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夫妻情分

夫妻情分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娉婷是一个很妖娆的女人,妖娆到让女人羡慕、嫉妒、恨。娉婷的老公是市某船舶公司的中层领导,月薪近两万块(十年前),两套住房。他们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夫妻感情非常好,恩恩爱爱,是邻里羡慕的神仙伴侣,老公多次被评为“模范丈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时,在单位的一次常规体检中娉婷被查出得了宫颈癌,那时她只有30岁。突如其来的劫难让娉婷悲痛欲绝,老公为她撑起了爱的蓝天。老公每天在医院服侍娉婷,尽心呵护,让娉婷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同病房的人都在羡慕娉婷的好福气。的确,娉婷老公1米80的个头,帅气十足,感情细腻,结婚以后夫妻间几乎没有红过脸。老公无微不至地呵护,让娉婷非常欣慰,幸福,满足。她发誓要用后半辈子的柔情偿还老公的爱。化疗期间,她忍受了无尽的痛苦,老公总是心疼得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用尽温情减轻娉婷肉体上的痛苦。她终于出院了。但癌症病人医院有规定必须定期到医院复查。他们家住五楼,每一次去医院,老公总是抱着娉婷上楼下楼,即使邻居看了也无不感动得热泪盈眶。娉婷娇柔地依偎在老公宽阔的胸膛上,倾听着他的心跳,美丽的大眼睛里总是满含幸福的热泪……
   娉婷终于度过了最艰险的日子,剩下的只有静养了。娉婷长出了一口气——老公终于可以减轻负担了!
   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娉婷坐在餐桌旁,老公把饭菜端到桌上,他看了一眼娉婷:“我们离婚吧。”“你说什么?”娉婷每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说一遍。”“我们离婚吧。”老公很平静地说。这些比当初被查出得了癌症还要让娉婷震惊,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张英俊的脸庞。老公放下筷子:“在你生病期间,我爱上了一个女人,一个有家庭的女人。因为我无法忍受寂寞孤单,我和她已经逾越了道德防线。我依然爱你,但一个年轻男人无法忍受长久的寂寞……”娉婷默默地看着他,拼命忍住不让泪水流下来。是的,一年了,他还年轻,她的身体真正完全恢复,也许还要一年,或者更长。老公转头望着窗外:“每晚面对着娇媚的妻子,对我而言无疑是难以忍受的折磨……”是的,娉婷喜欢在他怀中入眠,却完全忽视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生理需求。
   窗外电闪雷鸣,娉婷一个人蜷缩在大席梦思的一角,老公已搬去了客房。
   第二天,娉婷同意了老公的离婚请求,协议离婚。但娉婷提出两个条件:一、自己要拥有孩子的抚养权;二、房子是自己单位分的,产权归自己所有。去年买的房子自己和女儿占三分之二,因为孩子还小,希望老公放弃自己的三分之一的产权。他们一共两套房子,是同一单元的门对门,家里没有存款,她的病已经花完了所有的积蓄。现在的财产分割说白了就是要他净身出户。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娉婷无非就是想挽留她的老公,并不是真的绝情。夫妻近十年,老公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但君心已去,他同意了娉婷的所有要求。娉婷很绝望,又不忍心看着他流落街头,所以答应借给他一套房子,等女儿年满16岁时再归还。双方达成协议,签字离婚。
   娉婷因为生病,早已内退,如今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但娉婷是个坚强的女人,为了不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她送孩子去外地学游泳,自己去服装厂拿活回家做。离婚后,他和她几乎每天都能见一面,因为他们只隔着两道门。娉婷每天早上静静地站在窗口目送他上班,晚上听着他有力的脚步声上楼,开门,关门,这似乎成了离婚以后的必修课。不用看,娉婷能准确分辨得出哪是他的脚步声,每一声仿佛踩出的都是世上最美的音符。如果哪一天他不回来,娉婷也一定会一夜无眠。而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甚至彻夜不归。有一天,他天亮才急急匆匆回家换衣服,出门时他们在楼梯口“偶遇”,他打了个招呼“早”,转头就走,娉婷温柔地说:“衣服穿反了!”他低头一看,不好意思地笑了。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劝他们复婚,郎才女貌,曾经是那么情深意重,但他流水不回头。
   我是在他们离婚后认识娉婷的。她真的是美若天仙,三十几岁的人依然风姿绰绝,妩媚娇柔。我经常去她家,自然也遇见过他,真的是名不虚传。娉婷还告诉我一件事:有一次她拿了很多手工活,三轮车停在楼下,如果车夫帮她送到楼上,要给十块钱,她不舍得,就一个人拖着个大袋子往楼上拉,还没到二楼就大汗淋漓。她倚在楼梯扶手上大口喘着气,他打着领带下楼上班。看到这场景,他毫不犹豫地扛起一大袋衣服帮她送到楼上的家门口,然后“蹬蹬蹬蹬”下楼上班。关上门,她的泪不觉流了下来……我问她想复婚吗?娉婷说已经不可能了,如今他经常带那个女人回家,隔着一道门,她清楚地听到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他给那个女人买高档的衣服,给孩子买高档的衣服,而她是个有夫之妇。为了约会方便,他自己买了车,因为那个女人必须半夜赶回去……她自己的老公还在家里等着她。
   我无法理解娉婷的感情,我知道她不恨他,因为她和我聊的话题总是他,而且总是称呼“我老公”。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这句话用在他们身上显然不太恰当,他们有爱,娉婷深深地爱着他,每一个熟悉她的人都感觉得到她对他的爱。她恨那个勾引她老公的女人,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得癌症,而且偏偏没有死,偏偏是给自己的老公造成痛苦的癌症。
   我不是男人,不知道对一个男人来说生理需求是不是真的重于家庭和孩子。无性的婚姻对一个正常人来说是一种痛苦和折磨,他为了性移情别恋我无权非议。他的口碑极好,没有人去指责他,他的领导、同事很支持他离婚。我甚至怀疑在她住院期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欲盖弥彰,为全身而退做铺垫。他完全没有顾及她的感受,他的爱情已经成为施舍,让娉婷一辈子无法偿还,甚至感恩戴德,愧疚终生。因为十年后的今天,娉婷依然活在老公的“好”里,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曾问采访过几十位女性朋友,如果事情反过来,生病的是老公,自己会不会为了性爱抛弃孩子,抛弃家庭,抛弃大病初愈的丈夫?百分之八十的人回答:“这个问题我也设想过,我不会!”我也不会,大爱无疆。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大难来时见真情。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两个女孩 下一篇:【杨柳专栏】缘分(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