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积水欢歌(小说)

【军警】积水欢歌(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积水欢歌(小说)
   肖玉天
  
   学校放了暑假,这对于每个学生而言,真可谓是轻松愉快。因为他们可以暂时告别校园、班级、老师、书本,自由自在地在家里和社会上做一些他们愿意做的,并且开心的事情。
   刚刚吃过早饭,梁永峰便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下学期再开学就将升入初三了,他想去找他本村的同学刘铁、李帅、郭兵、马壮,与他们一起乘车去县城逛一逛,开开心,放松一下,顺便到新华书店或小博士书屋买几学习资料看一看,为开学升入初三做好准备。他刚走到院当心便听到街门口有人吵闹哭叫的声音:“你这个窝囊废,倒是拿个主意呀!今天这水放不出去,我就跟你没完,我的天呀!……”
   “叫我有什么办法,该去的人家我都去问过了,眼下这农闲季节,咱村的强壮男劳动力都结成帮进城打工去了,花多少钱也雇不着人。我若不叫这胳膊骨折伤着了,不也跟他们一起进城去了。再说,若是咱家卫国不去参军,这点活就不难了。”
   “你这纯粹是放屁,这放水与咱卫国参军不参军有啥关系,八杆子也打不着。别拉不下来屎赖地球没有吸引力。”
   听着熟悉的语声,梁永峰知道这是邻居张大伯和张大娘在争吵。于是便加快脚步,走出了自己家的院门,来到了张大伯和张大娘的身边。他语气平和地问道:“大伯,大娘,您老两口都五十来岁的人了,今天是怎么了,干嘛都发这么大的脾气啊,有什么事好好说,商量着办,急有什么用?”
   “永峰,你也知道这大雨连续下了两天两夜,咱家西大洼子那片二十来亩的玉米庄稼地几乎全泡在水里了。早晨我和你大伯起早钻进玉米地里察看一下水情,这积水最深的地方竟没了大腿根儿。如果不及时将地里的积水放出去,这二十来亩地的玉米庄稼就将被涝死。而这地头紧挨着干渠这边地势又高,要想把地里的积水放到干渠里去,就必须在玉米地的垄沟里挖出一道深约一米,长约三四十米的放水沟。说起来也真是点儿背,前些天俺家你大伯摇四轮车时不小心左胳膊被飞出的铁摇把打成骨折了,干着急瞅着这活就是干不了。我让他赶紧回村里来花钱雇人去挖沟放水,可他转悠到现在,竟连一个人也没雇着,真是急死人了。这片地可是俺一年的希望啊!大娘我能不急吗?”
   听了张大娘这番话,梁永峰此时明白了一切。他说:“大伯和大娘,您不要着急,卫国哥参军不在家,还有我和我的同学呢,我们也都快长成大人了。正好学校放了暑假,一切由我来安排。”说着便又急忙跑回了自己家里的屋里,他抄起电话,将刚刚在街门口发生的一切分别告诉了他本村的同学刘铁、李帅、郭兵、马壮,并通知他们带铁锹到村西头与张大伯一起去西大洼子玉米地放水。
   在学校,梁永峰是班级的班长,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他不仅学习好,而且组织能力特别强,有号召力和带动力,在同学中有一定的威信,正常情况下,他喊一嗓子,大家都给面子。这次更不例外,况且还都是本村的几个一起长大的,从学前班一直到初中的同学。因此,没过二十分钟,这几个同学便陆续地扛着铁锹,聚集在村西头。梁永峰先强调了大家要注意安全,然后便在张大伯的带领下,顺着雨后泥泞的农田路,向西大洼子玉米地走去。
   这回张大伯脖颈上带着那用棉药纱布带托着受伤骨折的左胳膊,走在最前面带路,显得格外的有精神。他们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玉米地。在张大伯的安排指挥下,梁永峰和刘铁、李帅、郭兵、马壮便投入了紧张而有序的挖水沟放水战斗中。他们在挖水沟放水的同时,还时刻不忘提醒自己:一是要注意安全,二是要注意保护好庄稼。挖出的泥土要尽量放在两边其它的垫沟里。累了他们也顾不上歇一歇;手上磨出了大水泡,他们谁也不喊一声疼;玉米叶把他们的脸、脖子、胳膊、腿全都拉红了,与身上流出的汗水浸混在一起,实在是蜇得慌。尽管如此,他们却全然不顾。张大娘给他们送了吃的、喝得,招呼他们停一停,歇一会儿。他们权当没听见,而是坚持继续挖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临近中午了,经过一场紧张的战斗,放水沟终于挖成了。玉米地里的积水终于顺着刚刚挖好的放水沟汩汩地流入了干渠。望着这哗哗流入干渠的积水,张大伯和张大娘高兴得合不拢嘴,笑开了眼角的鱼尾纹。梁永峰和刘铁、李帅、郭兵、马壮这五位同学看到这玉米地里的积水顺着放水沟流入干渠,更是喜出望外。因为他们听到这哗哗流入干渠的积水,仿佛是一曲正在放声高唱的欢歌。
   张大伯和张大娘眼含着激动的热泪,再一次将送来的食品和一瓶瓶矿泉水分别递给了他们,同时也将每人二百元钱的大票塞压在他们的手中,说这是他们付出的劳动所得,恳求他们必须收下。然而在梁永峰的带动下,他们谁也没收这没人二百元钱。他们说:“大娘送来的食品和矿泉水,我们可以吃、可以喝,因为我们确实是饿了、渴了。而这钱我们是坚决不能要。卫国哥参军不在家,我们就是您二位老人的儿子。能帮助您二位老人干这点活是我们应该做的。难道儿子帮助父母干点活还要钱吗?”
   这时,玉米地里的积水仍然在继续顺着新挖的排水沟哗哗地往干渠里流淌,欢歌仍然在继续高唱着。
   ——写于2011年7月10日晚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桃源】我的梦(小说) 下一篇:【雀巢】来自控告方的表扬信(纪实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