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天涯】五百万(小说)

【天涯】五百万(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沿河广场是省城很有名的一景,从早到晚都游人如织,最近两个月郝啸也成了这“游人”中的一员。只不过与“游人”不同,他来这里既不是休闲,也不是观光,而是谋生。你瞧,身高连一米七都不到的他,正从挎在胸前的木质匣子里拿出一盒香烟递给一个顾客。他眯起右眼,把熏到眼睛的半截香烟从右嘴角一下子滑到左嘴角,两手则在裤兜里翻找着零钱。这下,你该知道他的职业了吧。
   志向宏伟目标远大的郝啸,原本不屑于这零零碎碎的小行当,从来都认为自己早晚会是个人物,不可能平平庸庸过一辈子。尽管零零碎碎的小行当已经让他很平庸地过了小半辈子了,他都觉得这无非是命运的捉弄,造物的失误。每每看到穿着时髦的靓女高傲地从他面前走过,开着豪车的阔人毫不礼让地从他面前抢道而过,他都会在心里说,“装啥!哪天时来运转,我媳妇比你漂亮多了!”或者说,“装啥!哪天时来运转,我的车比你的豪华多了!”至于什么时候“时来”,怎么个“运转”,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
   此时,不知谁忽然喊了一声“城管来了”,四平八稳的人群霎时疾风扫水面一样起了狂涛巨澜,在游人们的闪身张望中,那些卖瓜子的、烤肉串的、烤地瓜的、摆地摊的……跟郝啸一样,简直就是慌不择路,在夜色的掩护下,除个别反应迟钝或倒霉的被抓现行之外,其他人大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一阵风一样没了踪影儿。
   每当遇到类似今晚的情况,只要满意当天的收入,不管生意一度如何火爆,郝啸则绝没有其他人那样贪婪,选择再次返回广场。而是直接去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哥们喝酒搓麻将,或者干脆跑到网吧里去上网,玩包机。吃、喝、睡全解决,一宿都足不出吧。他始终坚信,不管怎样,只要过一天,他就距离时来运转近一步。所以,有时候他也去彩票店买彩票。进到里面,先歪着脑袋看看店主挂在墙上的走势图和展示牌,跟熟人玩笑几句,就掏出钱来瞅瞅数额多少,要么买复式,要么买单注,跟刮 “刮刮乐”一挂到底一样,一定要倾尽所有,美其名曰“能拼就会赢”。去年冬天,用仅有的十块钱刮“刮刮乐”,他居然刮中五百元,——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用最少的投入,囊获数额如此之大的意外之财,兴奋之余马上电话召集几个知己下馆子庆祝。他太高兴了,那天晚上酒足饭饱后照例要去打麻将的,结果在饭馆门口遇到一个乞讨的独眼老头,他想都没想就把兜里的钱全塞给了人家,最后借钱打麻将,还输了二百元。又因为囊中羞涩,第二天早晨连早饭都没吃,饿着肚子去干活儿。
   郝啸今晚的运气也不错,他很顺利地甩掉了城管,一想起那个高个子城管,刚才明明穿过人群直奔他而来的凶样,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不过现在安全了,他把香烟匣子合上,想坐在台阶上借路灯的灯光清点一下兜里的钱,然后决定是否重新返回广场。此时,西风吹落的一片柳叶在他头顶上荡悠了几下,恰好落进他的脖子里,他吓了一跳,挥手正要到脖子后面去抓,就看见胡同口的阴暗处那里好像有人在扭打,随即一个女人失声大喊:“抢劫了,抓抢劫的!”他抬腿就奔了过去,连香烟匣子都忘在了台阶那里。
   抢劫的腿脚比郝啸快多了,才拐了两个弯儿就没了踪影,正在他把着墙,弯腰大口喘气的时候,后面的人也追上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连同那个被抢了包的妇女一把抓住他,随便他怎么解释,一口咬定,就说是郝啸跟他的同伙抢了包。看热闹的一下子聚拢过来好多,大家七嘴八舌一时说什么都有。随后,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过来了,人群自动闪开一个豁口,一个胖脸的警察走到郝啸他们三人跟前。
   “怎么回事?”警察问。
   “他跟一个小子抢了我朋友的包。”中年男人恶狠狠地指着郝啸说。
   “不是我…..刚才我,我站在那边,” 郝啸上气不接下气,加上气愤和紧张,说,“我正要在那里数钱……”
   “在哪里数钱?”警察问,“那你抢的包呢?”
   “我没,我没抢包,” 郝啸真有些急了,“哎呀,我把我的烟匣子都忘在那边了……”
   “把身份证掏出来!”
   真幸亏了他忘在那边的烟匣子!
   警察带着他们过去核实的时候,烟匣子居然还真的仍在原地。虽然事实还了他一个清白,可郝啸对最终的结果是相当的不满:因为不仅那一对男女没给他道歉,连那个胖脸警察最后也没说一句中听的话,就开车走了。末了,还有看热闹的说他,“活该!”这让郝啸一宿都没睡好觉。
   想想头一天晚上的事情,凭郝啸的个性第二天本不可能上街的,可迫于最近财政上实在紧张——电费该交了,房东几次催交房租了,西风渐紧,衣服也该添置了;“屋漏偏逢连阴雨”,油和大米也没有了……咬咬牙,只简单洗了把脸,早饭都没吃,他挎上香烟匣子就去了沿河广场。嘴里说,“等老子时来运转的!”
   路过桥头彩票店的时候,郝啸下意识地摸了下口袋,猛然记起兜里的那张彩票今天兑奖。他赶紧掏出来,挎着香烟匣子径直走进店里。当他对着店主张挂的走势图上的数字核对完毕后,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大声叫道:
   “我中五百万了!”
   他随即跑出了彩票店。
   “我中了五百万了!我中了五百万了!”
   他一边在大桥上狂奔,一边大喊,随手把彩票往香烟匣子里一放,从身上取下香烟匣子,折合起来,当着不明就里的行人的面,随手把香烟匣子从桥上一把扔到了河里,嘴里还兴奋地喊道:
   “我中了五百万了,再他妈也不卖烟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晓荷】镇山爷回山(小小说) 下一篇:两百元钱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