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优秀员工

优秀员工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绵延数百里的锦河悠悠地流着,淘尽了泥沙,淘洗了岁月,也见证了兴仁中学的成长。这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学校,宏伟大气的校门上挂满了各种牌匾,诸如:省一级学校、市重点高中、高考优胜单位……
   毕德优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兴仁中学工作,这是他的母校,高中三年的难忘经历都在这里发生。因此,他对母校有着别样的情怀,本有机会去大城市发展,可他果断放弃了,一头扎进这偏僻山区小县城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工作头几年,毕德优的工资待遇一直不是很好,但他总是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是金子总会发光。他每天6点过一刻就起床,7点还不到就已经到了课室了,他要陪着他的学生一起学习、一起奋斗;晚上10点30分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破旧的寝室。即使生活和工作如此辛苦,他也未曾动摇过。
   他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这么多年来,他年年被学校评为“先进班主任”、“优秀教职员工”,有一年还被评为了“县优秀教师”。
   荣誉虽然铺天盖地飞到毕德优怀里,可他的工资却总是不见涨,也是因为这个工资低的原因,毕德优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和他分手了。用毕德优女朋友罗丽的话来说就是“年年优秀,工资照旧”。想想也是,一个教师的工资涨不涨,和他的职称级别有关。毕德优工作第二年就已经是中学二级教师了,现在工作七八年了,还是这个级别。要知道,每提升一个级别,每月工资就可以涨五百元左右,五百元可以给罗丽买两三条裙子了,一年下来也能涨六千元了。很多同行都削尖了脑袋往高的级别挤,他们使出浑身解数,用尽各种手段。可是毕德优说“我宁愿踏踏实实地做,也不愿被人说闲话”。
   罗丽骂他迂腐愚钝,骂他死脑筋、不知变通。罗丽在医院上班,是一名护士,长得挺水灵的,脑子也好使。她经常为毕德优评职称之事“出谋划策”。毕德优工作第四年的时候,和他一起来的一个同事徐露已经顺利通过了中学一级职称了,这让他非常震惊。要知道,第四年通过中学一级职称的人是兴仁中学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毕德优既羡慕又无奈,想想自己一毕业就来到了兴仁中学,勤勤恳恳,年年当班主任,每天累得都没时间陪女朋友。可徐露却只当了一年的班主任,按照规定,评中学一级职称要当够三年的班主任才有资格评的,她是怎么评上的?荣誉之类的肯定没毕德优多,这究竟是为什么?和罗丽在一起的时候,毕德优总是在她面前发牢骚。罗丽听得也厌烦了,有一天她忍不住告诉了毕德优实情:据罗丽的同学打探到的消息是徐露有个哥哥在市里当什么局的局长,面子大着。
   毕德优仰天长叹,罗丽说:“我们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没有当领导的哥哥,可是应该还有其他路子可以让你及早通过职称啊。”
   毕德优说:“还是算了吧,其他路子多半也是歪路。我再努力些,多拿些荣誉回来,我就不信起不了作用!”
   “你明年也去申报,至少可以在评委面前露下脸啊,让他们熟悉熟悉。”罗丽提议。
   工作第五年的时候,毕德优听从罗丽的建议去申报中学一级职称了,他非常认真地填表、做材料。按规定工作第五年才可以有条件申报,因此,毕德优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心想,这次就当是熟悉下程序,第六年时一定会通过的。
   结果真的如毕德优想的那样,他没有通过。可是和他同年来的张艳通过了职称评定。这下,他有些茫然了。有一天,同事在聚餐时,喝了点酒,大家就说开了。
   “现在的职称评定就是水分太多,我都是找人花了两千元才通过的。”张艳说。
   “难怪评职称前,有熟人找到我说让我出两千元,一切会办好。”毕德优心里想。
   “毕德优啊,你这么优秀都没有通过,也太不可思议了。”其他同事附和道。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生活还得继续的,职称申报也得继续。这一年,毕德优已经工作第六年了,他满心以为这次必过无疑了。可是,他再次落选了。这下他控制不住自己,找到学校办公室主任了解情况,办公室主任也很为难,但透露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毕德优的班主任经历被某个同事“借”用了,所以市里的评委认为毕德优的材料是作假的。罗丽让毕德优去网络问政,可是毕德优说不想这么麻烦,同事之间算了。再说评定结果已经出来,毕德优只好认了,反正每年都有机会申报的。
   毕德优又等了一年,可是这年,上头领导说职称申报暂停。这个消息让毕德优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没办法,继续熬吧。罗丽对他也是失望了,他们总是吵架不断,罗丽最终在这一年提出了分手。毕德优在事业爱情两失利的情况下继续工作着、生活着,可是当年的澎湃激情似乎也渐渐消失了。毕德优当了七年的班主任了,他真的很累,他想歇歇,于是他对领导提出了不当班主任的申请,学校领导也批准了。
   可是有一天,吴校长找毕德优谈话。刚进校长办公室,吴校长就笑容满面地说:“德优啊,你在学校工作很努力,也获得了很多的荣誉,我想你之前年年当班主任,在教学上可能有些照顾不周,这样,你下学年就继续留任高二年级,多钻研下教学方面的事情吧。”
   “吴校长,我的教学成绩年年排在前列,我虽然当班主任很忙,但我是用良心在教我的学生的。我还想着工作7年了,也该让我体验下站在高考最前线的感觉了,我是满怀信心地想在高三好好和学生一起拼搏的。请吴校长给我机会好吗?”
   “德优啊,学校教职工也多,分工安排我们领导层会考虑好的。只是现在实在不好安排啊。”吴校长扶着镜框说道。
   毕德优拿到分工表自己分析了一下,发现了惊人的秘密:原来是副校长的夫人、还有主任的妻子上高三了,这等于硬生生地把自己挤下去了。
   教高三虽然压力大,但是高考奖金还是挺诱人的,大家都想上高三。毕德优发现领导的妻子都连续好几年教高三了,似乎没有挪窝的意思。
   也罢,谁让自己既不是领导,也不是领导的什么亲近的人呢!
   毕德优心情沮丧极了。约了哥们王奇富喝酒。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一无所有,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
   “你啊,就是太认真了,也太较真,这个社会总是复杂的,常在染缸滚,哪有不染色的呀,我看只有你心智太单纯。很多时候,你努力,大家笑你傻;你得意,大家说你傲;你失意,大家就不理你了。”王奇富说。
   “我现在女朋友没了,职称过不了,工资涨不起,房子也买不起,车子就更别提了!兄弟还是你过得好啊,什么都有了。你这名字也取得好,奇富,出奇地富裕啊!”毕德优喝得晕红了脸,话也多了。
   “哈哈,我看你的名字也取得可以啊,毕德优,就是‘必得优’,你看你不是年年优秀嘛!”
   “我啊,是得了优秀,可是都只是一纸证书,百无用处啊!对我的生活和工作起不到作用。”
   ……
   窗外夜色已深,毕德优却毫无睡意,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他不知道这个黑黑的夜,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光明。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下一篇:幽灵女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