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桃源】我的梦(小说)

【桃源】我的梦(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叫王梦,虽然名字有些女性化,但我却是一个男生,今年十九岁,上高三,我就要参加高考了。考上一个好的大学是每一个高考者的梦想,我却不以为然,正如我的名字一般。我没有那与我同龄人的那些花哨的理想,我的眼前总是摆放着现实,可能是从小我的家庭的缘故吧。我没有其他孩子欢乐的童年,我只有一颗悲切的心,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与人别人不一样。
   小时候我是一个非常活泼的孩子,而且上学也非常的用功。我每一次拿着那张高分数的卷子放在爸爸手中的时候,我就非常的快心,就如同一脚踏上了九天开外,呼吸着那最纯净的空气。每当那时候,我换来的却不是爸爸的夸奖,只是爸爸冷淡的“嗯,哦…”当时在我小小的心灵里是多么的失落。当即我的眼眶就会红红的,我试图用这些来换取爸爸的一丝的鼓励,但是我想的有些太天真了。
   我曾经爱学习的原因有两点,因为在学校上课,没有可玩的物件与游戏,也没有电视中耀武扬威的黑猫警长可看,只能趴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学习来缓解无聊的痛苦。另一个原因倒是显得有些幼稚,小孩子的心思显露无疑,因为别的孩子拿着红彤彤的高分数拿给自己的父母时,都会换去父母的鼓励或者目光赞赏的摸摸头。在这些灵智尚未通彻的孩子的心里,父母对自动的欢笑和夸奖就是最好的奖励,我也不例外。
   我还记得一年级时候的第一次语文期中考试,当时刚刚从幼儿园升入小学,玩心还没完全可以自我控制,所以那半个学期我都是每天都与小同学说话,在桌洞里玩耍。虽然会被老师抓到并且熊上几句,但是我还是依旧我行我素的玩乐。当时小,根本不懂得老师情绪的变化,有时候看到老师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还会拍手叫好,露出孩童最纯真的微笑。结果可以预料,那天考试的时候我在那添拼音的题上焦躁不安。因为我幼儿园一般的题都会做,所以在这次考试中还没有适应过来,遇到不会做的题时候的尴尬处境。一颗随时都可能发出惊天动地哭声的嘴忍不住的嘟了起来,心里有种酸痛感,非常的不舒服,导致我的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于是我接着往下做题,做大多数题的时候就如同一个大字不识、只会耕耘作物的农民,却给他一本天书看的感觉一般。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的那种无助的感觉,心底有害怕的情绪蔓延,当时只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怜,最无助,最孤独,最悲伤的人。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滴在了我写在圈子的字上,那个字就像泛大陆当年分离一样,整个字变得不成样子,并且变得很胖。我努力的缩了缩身子,头都快贴在了卷子上,时至今日,我已经还能体会到当时面对题、想做但是又做不出来的心酸的感觉。
   卷子改的很快,下午第二节课考的,第四节课放学之前老师就把卷子发了下来。当时我的心情有些沉重,但是心中还怀抱一丝念头——我有可能考的很不错吧。这是一个多么幼稚且没有实际的念头。老师一个个的念到人的名字在把分数念出来,哪个被念到名字的学生就上去领下来。当老师把一个个的名字念出来的时候,我的心竟然砰砰砰的跳的剧烈起来。全然忘记了在考场上大部分题都不会做的事实,心里就觉得我一定会考好。这是一个多么天真,纯洁,没有一丝杂质却不可能实现的梦啊。当老师终于喊道我的名字的时候,我的心跳更加剧烈,呼吸都变得短促,现在的我每当回忆起来当初都会猜想我是不是得了焦虑症?
   “王梦,五十五分,不及格。”
   老师的话如同判官的笔,直接给我判下了死刑,把我刚刚构建的幻想城堡给轰击的支离破碎。我的眼圈当即就红了,把眼泪压在眼眶里,不让它留下来,当时虽然我还小,但是我还是知道这样很丢人。但是当我走到讲台上,看到老师似笑非笑充满讥讽的脸的时候,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划了下来。我低着头,一把抓住卷子就往回跑,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屈辱的感觉,非常的伤心。于是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周围的同学幸灾乐祸的发出努嘴的声音,我哭的更凶狠了。
   当我背着哪个刚好罩住我整个背的小书包,一步一步走出周围是白绿墙的学校大门,抬头一看,我看到了爸爸,爸爸也看到了我。
   我坐在爸爸的电动车上,然后拉了拉爸爸的衣服,让他看到我已经哭的红红的眼睛,希望博得他的同情,然后用温和的眼睛看着我在问我,“小梦啊,你怎么把眼睛哭红了。”
   不过这平凡而又简单的希望,对我而言实在是太难以实现了。爸爸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扭过去了头,我的心情当时很是失落,好像觉得丢了很多宝贝的东西似得。当爸爸驮着我骑在沥青的马路上,而我看着电动车驶过的黄色的斑马线上的时候,爸爸终于开口了,他问我:“你们考试了?”因为他看到了与我同班的那个小女孩的手上拿着的卷子,我当时怨恨的看着小女孩的背影,心底非常的生气,但是我却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怯生生的说,“我考试了。”爸爸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回答,便没有说话,也不看我,我知道这是爸爸在等着我开口说。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对他而言就是他的一个累赘,一个包袱,他一句话也不想和我多说。
   我如实回答,一直低头看着马路上的垃圾,果皮,斑马线还有略大的石子,我当时的内心忐忑不安,生怕爸爸会对我发脾气。不过出乎我的意料,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不满。
   也许是爸爸的冷漠激化了我学习的认真性,我的成绩从那以后变得好了起来,当我以为成绩好了之后就会得到爸爸的认可,但是换来的还是爸爸的冷漠和我的伤心。
   妈妈在我童年回忆中对我不错,但是她与爸爸也是一样的,对工作狂热,对家冷淡。妈妈从我记事起,就不怎么陪我,每天都是工作工作。对于妈妈我就敢对她发些小脾气,不像爸爸,从来都是令我敬畏。
   对于我的纠缠,妈妈总是满口答应,但是一到改兑现的时候,差不多都是给我买个玩具,买好吃的,之后她就去做她的工作了。其实我对她的要求每次都是带我出去玩,但是她一次也没有兑现,有一次她难得要领我出去玩,但是她好朋友一个电话就把我甩在了家里,然后又许给我带来好吃的。那是我小,被这些好吃的给哄的服服帖帖的,但是我内心深处还是对妈妈有了不满的情绪。
   妈妈在我儿时的形象就是一个标准的大美人而且会做菜,能持家,工作强,但是在所有人称赞她的这些我都觉得是坏的,全部都是她的缺点,诋毁她不好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不怎么关心我。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吃饭的时候,我的腰被桌子搁得青了一块,我大嚎大叫,哭着看着叫疼。如果换了别的家庭的话恐怕已经上医院了,而我的妈妈只是给我涂了些紫药水,爸爸说了句,“哭什么,就这么点伤。”我哽咽地吃着米饭,全然品不到米的香甜,只有满满一肚子的酸楚。那时候我就想,爸爸妈妈难道都像电视上的蛇一样吗?冷血无情,具有攻击性,然后我就幻想爸爸妈妈变成蛇的样子,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中的酸楚也就淡了一些。
   因为他们对我的种种不关心,我对他们慢慢的没了那种依赖的感觉,相比于别的孩子还在妈妈怀里撒娇,我就可以一个人独自承受伤痛。就算一个人在路上踢石子抽泣,也不去找爸爸妈妈。因为我知道,他们不可能让我缩在他们怀里撒娇取暖,我在这么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冷漠地成长。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错失的爱情季节 下一篇:【军警】积水欢歌(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