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平凡】八九年的冬天(散文)

【平凡】八九年的冬天(散文)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几天,妈妈总说眼皮子跳,跳的心慌意乱,让我给她弄一块小木屑,压在跳的眼皮上。我知道,这是迷信的做法,但为了缓解母亲的心慌,我还是照做了。
   晚上吃完饭,爸爸坐在红红的火炉旁,照例抽起了老汉烟,一边腾出手掏着煤炭燃尽的余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大丫很久没回家啦。二丫,明天去你姐家一趟,捎带拿一把腌制的咸鸭蛋,你姐和姐夫都爱吃。”我不情愿地嘟着嘴:“好事都是姐姐的,什么都向着她。”转身便去了自己房间看书。
   说也奇怪,往日里,眼睛一看见书上的字,肯定引来瞌睡虫。今天,书,念不进去,还清醒的很,翻来覆去的,想睡都睡不着。只好将书扣在书桌上,两眼望向天花板发呆。人有时候需要发个呆,清空一下大脑的杂念,虽然有时候并不能如自己所愿的那般清宁。
   正在努力发呆的时候,妈妈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二丫,睡觉!把灯灭了。”
   八九年的冬天特别冷,我把棉被紧紧地裹在身上。淡淡徐徐听到隔壁爸妈的对话:“大丫和她对象没闹矛盾吧?有十多天没回家里了呢。”“乱猜,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牙还咬腮帮子呢。”
   ……
   爸妈的谈话没有让我有任何的思想停留在姐姐身上,反而让我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小村里的一切也都安然入睡了。不知什么时候,家里的老黄狗拼命的狂吠着。朦胧中,我趴上窗台,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院子。院门外,咚咚咚——几声急促的叩门声,划破了夜的沉寂。
   是我家的门在响。
   全家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顿时睡意全无。想必这半夜来敲门的定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爸妈顾不得多想,匆忙披了件衣服起床,趿拉着鞋子出去开门。随后,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人,借着灯光的照射,看得出他们神色慌张,而且说话也是吞吞吐吐。我从卧室偷偷地往外一看,他们的样子,让我莫明的心慌起来:出事了!
   果然,来人说,我二姐生病了。好几个大夫轮番检查,可是在她身上查不出原因。让爸妈马上过去。爸妈情急之下毫无准备,只好匆匆地跟着那两个人走了。
   我站在屋内愣住了,后背嗖嗖地刮凉风,内心瞬间有一种不祥地预感涌上心头。时间已经是凌晨二点多钟,我不敢睡觉,一个人睁着惊恐的双眼盯着屋内四周,焦急地等爸妈回来。
   天刚刚微亮,爸妈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来了,痛苦让他们的表情几乎扭曲,也带回了让全家一生都无法摆脱的噩梦!
   二姐,永远地走了,在那个寒冷的冬天。
   这个噩梦,对于全家人来说,就像晴天霹雷,二姐的死亡,成了我们无法接受的事实。
   据爸妈说,二姐死得很蹊跷,她面容安详,一点不像生过病的样子。而且,手上、脖子上、脚上,都有难以掩盖的勒痕。商量之下,我们全家为了揭开二姐死亡的真相,就选择了报案。
   当警察闻讯到达现场之后,立刻把二姐的丈夫带到面前加以详细地讯问,他看到我姐的尸体,扑通一下,跪倒在我姐灵前,失声痛哭起来。
   看到此情此景,我惊呆了。天呐!难道真的是他?是他害死了二姐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看似忠厚老实而且很帅的男人,竟然这般狠心地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她才仅仅二十四岁啊!
   二姐是一个高挑身材的女人,一个美丽善良的女人,一个聪明能干的女人,也是一个让我这个妹妹都曾嫉妒的女人。
   我家兄妹五个,我是老小。二姐从小就是家中的宠儿,她聪明能干,美丽大方,是我家的顶梁柱。因此,爸爸很器重她,家里大小事情,她都可以全权做主。
   我这个人活泼好动,她受宠,我就生气,想着法地找她的茬,跟她干架。爸爸就经常教训我,说我没大没小。即便这样,我跟二姐感情是最深的。一家人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绊绊的!
   二姐二十二岁那年,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了她的丈夫——小申。小申是个外表清秀、憨厚实诚、很帅的一个男人。二姐与他一见钟情,所有人都赞叹他们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很是让人羡慕。
   他们热恋了二年,终于牵手走进了婚姻殿堂。结婚不久,又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二姐生了一个小女孩。有了孩子,也就有了责任。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夫妻两个商量了一下,之后就在外地开了一家饭店,生益也很红火。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啊!
   然而,很多事情往往出人意料,夫妻间或许并非都是同风共雨,贫富相伴。二姐回家陪了孩子一段时间,独留丈夫在外地经营着生意。日子一长,慢慢地,二姐发现,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联系也越来越少,直到后来,听到别人的闲言碎语,二姐才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了新欢。二姐伤心难捱,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
   过了一段时间,二姐的丈夫自知理亏,主动去接二姐回家。二姐不回,他就扑通一声,跪在我爸面前苦苦地哀求,说,以后会好好对二姐,还发誓说,如果再对不起二姐,就不得好死,永远不登我家的门。
   爸爸心软了,就劝二姐跟她回去了:为了孩子,原谅他这一次吧!
   可这一次的心软,却成了二姐和我们的阴阳两隔,成了让我全家人痛苦一生的回忆。
   他是那样的残忍,竟然不顾念夫妻情分,在二姐面里下毒,想置二姐于死地,也好成全他和小三的自由往来。谁知二姐有预感,并没去吃那碗面。她偷偷跑了出来,想跑回家,结果被他发现了。他在后面追,我姐吓蒙了,朝着村西的梨树林跑去。可那月黑风高的晚上,根本就没人可以救她,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就这样,被她丈夫生拉硬拽地拖回去,然后将二姐绑了起来,之后用一根绳子勒住了二姐的脖子,二姐垂死挣扎,可手和脚都被绑的死死的,就在最后奋力一搏时,他的丈夫咬着牙冒着汗,使劲了浑身解数,二姐终于在绝望中停止了呼吸,结束了她年仅二十四岁的生命。
   这个悲惨故事,那个人魔鬼一样的凶手,都成了我一生难以摆脱的噩梦。我心里原本那些美好的东西,全都变成了黑色的。我也变得越来越消沉,越来越忧郁。
   是啊,任谁,也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地打击。从那以后,我的精神变得越来越恍惚,每每半夜,噩梦缠身。我时常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眼里脑里不断地循环播放着二姐被丈夫活活勒死的情景和惨状。全家人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中,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对人失去了信任。
   很长一段时间,感觉这世界没有了善良,没有了温暖,没有了光明,只有一朵痛苦的回忆,伴随着我走过一个又一个漫长而寒冷冬季!
   痛苦在寒冷中煎熬着,直到迎来来年的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心里的冰封似乎在慢慢融化。二姐去了,也许她不希望亲人们永远沉浸在痛苦中。现实虽然是残酷的,但生活还要继续,一段痛苦的回忆不能成为生命的全部。还有更多的事要做,还有更多的人要爱。
   为了让二姐在天之灵得到安息,我想,我们都应该振作,打开那扇尘封的窗,让阳光洒进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长发为君留 下一篇:【墨海】六叔的婚事(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