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好喜欢你

我好喜欢你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时至今日,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苏瑶的样子,那时的我还是个孩子,虽然现在早已远离了那段岁月,可记忆里的人物还是那样鲜活,就好像有人告诉我不论时间过去多久,不该忘的总不会忘记,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好让我们的记忆得以延续。
   那年夏天似乎来得很早,我还没有到十七岁,清晨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洋洋洒洒的落下,我逆着光卖力地踩着单车,阳光还是那么晃眼,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是很真实,我叫林泽宇,万千高中莘莘学子中普通的一个,蜗居在中国离海最远的内陆城市,每天在家和学校中进行着单趟往返,日子虽然充实,却是无聊又无奈。
   我的高中生活刚刚拉开序幕,虽然我是个吊儿郎当,有些二,总是让人觉得很调皮的男生,但毕竟从现在开始到一个陌生的班,从老师到同学一切都是新的,所以我决定还是收敛一些,做个低调的乖孩子。我在三楼找到自己的教室,随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环顾了一下班级后,隐隐对未来三年充满了期待。
   只是和周围的新同学简单交流了两句,班门就被推开,走进来一个束发的年轻女子,大约25岁左右,自从她进班后,班里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们之前的喧闹声急速转低进而变得微不可闻。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气场,看不见,但却深深影响着在座的所有人,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其实是一种不怒自威。她宣读着花名册,勾选着签到的学生,这一届实验班里女生似乎很多,连点了七八个响起的都是女生婉转的声音。
   “苏瑶。”“到。”“嗯,下一个,林泽宇。”我还没有喊到,隔壁的家伙莫名被戳中笑点,噗哧一下就笑了出来“苏妖……你说谁他爸想的这么个名字?”老师抬起头面色不善的纠正道:“是苏瑶!”于是全班冷场。“林泽宇”,“到。”我尴尬地应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着那个因为气愤还有些尴尬而脸红的女生,清瘦的脸颊,皮肤白皙,身材并不纤瘦,眼睛很大,也很漂亮。越看越让我为她打抱不平,多好的女生啊,谁以后要是再取笑她,我就揍谁。我转回头,掐了旁边的男生一下,叫他安静。
   观察得久了,我发现她很喜欢笑,好看的眉眼里似乎有种闪亮的光芒,温暖得让人心软。
   后来和班里的大多数人熟络了,我们都开始原形毕露,男生们很快打成一片,然后上课传纸条,偷偷讲话,这些早已成为家常便饭,班里最开始的那种安静的读书环境早已经面目全非。后来有一天我和一个女生聊天,话题聊得很投机,也越说越开心,苏瑶从我身旁经过,淡淡地看了我和那个女生一眼,轻轻说了句:“有奸情。”让我觉得很尴尬,以后的日子里也很少再去和女生聊天,基本仅限于,“好,嗯,行,拜,靠……”诸如此类。和我关系好的男生里有很多八卦爱好者,没事就告诉我说一些女生的过去,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初中同学,有种特殊的优越感。大部份情况下,也满足了很多人八卦的爱好,几乎每一次我都最认真的抱着爆米花听他讲故事,直到那一次他讲到苏瑶初恋的故事,那一刻我低下了头,攥紧了拳头,然后拍拍他肩膀说:“别讲了,老班来了。”事实证明这个谎言在学生时代是非常奏效的,他们立马变成乖宝宝状学习着。“骗人的骗人的,老班没来,怎么一讲苏瑶他反应就这么大大……”
   不管某个人多么好,班里总有人说他的坏话。
   当时很喜欢用粉笔在班里砸着玩,结果不多久就应了大人的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天老班刚推门进来,粉笔不偏不倚地砸到她脑门上,班里瞬间鸦雀无声,好像一只坏了很久的钟。男生们乘老师弯腰粉笔的瞬间,销毁了手上的证据,安静地坐在凳子上,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老班一再发问是谁,没有一人愿意承认,老班冷冷看了我一眼,叫苏瑶还有其他几名女生去办公室,教室里的我如坐针毡。后来老班进来,点了很多人的名字,其中也包括我,我们被狠狠地说教一番,没担当等等都挂在我们头上,最后罚我们写了两千字检查,我们写完检查已是华灯初上,班里人基本都回家了。泽铭拍着桌子说肯定有人告密,不然她怎么知道是我们几个,“是谁,害我写了两千字检查,手都写抽筋了,我一定好好收拾她。”泽铭说:“肯定是苏瑶”,“什么!你别乱说,你怎么知道。”我反驳道。他看了我一眼说:“去的女生里就她回来最晚,然后她前脚进班门,后脚班主任就来了,你说不是她还有谁!”说着直接推翻了苏瑶的桌子,课本落了一地。我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干嘛!你是不是对她有好感?”说着话的时候推了我一把,我们两个就像相互呲着牙的野兽相互望着,有同学把我们拉开:“有话好好说嘛,动动手,别会记处分的。”我对泽铭说:“我对她有好感,喜欢她,这件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话都说开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做好了如果他还敢动苏瑶的东西我就揍他的准备,可事实上,这个年纪的男生最喜欢这些暧昧的感情,纷纷起哄,泽铭表示其实也没什么,也给我个面子,大度地表示没什么了。
   我们一起收拾完苏瑶的桌子后出了班门,班门到下楼的的楼梯口有个拐角,苏瑶一直在这,我们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原来班主任不过是找女生们谈话,而苏瑶因为事情比较多自然留得晚,至于班里砸粉笔头玩人的名字根本不需要人说,因为班里一共就那么几个调皮的男生。
   “谢谢。”苏瑶对我说完后转头就准备走,他们看了看我,使着各种眼色,泽铭是其中动作幅度最大的一个,我几乎快笑出声来。最后我追了上去,向她说我喜欢她,那一刻是我离她最近的时候,我能闻到她头发上淡淡的清香,也可以看见她眼睛明媚到似有满天星光。承认喜欢一个人以后,我觉得轻松不少。“我喜欢你,苏瑶。”然后我看见她的面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泛起了红霞,等待的时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可以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剧烈而张扬。最后她轻轻说了句:“不如在一起试试。”
   记忆里那个夜晚的星空光芒四射,如此璀璨。
   从那以后,似乎有些什么在悄悄改变着,同学们喊起我和苏瑶,总是用你对象她对象来代替,这种因为称呼的改变而产生淡淡暧昧的感觉,让人觉得窘迫的同时又感觉到温暖。
   我们之间开始有着诡异的默契,想要聊天的时候,往往我刚掏出手机,她的消息就如期而至,我笑笑,点开,聊着各种话题,天南海北。高一结业后竟是文理分科,整个假期过得像是被愚弄了般,我们写了很多作业,开学被告知因为换了老师,作业也不用交了,郁闷。
   高二那年我拥有一个幸福的秋天,我和苏瑶会干一些无聊的事,看着校园里飘落的秋叶,我们一起伸手接着,我轻轻走过去抱着她,她没有推开,而是轻声说你干嘛啊,小流氓。我小声地说就这样一直下去好不好,我好喜欢你。她害羞地说:“嗯。”我们一起看着树叶缓缓飘落,苏瑶高兴地笑啊笑,是我从没有见过的,那样的快乐,我很高兴,很幸福,毕竟这种快乐是我给她的。我们牵着手走过所有的春秋冬夏,即使班主任以告诉家长相威胁,我也不曾放过手,我们一起成长,蜕变,不曾影响过学习。因为我许她一个未来,所以要用一生去完成。
   原来自己的故事也可以成为让别人羡慕的爱情,晚风轻轻起,我好喜欢你。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六指姑娘 (小小说) 下一篇:【江南】埋遢夕阳(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