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埋遢夕阳(小说)

【江南】埋遢夕阳(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文博夕阳在文化馆这个清水衙门工作既勤写作高产,可除了挣得几个少得可怜的稿费以外,再就是比同馆同事年终多得了一本好看不中用的优秀证书。这不,他已有30多年的工龄了,可充其量仍然是一位无职称、没职务。在别人眼里只知道整天玩文字游戏的始作俑者。
   前几年,职称刚开始与工资挂钩的时候,文博夕阳也积极的申报过,但每次都是在交上去一大摞申报职称所需的材料的同时,再就是只见往外拿笔评审费用。然后左等右等干瞪眼,就是不见批下来的那些‘绿卡’职称本本,有一个能落到自己手中。眼看着同馆同事个个少政绩多实惠,甚至靠关系进馆来的那位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因凡人肉眼根本看不到的特殊贡献而拿到了高级职称的绿本本。为此,文博夕阳去找操控小部门大生杀的坚定馆长。坚定馆长此时忙得不可开交。正在和几位嘴上没毛的三产兼职同事在储藏室非常排场讲究的进行搓麻:
   “文博呀,像这种事情不是我自己所能说的了算的,这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啦,你整天的写写写,即便不去理会申报过程当中的一些潜规则,也得去报个函授、选个自修什么的弄张文凭。要不,就是政绩再高,有水平没文凭。申报职称也是瞎子打着灯笼在水泥墙面上找挂门帘的地方,这没门怎么能行呀!”
   文博夕阳听得半酣就气冲百会,扎杀着要去顶天的头发摔门而出,背后爆发出在搓麻的得志同僚们的一片:“整天就知道趴在桌上去扣那么几个一百脚也踡不倒的稿费钱。连申报职称咋个得意思法都整不明白,还一样的跟着别人去申报起哄。简直是埋遢夕阳一个,啊,哈哈哈……”
   坚定馆长和同事的暗语旁敲,使文博夕阳塞满文字符号的大脑给撑开了一条细窄的缝隙。当一丝亮光闪过之后。文博夕阳决定自掏腰包,花3000块钱去买一本自己根本就看不起的大专文凭,可是到了每月13号发工资的日子,他下班后的前脚还没迈进进自己家的门坎,就看到自己的老婆伸着细长的胳膊咕嘟出一句:“拿来”!而且数目必须以工资条上的钱为准。心细的老婆还不辞辛苦在钱包的旮旯夹缝当中翻上三五遍,生怕一不小心拉下个半块五毛的。文博夕阳气得两眼鼓着象气胀肚子的青蛙,眼瞅着就叭嗒到地上砸着自己的脚。他的老婆见了笑眯眯的露出两排雪白的细牙咕嘟一句:“我这也是为你好,能够使咱们俩个一辈子长相厮守。你搞文字游戏连这么点道理都整不明白。不知道‘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个理”吗?气得文博夕阳心里那个怒哇,简直是有点极至透顶的在心里骂道:“妈那个驴屎这倒霉的13号。简直是身遭土匪抢劫的日子。”
   从此,文博夕阳拼命加紧从事就熟的文字砌城垒厦的专业,决心以自己勤奋拼搏的成绩,为自己能多积点零星稿费,也好去购买一本用来当评定职称‘通行证’使用的大专文凭的‘硬本本’。在经济大潮冲进清水衙门以后,20多人的文化馆竟有7人下海,5人办班招学生。还有6人则表现更牛,进馆才两三年的时间。就去举办自己的书画成果巡回展,而且,听说还外快特丰。唯有他文博夕阳自己吧嗒的成摞文章,除了四五年级的学生和那些外地来城打工的单身一族,经常拿来当茶余饭后消磨时间的物品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年龄段的人士前来观看和问津了。
   旁门左道的买文凭遭到碰壁以后,文博夕阳终于开悟,从此蜗居创作斗室般的空中楼阁,揣摩出能惊天动地的惊人绝境:专门搞报名参加铺天盖地的征文大奖大赛活动。
   由于文博夕阳在滨城文化馆是一位既高产又多命中的‘家里蹲’创作员,不几天工夫,一篇洒脱的大作就脱颖而出。工整的誊写出来以后,在稿件的末尾追上一句:如需赞助,来函告知。然后用双挂号使特快件寄给了自己早就谋划掌控的某名人‘世界杯诗文大奖赛’组委会。自此以后,文博夕阳觉得自己比那些有职称和文凭的年轻人,还风光几倍,欢乐无限。整天一走进文化馆就感觉到像置身于五彩缤纷的花环当中,就好像有外星人帮忙把天空的太阳给搬进了屋里。并且一天给更换一个,神能量的常换常新,就连下班回家走在途中漫步,也感觉到以前喧闹的小城,这时也好像变得春光明媚,阳光灿烂起来。
   心情一好,文博夕阳便将平时积攒准备买文凭的体己钱财倾囊而出,应邀相干不相干的文朋诗友都到醉仙楼约会小聚。席间,文博夕阳向在坐的文朋诗友透露:自己正在闭关,斟酌锦囊式的大计,现已初成雏形。如果成功而开悟得道,那时就金盆洗手。就是回家种地看孙子,也再不干这出力不讨好的破垒文字营生。
   不几天以后,文博夕阳还真的收到一封双挂号沉甸甸的信件,他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拆开一看,里面是一份烫金的‘领奖通知’。通知下面的括弧里面,用签名笔很正规的注明了一句:赞助10000,奖金5000元另加金黄色的铜杯一座。闻此,文博夕阳赶紧屁颠的跑回面壁时的创作斗室,等查看过征稿启事以后一蹦闯在天花板上振臂欢呼:“哇噻!特等奖!我终于得道成功了。”真似电影里出现的那些真的得道开悟者一样,连头顶上撞起一个通红的‘石榴’也没觉得疼痛。
   离领奖还有三天的时间,文博夕阳自费去了一趟举办有奖征文单位——牍城。他前脚跨进领奖处没坎的门扇,大赛组委会的秘书长就找到他,笑容可掬的问道:“赞助费带来了吗?”文博夕阳一听打着哈哈笑道:“因为不知道账号,要不早就汇过来了。这不还得我专程提前赶过来打听明白。你看我是把奖品捎着?还是回去把赞助费打过来再来领奖?”秘书长向文博夕阳打听文化馆的经费来源,文博夕阳煞有介事的拍着胸脯慨言说:咳!我们开办了三、四个经济实体,有的是钱。秘书长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问文化馆的地址电话。文博夕阳随口把早就准备好的殡仪馆的地址电话告诉了他。
   领奖结束以后,秘书长来找文博夕阳过去照相留念。文博夕阳说:照过了,是和领导们那一拨的。还没等秘书长来得及开口,文博夕阳就抢先嘱咐说道:“你们寄照片的时候,地址就按照我汇赞助费上面的那个地址,千万别搞错,搞错就收不到了”。
   文博夕阳瞅着转身离去的秘书长的背影,脸上露出狡邪的一笑,赶紧把刚发到手的5000元钱奖金和金灿灿的黄铜奖杯塞进旅行包里,扛起打好的行囊笑道:“找死人要钱去吧!”从此在文坛上消声灭迹也下海经商去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好喜欢你 下一篇:【轻舞】糟蹋着父亲的钱,唱着歌颂父亲的歌(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