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上邪(小小说)

【荷塘】上邪(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年,花开半夏,你我初遇,谁想,却是惊艳了一生的时光。
   ——题记
  
   他,冷血少将。她,倾城郡主。那天,慕容璃一身火红,正午的阳光亮的刺眼,她堪堪回眸,里面诉不尽的又何止是爱恋。他愣在人群中,今天,长安的飞花怎比得上你嫁衣艳烈。她轻轻启唇,他以为她又要咏遍上邪。
   “莫离哥哥,我给你背首诗好不好。”娇小的她站在桃花树下。他轻轻点头,她眸带忧愁,轻轻启唇“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郡主说笑了。”莫离对她疏离了几分。“我是认真的。”她死咬下唇,定定地看着他,身子却止不住地颤抖。“那莫离只好说对不起了。”他拱了拱手,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莫离哥哥,你告诉我我哪不好,我改!”倾城的美人已成泪人儿,看着他离去,缓缓蹲下,不停地啜泣。躲在暗处的欧阳影,轻叹了口气,踱了出来,脱下自己的外衫,轻披在慕容璃身上。“璃儿,别哭了,咱们回家。”她抬起头来,美眸含泪,看得欧阳影心疼不己。“你告诉我,为什么莫离哥哥不喜欢我?为什么?”她失魂落魄地揪住他的衣裳,轻喃道。
   “傻丫头,我哪里知道啊,感情的事,哪里能勉强呢。”正如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一样,他在心里又加了一句。他扶着她,回了晋王府。
   莫离被欧阳影拽到了画舫上,清越的歌声伴着似仙的舞姿。她面纱掩面,只露一双秋眸,似泣似诉。“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诗化作了曲,她似哭诉一般舞完,盈盈下拜后,摘下面纱。不是慕容璃还能是谁?“郡主,你这又是何必呢?”莫离一声轻叹。转身欲走,“莫离哥哥,给我一个解释。”他身影顿了顿,还是什么也没说“……”,依旧毫不留恋地离去了。欧阳影看着颤抖的她,心里的痛,谁知道?
  
   “西北大兵,压境。皇上有旨,令,莫将军即刻出兵!”“遵旨!”莫离穿上了冰凉的铠甲,拿起虎符,如今他已是元帅。“众将士听令!午时即刻出发!”“是!”午时已到,皇上亲临送兵。城墙上,她一身红衣,这时候的长安,飞花漫天。四目相对间,时间仿佛静止了。“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悠悠的朗诵声又自她的口中传出,她定定地看着他。“莫离哥哥,一定要安全回来呀!”说着,泪珠已经落到了地上。皇上惊讶地看着,心下不安。再看莫离,早已策马飞奔而走。
   “报,西北传来消息,莫将军连获大捷!”“报,据可靠消息,东北大兵压境!!”
   “什么!”龙颜大怒,拍案而起。“是什么人?!”“呵呵,是谁让天朝皇帝动如此大怒啊?”欧阳影皮笑肉不笑,带着一众侍卫走了进来,“你这是想要造反吗?!”“不算。”“皇上!慕容郡主求见。”
   欧阳影变了脸色,人精如皇上,顿时就察觉了。“宣她进来。”“参见皇上,璃儿有个不情之请。”“是什么?”“求皇上赐婚!”此话一出,欧阳影脸色苍白,若不是旁边的侍卫扶着,怕是就要摔到地上了。“朕准啦!”“啊?”欧阳影喜形于色。“传我命令,宣欧阳影和慕容璃,择日大婚!”
   霎时间,慕容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欧阳影深深地看了皇上一眼,“我们走!”
   “我不嫁!”“为了黎民百姓,你也得嫁呀!”晋王头疼得看着他这个最疼爱的女儿。
   晋王带着慕蓉璃去了战乱之地,她目睹了人间疾苦,和生灵涂炭。“我嫁。”
   “元帅!敌军闯入我军营!”“报,,,我们粮仓已被烧毁!”“出战!”“是!”刀剑相向,一时间,惨烈的似人间地狱。“哐!”大刀与锤的相撞让莫离一阵幻听。半个时辰后,援军到。莫离被护送离开,看着战场被鲜血染红,一阵头晕目眩后晕了过去……“元帅,,,听力怕是受损了。”“什么?!”他依稀听到了这句,心里却想,是不是以后再也听不清她吟咏上邪……
   再回长安,她还是她,但一切都又变了。依旧是那棵桃花树,她,依旧眸带忧愁,“莫离哥哥,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我再给你吟咏一遍上邪也可好?”他听得模糊,却点了点头。“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这次,他没再离开。她,苦笑。“莫将军,三日之后便是本宫的大喜之日,望你一定要来。”
   他虽听不真切,但却懂得唇语,她此话一出,两人便似隔了永恒。这次,是她转身离开。
   三日之后,她嫁衣如火,阳光刺眼,他心如刀割。在上轿之前,她朝他回眸一看,轻启薄唇,“我愿,与君绝。”
   十年之后,再次战乱,莫离奋勇杀乱,受得封赏,下了早朝,重回桃花树下,用长剑刻下.:宗室妻子,慕容璃。便横剑自刎。
   改编自歌曲上邪公元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墓葬,通过墓志铭可判断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墓,主墓室存放双人合葬棺椁,但合葬棺内却仅有一具男性尸骨。
   意外的是,墓志铭上该宗室女子封号与史册记载的一位同时代的和亲公主封号一致。目前不知何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采药女子(同题征文·绝句小说外二篇) 下一篇:【雀巢征文】围棋匕首(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