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与班花同学的一次战争与和平

我与班花同学的一次战争与和平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就读于家乡一所乡村中学。那时在我的家乡是比较封建的,在中学里男女同学很少说话来往。如果男生和女生过多地说话来往,谣言马上就会流传起来:“谁跟谁搞对象了!”于是谣言四起,唾沫星子淹死人,麻烦大了,这等同于两个人有作风问题。尽管这样,男女生的争斗却时有发生,这些争斗其实并非由于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或者纠纷,而是青少年男女之间的打打闹闹而已。比如,在教室里常因“争夺”地盘而争斗不止,时常闹得不可开交。一个教室塞进六七十个学生,一排排书桌、凳子密密麻麻,人夹在过道中,空间地盘本来就紧张,况且十几岁的年龄,正是不安分的年龄,没事还打闹呢,何况在这种拥挤不堪的环境里。同学们常常为挪书桌的位置而争执,都想把自己的书桌往前挤一点,将后面的书桌往后推一点,尽量扩大自己座位的空间。年少天真的我们还真卯足全身的劲儿推呀挤呀,尤其是女生。
   我的前排邻桌是我们班的班花,名叫古慧,人长得也不能说多么漂亮出众,却是那种看着顺眼,招人喜欢,吸引男同学眼球的女孩儿,尤其是她活泼好动、能歌善舞,每次学校搞文艺演出,她演出的节目总是最引人瞩目的一个。在教室里上自习课,常常引来周围同学的好奇与兴奋的目光。但是,古慧的学习成绩很一般,她不怎么用功,上课常常看课外闲书,或者摆弄女孩喜爱的物品,正应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漂亮的女孩不用功”。
   一个炎热夏日的下午,语文老师正讲一篇枯燥的古汉语课文,之乎者也,全神贯注地讲解着课文,学生们静静地听着,说静静地听着是真,课堂上鸦雀无声,但究竟有多少人能听进去,有多少同学在做别的事情,这些就不好说了,当然也有人显然是昏昏欲睡了。我的课桌前排的同学就是古慧,她坐在自己的凳子上,用后背使劲往后推挤我的书桌,她的推挤肯定成了一种下意识了,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她很用力,但并没有用心,并没有想这件事,而是悠闲自在地盘起双腿,脚放到了桌斗里(桌子没有抽屉,只有一个空斗,里面可以放书),在把玩一件什么东西。总之,她聚精会神地做着自己的事。虽然她很用劲地往后推挤我的书桌,但全然没考虑我会有什么反应,会怎么回击。照别的同学的习惯,既然她使劲往后顶我的书桌,我应该用力往前推我的书桌,互不相让、以牙还牙嘛,如果我用的力比她的大,还可以把书桌往前挪一点,这样不就扩大了我的座位空间了嘛?可是,那时的我突然灵机一动,来了个反其道而行之,猛地一下突然往后猛撤书桌,只听到咣地一声,古慧正往后用劲呢,突然后背这里空了,因惯性而失去了重心,从凳子上跌落下来,屁股墩在地上,双脚还卡在桌斗里,凳子牢牢地支撑着她的小腿,后肩靠在我书桌的前沿上,抬起双手,想用手抓着桌沿,支撑起身子,可是手又抓不住桌沿,就像翅膀一样徒然啪嗒啪嗒地拍打着桌沿,由于双脚卡在桌斗里,抽不出来,她怎么也站不起来。当然,我往后撤书桌的幅度不会很大,因为我还坐在座位上,后面还后排的书桌,根本没有更多的空间可撤,顶多回撤一尺半尺的,再说了,如果撤多了,她的后肩就不会靠在我的桌沿上了,而是她有可能仰面摔到地上了。
   看到这个学生扑打着,不明就里的语文老师用手抚了抚老花镜,温和地说道:“那个同学睡着了?你醒醒,醒醒呀!”。
   老师说完又低下头,看着他的课本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古慧好不容易站起来了,脸颊通红,两目圆睁,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坐下继续听老师讲课。周围其他同学带着疑惑的眼神,朝我们看了一下,接着听老师讲课。
   我已经没有心思听课了,心里嘀咕,让古慧摔这一交,太过分了,她肯定饶不了我,她会不会告诉班主任呢?我越想越害怕。那时的我腼腆好羞,胆子不大,有时我跟同学争吵打闹,班主任老师看到准会冲我喊:“怎么啦?小村里的孩子也敢捣乱?”我的村子比周围的村子小很多,老师喜欢拿我的村子小开玩笑,诈唬得我不敢出声。
   下课了,我坐在那里不动,表面是在看书,实际上我哪能看得进去呀?又等到放学,我还坐在座位上不动,这时教室里就剩下我和古慧了,她站起来,怒视着我说:“大力,你太欺负人了,我要找李老师告状去!”李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
   “别---别,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我---我---我,没想到你会摔倒。”我脸憋得通红,感到后悔,话都说不顺畅了。
   “那你让我扇一巴掌,咱算拉倒”,话音未落,她拿起书本使劲在我头上拍打了一下,也许是因为内心有愧疚,我也没感到多么疼。
   “明天帮我个忙,我就不告老师了”。还没待我有反应,她又扔下这句话,扭头走了。但是她让我帮什么忙呢?是让我帮她打架出气?这可是我的弱项呀,在班里我学习还可以,但是我体弱没劲,打架不行,连打篮球都抢不过别的同学。
   虽然不担心古慧告诉老师了,我心里也没踏实多少,第二天我还是忐忑不安地上课、写作业,下午放学时,古慧回头把我的课本拿了过去,把一张纸夹到里面,扭头告诉我说:
   “我写着呢,你帮我个忙。要不,我还告诉老师去!”
   等确认周围的同学都走了,我才忐忑不安地打开书,展开那张纸条一看,原来中间夹着一张电影票。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狐帮消劫(小说) 下一篇:【绿野】花开花落几春秋(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