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星月】六指姑娘 (小小说)

【星月】六指姑娘 (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百花散尽芦花开。在山村,最晚开放的是芦花,秋冬季节,那一蓬蓬,一簇簇,一丛丛的芦花开了,山凹里,水库边,沟渠旁,远远望去,似花非花,似雾非雾,似白淡白。微风掠起,芦花摇曳着,摇曳着,轻盈而曼舞,清雅而飘逸。难怪《诗经》中这样写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今天的芦花丛中,有一位叫六指的姑娘,静静地坐在这里,很久很久了。姑娘十七八岁的模样,又黑又胖的脸上,嵌着一只尖尖的翘鼻子,嘴角微微地上翘,可以看出姑娘性格中倔强和固执的一面。一双柳叶眉下,闪动着一对黑葡萄似的眼睛,那眼睛,汪着水,闪着光。一头乌黑的头发,被简单地束在脑后,成了一把小刷子,走起路来在脑后摇来摇去的。最有趣的的是姑娘那一排洁白的牙齿中,长了两颗好看的小虎牙,一笑起来,那两颗小虎牙就露了出来,煞是好看。
   六指姑娘只有来到这里,全身心才会得到恬淡,得到宁静,似乎这里属于自己,自己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绝。
   过了一会,六指姑娘就放开喉咙,对着芦花唱起了歌,先是一曲王菲的《传奇》,唱完又是一首杨钰莹的《小雨中的等待》。那声音来自天籁一般,宛转而空灵,清脆而嘹亮,缠绵而悱恻,淡淡的,像潺潺的流水一般,像百灵鸟划过天际一般,散发着芦花般清新的泥土气息。
   唱罢,六指姑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中满含泪水,或许今天是最后一次来这里唱歌了,今后自己再也不能唱歌了,因为过不了多久,六指姑娘就要出嫁了,婆家是山那一边的山里屯一户刘姓的人家,和六指姑娘同时结婚的还有自己的哥哥大栓。
   这次婚姻,六指并不满意,是在本族长辈的操纵下进行的,叫转亲。就是甲乙丙三户人家转亲,甲家的女儿嫁给乙家,乙家的女儿嫁给丙家,丙家的女儿嫁给甲家。这样三家的男孩就都有希望娶到还算满意的媳妇,延续了香火,传宗接代,还避免了小姑嫂子换亲不好称谓的尴尬。
   六指姑娘有一个哥哥,哥哥长妹妹十二岁,今年已经三十岁了。这在农村属于大龄青年了,由于哥哥长得敦厚,天生木讷,不善言谈,家中日子拮据,因此对象相了一箩筐,最后一个也没成。眼看着家中香火要断,父母四处托人给大栓介绍对象,眼看着最佳结婚年龄已过,再不抓紧,儿子大栓真的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在几个长辈的处心积虑的精心策划下,人们才想起只有用六指给自己的哥哥大栓换一房媳妇。
   六指知道山里的男人大自己十五六岁,是个缺点心眼的男人。就苦苦地跪在地上,央求父母:不愿意早早结婚,自己有梦想,要唱歌当歌星,要挣好多钱,然后给哥哥娶最漂亮的媳妇。父母听罢,长长地叹着口气说:“孩子,当歌星那可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不是我们山里人家的命,我们命薄福浅,你和你哥只要能够顺利的结婚,让我们抱上孙子,我们就死而无憾了。”六指就给父母磕头,直到额头流血,父母还是冷冷地对六指说:“孩子,事已至此,就认命吧!你是小姐身子丫鬟的命,我们出身低微,命该如此!”
   六指就哭,哭得死去活来,以不吃饭要挟。父母狠下心来把六指关了起来,直到结婚的那天,才把六指放了出来,不过,那六指姑娘已经瘦弱的不成人样子了,最后在被灌了几片安眠药的情况下,六指姑娘被抬上了汽车,被山里人家接走了;同时,大栓家也迎娶来了一个朱姓的姑娘。
   六指姑娘在半昏迷的情况下,和山里的男人拜了堂,成了亲;天黑不久,又入了同房。
   半夜里,人们听到了洞房里传出了打斗声,还有六指姑娘凄惨的哭喊声,那哭声在寂静的山村,传出了老远老远,听着的人,不由的心里一阵阵发毛,那些善良的人,就不由得叹气到:“造孽啊,造孽!”第二天,人们看到六指男人的脸上满是抓痕,六指姑娘也是被打的鼻青脸肿。就这样,六指姑娘失去了自由,被婆家人软禁起来了,进出都有人跟随着,陪伴着,看管着。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过去了,六指姑娘的肚子渐渐隆了起来,六指姑娘怀孕了。这一天婆家人从六指村里也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六指姑娘的朱姓嫂子也怀孕了,一家人颇为高兴起来。
   在这里,人们一直认为转亲和换亲的家庭,要想稳固,只有新媳妇怀孕生子,有了自己的血脉,才会安定下来,安心地过起日子来。
   就这样,眼看着六指姑娘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婆家对六指的看管渐渐放松起来了,也对六指好了起来,不断拿出最好的饭食给六指姑娘吃,让腹中的婴儿增加营养。
   不久的一天晚上,醒来的一家人忽然不见了六指姑娘,找遍了巴掌大的山村,也不见了踪影。后来人们往马路上追赶,看到半山路上有一摊血迹,旁边似乎有一个发卡,像是六指的,再追,不见任何踪影。
   后来,听人说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里,人们在火车站的地下通道口看到了一个女子,像极了六指姑娘。那个姑娘在唱歌,有个男人弹着吉他给她伴奏。人们也就推测,六指姑娘逃走了,做了流浪歌手。
  
  
   过了两年,在一个电视节目里,人们看到一个姑娘颇像六指,唱着一首印青的《芦花》歌曲:“芦花白,芦花美,花絮满天飞。千丝万缕意绵绵,路上彩云飞。追过山,追过水,花飞为了谁?大雁成行人双对,相思花为媒,千里万里梦相随,莫忘故乡秋光好...........”唱着,唱着,姑娘已经泪雨纷飞。
   那散发着芦花般泥土气息的歌声,像百灵鸟般清脆欢快,惊动了评委和听众,他们先是如痴如醉,不久场上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那掌声久久不息。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媳妇儿的外婆(小说) 下一篇:我好喜欢你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