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平凡】姨奶奶(微小说)

【平凡】姨奶奶(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姨奶奶是我奶奶的姐姐,我们老家俗称姨婆。
   那一年,姨奶奶十八岁。在一阵鼓乐和鞭炮声中,被两个婆姨搀下轿来。小巧的个头,纤细的腰肢,袅袅婷婷地立在那里,杨家贩的人都说:“这新娘好身段……”
   新郎却在新婚之夜跑了。
   因为姨奶奶长了一张麻脸,本来端庄的粉脸上坑坑洼洼,大洼套着小洼。难怪他男人受不了,就连杨家贩的人都感到意外。
   “老天爷要和人作对,谁也拗不过,认命吧!”
   公婆看着哭得满脸都是坑坑洼洼伤心泪水的姨奶奶说:“他这个混帐东西,要敢在外面拈花惹草引回来一个,我杨家决不容她,等他回来我们替你收拾他。”
   门前的枣树发了芽,开了花,引来了蜜蜂、蝴蝶,却没有引来那个他。
   枣花谢了、落了,结了青皮枣,招来了孩子们,却未能招回那个他。
   枣子红了、熟了,东邻尝一把,西邻吃一捧,不见那个爱吃枣的他……
   姨奶奶想:自个虽说过了门,人家不待见咱,即便回来,也恼得冤家对头似的。没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便也没拿它当回事。
   可村人的说长道短,让脸皮薄的姨奶奶觉得实在没脸见人,便横了一条心,把裤腰带挂到房梁上,想寻求解脱,不料,被公婆发现救下了,又一通对儿子痛骂……对姨奶奶左哄右劝:“媳妇啊,老杨家就指着你了,他狗日的早晚会回来跟你过光景的!”
   死不了,就得咬牙活。一个个无聊的日子连起来,仿佛一圈圈永远走不完的磨道。
   姨奶奶的悲苦,公婆看在眼里。为了拴住姨奶奶的心,公婆变着法地哄她快活:吃的、穿的、用度样样比别家媳妇强上一筹。村里的大小媳妇们都说:她修了八辈子福,掉到福窝了。
   姨奶奶对于公婆的心意,心领神会,感激不尽。她深谙作妻作妇的规矩。收拾屋子,忙里忙外,手勤眼快,这样忙得脚不沾地的,心中的不快似少了几分。
   枣花开了谢,谢了开。岁月流逝中,公婆苍老了。姨奶奶从一个毛丫头出脱成一个丰腴的少妇。姨奶奶身正脚不歪,十几年的寡居,从未让人挑出任何把柄来。
   姨奶奶不仅守妇道,还特别会操持家务。没有男人、孩子的拖累,把个家操持得冬棉夏单,锅稀笼干。还置了地,盖了瓦房。村里人都羡慕不已。姨奶奶觉得这样的生活倒也自在,别有一番乐趣。
   日子便老在了门楣里,那一年,公婆相继去世,公婆临走前,洒下几行对儿媳的感激和留恋的浊泪,嘴里呢喃着对儿子含含糊糊的思念,之后,便撒手归天了。
   杨家所有的担子便彻彻底底地压在了姨奶奶身上。姨奶奶想想自己,又想想杨家。姨奶奶决定抱养一个儿子。
   姨奶奶的日子便在儿子的一天天蹿高中消逝了……
   看着儿子高挺的个头,厚实的背膀,姨奶奶咪着眼,裂开少了几颗牙的嘴,说:“该娶媳妇啰!”
   订了两班鼓乐,可着劲地吹打。一对新人向太师椅上的姨奶奶深情地叫一声娘,并作了一个长揖深深叩拜下去。姨奶奶看了看天,天蓝;低头看地,地阔。她向着冥冥中的公婆说道:“二位老人,还有那个没良心的,我没有辱没杨家门庭。”
   婚礼一直闹到夜半时分。
   闹洞房的、看热闹的,渐渐散去,夜,暗暗地寂静下来。
   按照俗例,该是婆婆听房的时候。
   姨奶奶踮了一双小脚,敛声屏气地来到新人窗前,用手指蘸了唾沫,把窗户纸戳了个小洞,向里窥视着两个年轻人的动静……
   姨奶奶觉得地下的土在悠悠颤动,她不自觉中同化着,感染着。她目瞪口呆,脸热心跳。她揉揉眼,摸摸耳,似乎要把这看到的、听到的赶走抹去……
   糊里糊涂地离开窗台,抽身快步回到了自己屋里……
   ……
   第二天,天己大亮,姨奶奶没有出来。
   姨奶奶死了。
   姨奶奶身着崭新的衣裳,脸上净净,头上光光,静静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握着一缕已经被撕扯得粉碎的红兜兜……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特异功能 下一篇:【星月】缘(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