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多情少年时

多情少年时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去年冬月的一天下午,天空灰蒙蒙的色彩流动,有黑云堆积,仿佛在酝酿着一场冷雨,一触即下。
   尚未至下班的时间,我的心已经迫不及待,实在等不及,便早退。而对于工作一向认真负责的我,上班期间离开,实属有大事急着要办。
   何为大事呢?是我午后接到一个她的电话:她从上海归来,今晚借宿市里叔叔家里。我心狂喜,马不停蹄地从工地跑回市里,我只为见她一面。
   我已有一年的时光不曾见到她,虽是短暂的‘一’字,但在我心中就如同隔着千年万年,我早已望眼欲穿。
   还记得当年与她邂逅,是郎骑竹马的年纪,一个沉默的丫头,和一个天天贪玩的孩童,又有什么交集呢?我只记得每当寒冬,北风凛冽,天空飘雪,她的一双手儿便冻的红肿,十分惹人疼。那时的我并不喜欢她,但我却暗暗的想:如何让她的手儿恢复夏天的晶莹如玉?
   等到初中时我已是一个少年,爱情虽懵懂,但神秘吸引人,任谁没有跃跃欲试的心呢?我与她前后排坐着,好像欢喜冤家一般,天天吵吵闹闹,直到下学期结束,也不知为何?或许是日久生情吧,我渐渐的感觉,她左右着我的心情,她在,我心喜悦,她不在,我极度失落。
   我喜欢她吗?我自己口中问,我自己心中答,承认我已喜欢上她,情难自禁,溢于言表。那时候的她一束马尾抛在脑后,五官清秀,但我身边的一些同窗好友常对我讲:她不漂亮,可俗话讲‘情人眼里出西施’难道你没听过吗?在我看来,西子与她比,也不过同为天上繁星两颗,而她是最亮,最耀眼的北极星座。
   后来我们分开求学,从不见面,再后来我们相继肄业,为生计,远赴异乡。我们天天穿梭在繁华的都市,或许是天涯孤旅的愁苦,无奈,心酸堆积,我们总是习惯天天聊到很晚,心事诉说对方知,彼此透明如一泓清泉。她曾带着一丝怨气,撒欢儿地道:“我怎么觉得我愈来愈离不开你呢?”那刻的我,一股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我心若花开。
   时光飞逝,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她的青涩已不在,我也已长大成人。我们又都生活在都市霓虹里,思想也不是当年的无暇,我们中间或多或少的隔阂着。有一次我在市广场,遇上她,她一头秀发已经染成黄色,粉底扑面,嫁接的睫毛弯弯,有一股欧美范,显得时尚无比,我不经意的赞道:好一个时尚的女郎。或许是对往事的美好追忆,虽然我们不再推心置腹,但依旧关心彼此,就像友情人一样。
   我们还像小孩过家家一样,约定做一个月夫妻,天天黏在一起,耳鬓厮磨,好不快活。但我们都谁明白,世俗的偏见,爸爸的不同意,我们无缘在一起,下个月初,我们又笑着分手。
   美好的事情总是一去不复返。如今我已爱她七年,七年的光阴似水,我何曾有过一丝后悔呢?
   我匆匆忙忙的回到家中。便在洗手间忙碌起来,因为我要打扮一下自己,我不能满脸疲倦的见她,教她心疼。我换上华丽的外套,登上洁净的板鞋,梳理一下发型,对镜自视,我自信地道:“依旧俊朗!”
   收拾完毕,我便开门而出,而此时下班在家的女友道:“我等你回来吃饭。”我心一怔,回头一看女友,女友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去见谁?她只是带着盈盈的笑意,像一朵盛开的白玫瑰一般,对我如是说。我羞愧难当,还是低头而行。
   我拨打她电话道:“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她试探地道:“会不会太晚?你方便出来吗?”
   她似乎在洗手间梳妆,突然一声惊讶道:“哎呀,我的洗刷工具,落在上海嘞,我明早怎么刷牙呀?”
   “我许久不曾见到你,我很想见你。”我坚定地道。
   她道:“好吧,哪里见呢?”
   曾经我与她常在永兴街和中原路交叉口散过步,那里标志性建筑物便是市人民医院。我道:“医院门口。”
   “好!”她说。
   挂上电话,行在路上,只见夜色茫茫,路灯昏黄,行人三三两两,天空却飘起丝丝冷雨来,打在脸上,打在衣裳上,但我激动的心,脸颊滚烫,已不知寒意。
   我心中暗想:“我怎么可以让她明早不能刷牙呢?”于是见她之前,我便跑超市,大型超市已经关门不再营业,我知她所好,她只用黑人牙膏,但私营小超市,还很难买到。于是我便跑遍街道,一条又一条,终于买到时,我大喜过望。待我来到医院门口,她已在那儿久久伫立,一头乌黑秀发披肩,脸上淡淡妆,宽松的衣裳,慵懒的模样,就像一朵红玫瑰刚刚盛开,风中摇曳一样。
   “你好像胖些耶?”她欢喜的道。
   我道:“是吧,女友养的好。”
   她听罢,默然不语,我们又相视一笑,也不知道上天怎么打湿的我的眼眶,又润湿她的眼角,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良久,我们松开彼此,我问道:“你吃饭没有?”
   她点一点头,静待片刻,恢复常态道:“来的时候,我也没有给堂妹买什么礼物,现在你陪我买一身衣服给她吧?”
   我也神态自然一些的说:“好呀,你不熟悉,我带你到最好最贵的店买。”
   说罢,我们并肩而行,她又玩笑的叮嘱道:“待会无论做什么,你都得称我为‘小阿姨’,不能再让别人误会我们。”
   我无谓的叹息一声道:“别人误会有何用?我们又不能如别人所愿。”
   “你少贫嘴,你给我记着,我是你小阿姨。”她笑道。
   我不耐烦的拖长声音喊道:“知道,小阿姨。”
   说着我们来到店门口,步进服装店,服务员很热情,她挑挑捡捡,我就很绅士的坐着陪她。而她却一件一件的观摩,时间一久,我有点不耐地道:“阿姨,你快点好不好?”
   她没有回答,而离我近些的另一个女服务员见她年轻貌美,夹着疑问的道:“她是你阿姨呀?”
   我道:“是呀,你看她比我大几岁?”
   女服务员望一望她,又看一看我道:“差不多吧。”
   “哎,她比我大十多岁呢?她只是化妆,其实本人已经人老珠黄。”我小声地道。
   女服务员禁不住掩嘴失笑,而她的耳朵异常灵敏,在我没发觉时,近前猛一推我嗔道:“你再说一遍。”
   我呵呵一笑道:“不说。”而此时几个服务员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随后她道:“我们走吧,店里没有我看中的衣服。”
   也不知上海滩是怎样的繁华,还是她品味愈发高调,逛好几家的服装店,她都没有看中一件衣服。
   路过一家小超市时,她便大把大把的买零食,我来付账,她应是推辞,她道:“我请你吃。”
   出超市,我们信步而行,闲谈久久。渐晚,我们各自返回家中。
   女友正在室内绘画,见我前来,便放下画笔,让我坐在饭桌前,与我一道用餐。我本不饿,但又盛情难却,她帮我盛一碗米饭,我慢慢的咀嚼起来。
   女友坐在我的对面,优雅的吃着青菜。我静静地注目着她,是如此的优美,又回想起刚才的一段约会,我暗念道:“她就像红玫瑰一样,她的红早已化作我血液的红,刻骨铭心,终生不忘;而女友就如同白玫瑰一般,她的白就如同我天天吃的一粒粒米饭的白,一日三餐,必不可少。”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在似水的年华里,是谁错过了谁? 下一篇:【春秋】媳妇儿的外婆(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