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雕 像(小说)

【江南】雕 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阿喜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她醒过来了,心脏跳得忽快忽慢的,让她有些吃不消了。她就想:差不多啰,自己要走,也就在这一两天啰。
   阿喜学名杨翠喜,今年己经七十六岁了。她的身体倒还好,只是今年大冷大热,对她这样的老年人是致命的伤害。这不?她自己就觉得打从开春起,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阿喜转头,见旁边的暖椅上躺着比自己还年长两岁的阿昌,心里稍微安慰一些。
   太阳暖暖地正向西边垂落,阿喜就想起了和阿昌这辈子携手走过的时光。
   阿喜年轻的时候是四邻八乡有名的美人。小伙子们梦到的姑娘,都是她的倩影。可她早就心有所属,看中了村上那个小学校里唯一的教书先生。那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后生,斯斯文文的。他看着你时满脸的笑,让人就心醉。阿喜曾多次在村中羊肠小道上同他迎面走过,但都只是短短的对视一眼,然后双双红了脸,低了头,匆匆地擦肩而过。短短的相遇,却是两个人最幸福的期待。
   谁知那一年阿喜的爹爹去外面办年货,回来时遭遇了日本鬼子。危急关头,一名高大勇猛的新四军将爹爹救了下来,还在激烈的枪战中替爹爹挡了一枪。这位新四军的名字后来她才知道叫贺永昌,就是现在躺在她旁边的男人。
   阿喜清楚地记得:这位新四军当时在她家养伤,她床前端茶送饭的情景。说实话,她完全是出于报答他对爹爹的救命之恩。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新四军伤势渐好就开始忙里忙外的,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农活、家务。别看他粗枝大叶的样子,竟然是个全能手:洗衣做饭、田间地头、春耕夏种、修修弄弄,竟然没有他不会的活计。爹和娘对他喜欢得不得了,经常陶醉在四邻的夸奖和羡慕声中。这让她非常心焦,因为这位新四军伤口全愈欲返回部队的头一个晚上,她偶然在爹和娘的门外听到了有意招他入赘。她就软软的靠在门边,没了主意。第二天,她去那条和教书先生相遇的巷子徘徊了很久。后来一个小孩告诉她,才知道教书先生回城已多日,要三个月后才能回来。那个教书先生再回来就匆匆到了她家坪前,看到了门上那醒目刺眼的大红喜字,看到了院子里一身红衣服却有些愁怨又不好意思的她。从那天起,那个教书先生就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日本鬼子投降那年,她就同阿昌随部队里来到这座城市,安安心心地过起了日子。
   阿喜这样想着,便自言自语起来:是啊,几十年来,阿昌和我生儿育女,相依为命,就到了现在……不容易,实在不容易啊!
   外面的阳光成片成片地照进来。阿喜这时胸中有些发闷,就咳嗽起来,惊醒了躺睡的阿昌。
   阿昌赶紧起身,关切地望着阿喜,就去倒了一杯水。阿喜捧着暖暖的水杯,看着自己的男人想,自己和这个男人过了一辈子,还有什么遗憾吗?好像没有吧。这个男人,心里实在细腻,对这个家也没有话可说,再苦再难,都把他们娘儿几个照顾得妥妥当当。两个人在一起虽然极少有话,却有着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有时候,她就和阿昌默契地坐在一起,手握着手,什么都不说,都能静静地坐上那么一天。
   阿喜突然想起她和阿昌年轻的时候。有一阵子,她对阿昌转业到地方很不理解,总认为当解放军是很光荣的事。任凭阿昌怎么解释,她就是不听;对他的亲热,她更不积极响应。有一天她干脆说不舒服,不让阿昌碰她。阿昌有些不高兴,丧气地转过身去睡了。阿喜却又扳他过来,她让他要她。阿喜突然变得兴奋,竟然全所未有地喊起来,她央求阿昌用力。她发疯一样地搂抱他,她那么有力量,恨不得把阿昌的骨头勒碎。阿昌被她弄得都累了,阿喜却依然不肯结束,她干脆自己爬到他身上去。她一遍一遍地说,臭阿昌我喜欢你,我要你。阿昌笑着骂她,天哪,却变成个小荡妇了,你在哪儿学的啊?阿喜关了灯在黑暗里说,戏里看的嘛,你不也常常让我这样的嘛!
   想到这里,阿喜突然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清冷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阿喜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她又想起阿昌为了这个家付出的一切。
   阿喜记得那一年的秋天,二小子要上学,但学费成了问题,家里也好久没有见到荤腥了。阿昌就在屋子里坐了很久,然后起身说去找人借。找谁借?其时咱在那个城市里,一个亲戚也没有。寥寥的几家朋友,也都是一穷二白。谁知到了傍晚,阿昌果然就带回了儿子的学费,并且破天荒拎回了一只活鸡。
   那个晚上,一家人暖和和地在一起,好像过年一样的快乐。可是,她却在晚上给阿昌换衣服时,发现了袖弯里有淡淡的一点血迹。她就赶紧去看熟睡中的他的胳膊,就看见了他肘弯处一个醒目的针眼,还有好大一片淤青。啊,这个阿昌,这个男人!为了这个家,也是一生的病……如今都快八十的人了,却每天依旧忙忙碌碌的,仿佛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而自己当初嫁给他的时候,是多么的伤心,多么的不情愿呀。现在相伴走了这么多年,却只有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从不发火,从不嫌弃。
   阿喜这样想着,眼里渐渐的潮湿起来。忽然,她孩子气地轻声问眼前这个男人:阿昌,说说看,如果有下辈子,还愿意和我做夫妻吗?
   阿昌被阿喜这个突兀的问题弄得愣了一下,就舒展了满脸的核桃纹:不一定啰。如果下辈子我托生成大官、财主就去找你,让你好好的跟我享福;如果还仅是个小老百姓就不啰,就帮你找一个好的人家啰。
   他望了一下她,笑得神秘:我呢,就在你家附近,远远地看着你,只要你能够过得好就行啰。
   阿喜很感动,幸福地笑着说:你这个臭阿昌,还在我家附近,还在我家附近干什么?!
   阿昌就转头,认认真真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说,不干什么,就做个教书先生吧。
   阿喜突然愣住了,哀伤地看着这个和自己共渡一生的男人。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眼里的泪无休无止地淌。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她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她没有奢望,她只要他快乐,不要哀伤。
   疼痛在不停地袭击阿喜,她觉得气息正在一点一点飘离身体。
   阿昌,我要走了,抱着我吧。阿喜深情地说。她同他相拥,无论是在哪里行走,她都感觉像是在朝天堂奔跑。
   阿昌也感觉到自己不行了,但还是慢慢地起身,轻轻地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她就在他耳边,呢喃着说:阿昌,下辈子,咱俩还做夫妻啊……
   夕阳透过云隙,用最后一束霞光把阿喜和阿昌笼罩得满满实实。
   小孙女放学回来了:羞、羞……爷爷、奶奶,看不出你们这么浪漫啊。对着他俩做起鬼脸来。
   然而,小孙女哪里知道,这已经是一座相拥的雕像。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糟蹋着父亲的钱,唱着歌颂父亲的歌(小说) 下一篇:抢收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