难鸣,只好闷闷不乐地顺从了儿女们的安排。
   一个月前,镇山爷执意要回老家看看,因为他听说县上把走野荷沟的路拓宽了,还铺上了砂石,说是计划开发野荷沟的旅游资源,准备搞什么生态游。看着老人急火潦草的模样,小儿子就在一个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周日,开着车把老爷子和媳妇娃娃送回老家浪一回。
   车子一路西行,很快就到了沟口。进野荷沟的路果然拓宽了,早先只能容一辆架子车通过的土路被现代化的机械拓宽了,两辆小汽车都能让道而过,更令镇山爷高兴的是,拓宽了的土路还铺上了砂石,被压路机压得很平整。往日里坐在三轮车上的那种颠簸已经成了记忆,坐在小汽车上几乎察觉不到颠簸,晃晃悠悠的舒坦。
   阳春三月的关山,俊秀清朗,令人爽心悦目。向阳的山洼,树木的叶子新绿耀眼,好像每一片叶子上都镀上了一层釉色。背阴处的树枝上,嫩芽初绽,更是楚楚动人,令人怜爱。清亮的山溪唱着无忧无虑的歌谣,舒缓地流淌着,合着山风奏出悦耳的淙淙声。镇山爷沉醉在这熟悉而迷人的美景中。进沟不久,就看见小河边,草地上,停着各种各样档次不同的小汽车,有三五成群的游人在遮阳伞下或者树荫下烧烤、野炊,烟熏火燎,乌烟瘴气。那些小娃娃和女人们,肆意攀着树枝,采摘花草。镇山爷的眉头蹙起来了,神情有点愤怒了。当车子停稳在自家院子边,镇山爷刚一下车就大吃一惊——他们村子里竟然停满了大大小小的小车,差不多十好几辆呢。五彩绚丽的凉棚、帐篷挤满了草地和荒芜的田地,人声鼎沸,烟雾缭绕。等镇山爷回过神来,才明白这些全是山外来客,因为路修好了,进山便捷了许多,这些人在周末就携家带口,呼朋引伴,开着车,带着烤炉和锅,以及各色各样的食品,到关山深处的野荷沟赏景游玩来了。
   镇山爷在村子里独自游走了一圈,看着那些颓废的土坯房,能淹没人的蒿草,心里追忆着昔日的艰辛、热闹和美好,禁不住潸然泪下。六十多年前,这儿还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寂寥,打有了第一座茅屋第一缕炊烟,这儿就先后汇集了四省十一县的外来户,他们互助互济,肝胆相照,同命运共患难,硬是制造了一个安居乐业,和睦相处的小山村,繁衍生息了整整三四代人。虽然现在人去屋空,蒿草成林,野兔穿梭,山鸡出没,寂寥衰落,但是野荷沟的人依然把这里当做自己的故地,自己的根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进山看看老屋,尝尝山泉水。这儿原本是一块清静纯净的地方,现在突然间却成了山外人趋之若鹜的向往,真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镇山爷到泉边一看,心情一下子糟糕到了极点。那眼泉水是野荷沟人最敬畏的,据传那眼泉水是北宋名将孟良饮过战马的,水质甘冽,冬暖夏凉,一个村子的几辈人都是饮用这眼泉水生活的。现在泉水的周围,满地都是烂菜叶、塑料袋、包装袋、卫生纸之类的垃圾,看着令人作呕。镇山爷边自言自语的责骂,边捡拾垃圾。就在他费了老半天功夫把泉周围的垃圾捡拾干净的时候,两个打扮妖艳,涂脂抹粉,戴着墨镜,每人手里拿着一把各色山花的女人来到了泉边,镇山爷以为她俩是来喝水的,就让开了泉口,谁料她们竟然舀起泉水往脚上浇着冲凉,溅起的水不断落进泉里。镇山爷一下子懆了:“狗东西不长眼睛么,这是泉水,是人吃的水,咋能洗脚呢!”
   那两个女人一下子不依了,也破口大骂了:“老娘又没洗你家的泉水,你管得着吗?”
   “老东西半截子都埋进土里了,还爱操闲心的不成!”
   ……
   激烈的对骂声一下子引来几十个人围观,镇山爷的小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还有众多的游人,纷纷指责那两个女人的行为,那两个女人的同伴一看众怒难犯,拉着两个女人灰溜溜地走了。
   镇山爷满脸通红,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小儿子和媳妇抱怨他多管闲事,节外生枝,说难得回来一趟,走走看看就行了,一会还要回到镇上去呢。镇山爷更加愤怒了:“这泉水养活了野荷沟几辈人,就是三伏天随便喝都不闹肚子,冬天不结冰,现在成啥样子了?你们再看看村子里,到处是垃圾,都快成垃圾场了,不管能行吗?这么个下去,要不了两年,老先人的坟都叫垃圾埋了!”
   从野荷沟回去之后,镇山爷好多天都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样子,平日里整天在一起丸缠的几个老联手来叫耍牛九都不去。沉默了几天之后,镇山爷突然间恢复了喜笑颜开的样子,也同时告诉儿孙们他的决定:他要回野荷沟去,长期住在老家,一直到大雪封山,人迹罕至。孙子问他回老家干什么,他说回去捡垃圾。
   “老家都没人住了,你还回去捡垃圾,有必要么?”小儿子很不理解。
   “谁说没有人住了?我死了还要埋在老家呢!”
   “就算那样,也没必要捡垃圾啊!”
   “怎么没必要?没有人捡垃圾,过不了两年,那么好的地方不就成垃圾场了!”
   “可是,处理垃圾是政府部门的事情,你一个老汉去捡垃圾,合适么?”
   “有啥不合适的,我在家里也闲呆着,还不如回老家捡垃圾。有人管了有人说了,浪的人也就不乱扔了,能保住野荷沟的山清水秀,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么?”
   “可是,你一个人回去......”
   “怕啥呢,你们都看见了,一天到沟里浪的人那么多,再说了,过上十天半个月你来给我送点吃喝就能行了。不管咋说,我的主意拿定了!”
   就这样,须发皆白,七十多岁的镇山爷又回到了老家野荷沟,整天背个小背篼捡拾、填埋垃圾,日子长了,到野荷沟游玩的人都知道了老人的故事,都能自觉地清理垃圾,再也没有人乱扔垃圾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时光流逝的声音(小说) 下一篇:【天涯】五百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