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还是市井那些事儿之六——魔咒(小说)

【丁香】还是市井那些事儿之六——魔咒(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李旺摊事儿了,而且是摊了大事儿了。
   此刻,他正在医院的病房门口和交通队的警察解释,可是警察说因为那个路口的监控录象坏了,所以没办法,必须要先扣押车再说……
   李旺没招儿了,他现在最懊悔的好象不是事情本身,而是父母给起的这个名字:旺。旺什么啊?其实什么福都没旺着,净是旺祸了。唉,难道这也是魔咒?
   这些年,李旺凭着卖力气和憨厚热情,从村里开小卖店开始,一直拼搏到进了城,开了餐馆,还买了一套商品房,孩子也成了市内小学的学生了。于是他时不时地就和老婆说,看来咱爹当年给起的这个名字还真有才啊,就是旺。可是他好象总忘了说后面的那个字。
   今天早晨,李旺开着他的“半截美”去市场上货回来,路过演武街的一条小马路时,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躺着一个人,有几辆小车和两辆货车从那人身旁呼啸而过,绝尘而去。
   出车祸了!李旺有多年开车的经验,让他立刻就判断出了现场情况。其实,他当时也完全可以和那几辆小车和货车一样,从那人身旁呼啸而过,绝尘而去。可是李旺憨厚热情,他觉得自己的旺,除了运气和本事,更主要的还有热情。
   于是,他停下车,慌忙走向了躺着的那个人。
   俯卧在地上的是一位年近70的老人,昏迷不醒。头下有一滩鲜血,一只鞋子也飞到了路边。
   李旺叫了几声,老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他马上就掏出手机拨打了122,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老人抱上车,直奔矿医院。
   也许是李旺送来的及时,也许是老人命大,反正是没什么严重后果,脑袋只是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最重的就是折了一根肋骨,于是李旺给垫付了2000元的医药费。
   老人醒过来后,握着李旺的手很是感激,又求李旺给他儿子忠信打个电话。没给半小时,病房里呼啦啦地就涌进来十几号的男女老少,神情里全是愤怒,并没有焦急。
   一个中年汉子站到床边,厉声地询问老人,爸,撞你的人呢?李旺知道这人应该就是老人的儿子忠信了。
   老人迷茫地四处看看,没有回答。李旺忙解释说,不知道是谁撞的,我见老人躺在地上,就把他给送来了……
   还没等李旺解释清楚,忠信一把揪住他衣领,大声喊到,就是这家伙撞的咱爸,快扣住他,别让他跑了。于是,十几号的男女老少就一起过来,将李旺团团围住。那些医生、护士好象对这类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过来告诉他们不要大声喧哗,然后就走开了。
   看着众人已经将李旺团团围住,忠信走到床边,厉声地问老人,爸,这个人是不就是撞你的那个家伙?
   不,不是……老人满眼都是泪水,他颤巍巍地抬起左手指着满脸涨红的李旺。可是还没等他说完,一个矮胖的中年女人就挤了过来,推着老人的身体说,爸,是啥可就要说啥啊,这不知得多少药费呢?
   老人抬起的左手一下子放下了,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缓声说到,不是你是谁?不是你,你会救我?
   众人终于大笑了,病房里顿时便充满了一种欢乐的气氛。
   在警察的护送下,李旺象喝醉了酒,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回到家后的李旺就跟失了魂一样蹲在墙角,双手揪着自己已经乱糟糟的头发,老婆拎着抹布,指着他劈头盖脸的大骂: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傻货,人家不救,你救!就你心好,就你能?现在傻了吧?人家可怜你了吗?活该让人讹,该!
   折腾了几天的李旺终于病倒了。
   不想吃不想喝,眼圈发黑面皮发紫,下床去趟卫生间都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光想睡觉。不到一星期就瘦下去有20多斤。老婆这时有些慌了,男人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啊,尤其是象李旺这样卖力气和憨厚热情的男人。于是她就不再骂李旺了,而是安慰说,就别想那多了,天无绝人之路,不就是几万块钱儿嘛。人在做,天在看。离地三尺有神明。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咱这就权当是上辈子欠他家的,他这是来要债的……
   李旺好象听懂了,又好象没听懂。他仍然还是不想吃饭,更不想出门,而且也不和所有来家的人说话。这些天,他的眼前总是有一个披着黑衣的人形在晃动,在说着一些含含糊糊的什么话,象是魔咒。
   3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李旺在医生的治疗下,身体才总算有了一些好转。
   这天中午,他在老婆的无数次央求下,终于第一次走出了久违的家门。
   沿着家门口的小路向前蹒跚着,李旺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外星人。他机械地躲避着各种车辆,答非所问地回应着和他打招呼的人。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活人,别人也不是活人,一切都只是活动着的物体……这样想着,他便迷迷瞪瞪地走到了浑河岸上。
   突然,河岸上有一个小孩子大喊着,快来人啊,救命啊……
   这充满着惊恐绝望的童音,就象一声炸雷,李旺突然被震得清醒了。他好象一下子就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状态,又是那个卖力气和憨厚热情的男人,而不再是什么活动着的物体了。
   只见他向水边飞跑去,没脱衣服就要下河……突然,他眼前曾经出现过的那个披着黑衣的人形又在晃动了,又在说着那些含含糊糊的、象是魔咒的什么话。
   李旺飞奔着的腿一下子就滞住了。他似乎看到有一双在水中高高举起的、胡乱舞动着的小手,慢慢地沉没在了水中……然后,他眼前一黑便晕到在了岸边的草丛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乱糟糟的人声传来。李旺从昏晕中睁开眼睛,慢慢地从草丛中爬起来,这才看到水潭边已经围上了十几号的男女老少,当中跪在一个小男孩尸体前的俩人,他好象有些眼熟,于是就再揉了揉眼睛仔细望去,这下他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中年汉子就是忠信,而跪在他身边号啕的就是那个矮胖的中年女人……
   忽然,李旺又觉得自己不是活人了,别人也不是活人,一切都只是活动着的物体和不活动的物体。唯一飘舞着的只有那个披着黑衣的人形,唯一还在发出声音的只有那些含含糊糊的魔咒。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文字·八月征文】十字街头(小说) 下一篇:特异功能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