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六月天的心事

六月天的心事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直以来,习惯在自己温情的幻想里,慢慢把一颗沉淀的心,消磨,再消磨,六月的天气,空气里浸满火辣的因子,我的心迷失在梦乡,醉生梦死。我很怀疑自己的前世,是否就是那一满腔柔情却又命比纸薄的苏州交际场上的卖笑女子。我自己这样比喻自己,总有一些不伦不类,没有一个干净的人肯往自己身上泼这样的污水,可见的,我并非善类。我宁愿相信自己只是一时失足,而来到了我所不愿来的人间,从此酸甜苦辣将生命的本源一点点侵蚀干净,在经历了那么多的痛楚之后,我开始朝每个人微笑。
   阿元告诫我说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
   我嘲笑阿元的现实和没有半点文采的说辞。我是个凡事都讲求高雅的人,喝杯茶吃口饭都想口齿噙香的人,啰嗦犹如大话西游的唐僧,不像阿元一句话就可以命中男人的本质。但我仍是不肯与阿元相与,总觉得她像一北京农民,虽说借着北京道德的外衣,但农民到底是农民,高雅不到咖啡店拈起兰花指细品咖啡的姿态去。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真是虚伪的可以,当乔搂着我想吻我的时候,我半推半就,一方面觉得自己冰清玉洁,不应该把精神恋爱与肉体恋爱混为一团,另一方面,又极想放纵自己去轰轰烈烈爱它一场,直到天昏地暗,什么都不要管,不要想明天,不要想将来。现实生活的我,在理念与幻想中残酷地挣扎,这两种势力相撞击的疼痛,一直不能很彻底的从我心里根除掉。我活的很无奈。
   自从来到大学之后,我一直觉得很无聊。在读高中的时候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高中老师总是用怒目看向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仿佛我爱上席慕容金庸,全是他老人家的罪过。曾有一年过半百的老学究用一种痛心疾首的文绉绉的句子对我说,"少年不知勤学苦,老来方悔读书迟"。然后我为表示忏悔,为表示对自己的鄙视和唾弃,立马做出勤奋状,忙不迭的念那千篇一律的“孔子”“孟子”,以至于那些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谁也不要打扰我,让我疯狂的看一些与考试没有关系的闲书。可是终于有一天,我上了大学,时间多的没有地方花掉的时候,我却再也不想看书了。总觉得也没有什么看头,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回事,把时间浪费在这里,还不如上上网,见见网友,谈谈恋爱。但,依然是无聊,一整个上午,我就躺在床上发呆,自从进到这个学校之后,我睡眠的时间持续增长,实在没有事情做的时候,能够躺下来做做梦也是好的。做梦是一部比小说还精彩的电影,而且是免费的。我为自己这种精彩的比喻叫好!
   我是极喜欢做梦的,很多时候梦里面会出现一些不相干的东西,比方说有一次,我梦见自己披着红红的盖头,穿着新嫁衣,坐在花轿里,左摇右晃,身边唢呐,喇叭声穿梭梦里,我是那一个美丽的新嫁娘。虽然那副行头少说也是一百多年前的架势,但我对那场面仍心悸不已,想起最后一次,看父母送我远去的背影,想起我愁肠百转,叫“爹,娘”的场景,想起乔终于在我疲倦至极的时候,轻掀我的盖头,然后,我喜极而泣……
   梦里有何曾绚烂的心事!
   我把这些事说给乔听,乔说我是想结婚想疯了,是的,我想结婚,我想在每个寂寞的长夜,可以有个心爱的男人给个肩膀我靠靠,要名正言顺的那种,不要像现在这样,我总是担心你会弃我而去,甚至连合理的解释都可以不给我,我不要感情随着斗转星移,最后,仅仅只是在我过往的岁月里留了些美丽的文字,却连起码的责任心和义务都没有留下来。我想我是自私的,在历经了那么多分离和痛楚后,我终于想用一种原始的方式来把我自己所最爱的人留在我身边,我要和他结婚,我要和他生一大堆孩子。
   但阿元说,我有这种想法,迟早有一天会成为男人的奴隶,世界上就是因为有我这样想法的人太多了,所以女权运动总也轰烈不起来。
   我想,这不仅是女人的悲哀,更是生命轮回的悲哀,长久以来,女人都以柔弱的形象而存在,女人习惯在自己心爱的男人怀里撒娇,依偎,生存。如果可以真正做一次自己所爱的男人的奴隶,其实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乔说,其实他是不知道他是否可以和我结婚的。
   我一直把许多无聊的时间用掉,总会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没有一丁点文采,用阿元的话说,纯属一等放狗屁,我总会自我解嘲,好在下面还有二等狗放屁,三等放屁狗。我总以为文学是件很奇怪的事,不要管你用的词有多美,其实只要可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就好。于是,我象唐僧一样,啰啰嗦嗦唧唧歪歪了一大堆屁话,并且毫不吝啬地贴在某一中文网里,居然正对着那一斑竹的胃口,于是,在那站里很是风光了一阵子。那都是一些过往的屁事,现在想来其实狗屁不通,亏乔总是拿此炫耀,向他一大帮子兄弟介绍说我是一大才女。这个自然,他脸上也有无限风光,我很想在他后面加一句,那都是从前的事。
   那都是从前的事。自从遇到乔,我再也写不出一文一句,连很久以前的我很不屑的散文随笔也糊弄不出一篇来,有时候心里也有愧疚,总觉得愧对自己一时的风光,一世的名,可当酸甜苦辣真正浸入到骨髓的时候,所有的文字都无能为力,爱过痛过之后,再有才华的女子都只得成为爱情的奴隶,写不出一句理性的句子。
   我很想问问乔,到底爱我爱到何种程度?何以我竟如此着迷?但却不敢问,因为男人心,海底针,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弄不懂他们到底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还是不问比较好,免得自己伤心。
   总是这样活着,想一些自己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想一些想问又不可能问的话,想一些或可能或又不可能的结局,其实真正的说起来,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又会爱上谁,自己的明天又会在哪里。生活总在无奈中希望,生命总在无能里继续。
   我是爱乔的,前两天还因为乔的初恋不是我而大哭大闹了一次,想想看,我的初恋也不是乔,甚至二恋三恋都算不上,我喜欢过很多男人,有那种欣赏的喜欢,还有那种仅仅只是因为熟悉的喜欢,说到底,连我自己也不清楚,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至少,在我真正喜欢一个人之后,我可以为他生,为他死,我可以陪他一起爱到天昏地暗,天翻地覆。我想就这一点,也让全世界的爱情黯然失色。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非得要有一个可以说服观众的结局,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告诉你们一个既有开头又有结尾的故事,我只想告诉你一种切切实实的生活,一种纷繁杂乱的爱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墨海】羊肉泡馍(微型小说) 下一篇:笔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