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雨墨.缘】狼·缘起缘灭,醉今生(微小说)

【雨墨.缘】狼·缘起缘灭,醉今生(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题记:花开花落花满天,缘起缘灭皆成空。佛说:世间万物皆有定数,既不可说也不可违。空即是空,凡人乃是凡人,人鬼不可同道,方是不可。
  
   千百年了,这座桥还是一成不变,流水方不知落花的去向,漩涡还是与岸边卿卿我我。看似一切都晴好如初,无丝毫涟漪。
  
   人间繁华的喧嚣,闹市里来来往往的酒客、小贩、外访,这道风景给我这等闲人搁放出了不少的雅致。欣赏江南时景的烟雨画,平生至遇一次,也唯今生这一趟,更是终结的寸步难行。
   贞观之治,唐风熏陶,醉于酒家,留便是客,万不可少吟诗作对,最是丝竹在旁,颤动筝音,弦声方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确,应时年,应风雨,应缘。公子的烟火,女子的迷离,冥冥之间相遇,酒楼歌舞升平,曼妙的姿势,余音绕梁的琴乐,一向不予世人面子的狼族王子,应约来此地,佳人守诺弹奏,却不知一开始便是应错了人。
   “小姐,你快来看看。”一名丫鬟失声叫道。身着绿丝萝长裙的小姐,闻声响,轻步移向丫鬟。柔声询问,“缓儿,所为何事?这声怎这般急乎?”
   “小姐,你看这里躺着一头狼,看!这身子都横摆路中了,这还怎继续移去佛寺呀?”缓儿,为这位被她称小姐的女子侍奉了十余年,算是同个生长,却难以同时。
   女子挽着袖子,细看,还真是一头狼。这,明不是太深暗,幽林也还称不上,为何有野狼受伤至此?
   疑惑不解,寻思着,弯下,唤缓儿向另一件挪移,她便是要救这牲畜一命才肯。
   “小姐,你这是?。我帮帮就是。”丫鬟没偏走,便懂小姐意思,一会帮忙活。
   “缓儿,你不是生怕野物吗?”丫鬟不在意摇摇头,憨笑,也默忍着。
   缓儿,得一场感染病,这源头便是狼毒。可这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缓儿的良善,和小姐的怜悯,一同救起了狼。
   缓儿跟小姐久了,书也念过,字也认过,便不忙活时翻阅古书,她醉于李时珍的医学,便学上些皮毛。
   会点医术,救得狼。“缓儿,你可真聪明,也会救治狼啊。”“小姐,你过奖了。”缓儿及其羞涩,实在受宠若惊。
   “好了,缓儿,你先回去备人接我,我在此照应小狼,看看伤势如何?”小姐感觉着狼没醒着发出的呼吸。
   缓儿走后,这狼发生了变化,狼皮一点点退化,这莫非是传说里的幻化?女子睁大了眼,没想到被突如其来的光给蒙晕了,安静地沉睡下来了。
   狼慢慢变成了一个谦谦公子,英俊潇洒,身姿飒爽。他迎着林子的幽光,睁开眼,往地上一看,莫非这是医治我的女子?
   她为何躺着?
   轻靠她身子旁,这女子,好生清灵。他微抱起与他怀里,想法子让小姐醒来才是,便可报了她的恩情。
   醒来又若干年了,对于他们无非是恩恩爱爱,隐世江湖。这年岁一晃而过,女子与狼,一眼定情,结成连理。
   狼公子一直以为这是他在人间遇到唯一肯救他性命之人,也便心生爱慕,却不知忽略另一番光景了,女子也不愿提起。
   世人都不知狼也有劫数,唯知狼是最心狠之人,却不懂狼的专情,痴心难改。爱上了这女子,从未晓得另一尘世中有最真的救命恩人存在。无论人还是动物,都是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所谓的就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女子忘了她要去的地方,佛寺准备的香火终是敌不过烟火迷离,烟花易冷人心是热乎的。佛都讲究一个缘字,难道这当真是狼族王子所遇见的缘?
   缓儿先行回到佛寺,从此青灯古佛。殊不知,在小姐唤她回去时,她感到背后有一股刺眼的光芒,转身一刹那,便瞧见玉树临风的狼,哦!不,是她生命第一出现狼幻化成人的男子,也是她女儿心的颤动。
   一瞬就只能是一瞬,小姐才是狼族王子的归宿吧。虽救人是我,但我终究是卑微出身,容貌、才华,都是不及小姐的。缓儿想着痛着割舍,一见钟情已成她这一生的情殇,湖水娴静,原谅缓儿心太萧瑟。
   含着泪离去,让人不禁想到李莫愁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缓儿不是李莫愁,所以遇见的不是负心汉,而是另一种故事。
   狼唤女子为缓儿,女子愣了,这究是怎么回事?缓儿,他怎记得这闺名。女子就此作罢,谁让如今太爱这男子?
   比翼双飞,翩翩起舞。他们之间你侬我侬,羡煞了一双在黑暗注视着人间的眸子。痛了,还心疼着这座城,属于另一个女子的城,恨这城中一草一木吗?缓儿做不到,远走他乡,将就了佛寺的青灯孤影。
   这段缘,本像是朵两生花,两种结局,一种幸福,一个悲剧。
   狼太自私,爱烟火迷离的人间,忘了他来此间的使命,女子亦是。
   这对伉俪纵使再情深似海,也无法抵过命运的蹉跎,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年年岁岁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狼再专情,女子再逃避,他们还是无法白头偕老,这首白头吟还是无法唱下去。
   狼和女子被烽火给湮灭了,缓儿早已成了师太,他们下一世能否在邂逅?谁也不能盲目预知,女子许下的真诚实在太讽刺了,缓儿的清心寡欲实在是太不符合,狼的情是一场无法预料的劫。
   陌上花开,尘世间依旧繁华,只是少了几人,少了几分当初的真。花开终究会落,缘起终究要灭。今生,也不枉爱过,痛过,遇见过。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晓荷】芭茅坪纪事(小说) 下一篇:【雀巢征文】特殊的阻击战(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