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文字】想说爱你好难(小说)

【文字】想说爱你好难(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灵宝市位于河南省西部,南依小秦岭、崤山,同陕西省洛南县,河南省卢氏县、洛宁县接壤;北临黄河与山西省芮城县、平陆县隔河相望;东与河南省陕县毗连;西与陕西省潼关县为邻。故事就发生在灵宝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庄。
   李斌从小生长在一个非常贫困的小村庄,贫瘠的土地,结不出丰硕的果实,只好靠种些果树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加之父亲属于老实本分的庄稼汉子,一辈子拼尽自己的汗水和辛苦,也没有让老婆孩子过上好的生活。偏偏李斌的母亲又是一个非常争强好胜的女人,看自己的男人老实,她就觉得窝囊,从进这个家门,她就对这个男人充满了蔑视和不满,无奈自己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找的老公却是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屁,自己心气再高,没有多少文化,也舍不得离开家乡出去闯闯的她,只能把所有的委屈和不满,全都发泄在那个任她飞扬跋扈的老公身上。长期的不满情绪一直布满她的前半生,可以说她对她的老公是为所欲为,想骂就骂,想疯就疯,不管她怎么做,老公从来不敢说个不字。
   李斌性格本来就随父亲的木讷和老实,母亲在家说一不二的作风,从小耳濡目染,养成了胆小怕事,对母亲唯唯诺诺的个性,他性格中的软弱,为他以后的婚姻生活埋下了隐患的种子。
   在贫穷的农村,不是学习特别好的孩子,一般上到初中就会缀学出去打工,李斌学习成绩一般,初中毕业后,就跟同村的小伙伴去上海的昆山打工,因为没有特长,只能靠力气赚钱,一年年辛辛苦苦,不抽烟不喝酒的他,也剩不下几个钱带回家。
   时间就这样一日日的过去,转眼到了25岁,在农村25岁的大小伙子已经是老大不小了,很多同龄的小伙伴都已经是两个娃的爹了,父母当然着急他的婚事,求亲戚,告乡亲,好不容易在附近村找到一个比他小3岁的姑娘张梅,经过不太多的接触,彼此觉得对方还算中意,在交往半年多后,两个人按照当地的风俗没有领结婚证就举办了婚礼,婚后的日子到也说的过去,过了几个月后,又到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回来。
   结婚后,因为操办婚礼而欠了好几万的外债,小两口随决定外出打工还欠款。
   李斌到上海的昆山去打工,张梅到江苏苏州的一家服装厂打工,并且在苏州租了一间房子,供夫妻俩相聚时居住。
   张梅脾气不好而且性格倔强,平时少有的团聚时间,经常因为张梅这样或那样语言的强势搞的两人不欢而散。小夫妻的生活,偶尔吵吵闹闹,本无伤大碍,这边吵了那边就和好了。
   回到婆家的张梅仍然是这样的性格,守着婆婆依旧是气势上压李斌三分,李斌性格软弱,看母亲一直对父亲盛气凌人,到也见怪不怪。可婆婆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主,眼见儿媳妇对儿子支来使去,看着就生气,暗地里就骂儿子窝囊没出息,并给儿子支招怎么去教调媳妇。
   学的曲唱不得,儿子的变化,儿媳妇很快就知道是婆婆所为,和老公大吵一架后,一气之下就回了娘家。之后李斌虽然把她哄回家,却依旧会闹别扭就回娘家。次数多了,加上婆婆挑唆儿子,说儿媳妇老是回娘家,不愿意回来会不会是有别的猫腻,本来老实的儿子只当是媳妇耍小性子回娘家待几天,结果让自己的老娘说的心里也七上八下起来,本来的夫妻小矛盾,经自己的娘老子一说,心里就对张梅的人品起了疑影。
   等到张梅发现李斌怀疑自己有男女问题时,又气又急,要强的性格却让她不屑去做一些和解的工作,私下里却气的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因为心里压力太大,吃睡不好,后来就得了浅表性胃炎,例假也不正常起来。
   结婚两年还没有生孩子,婆婆就经常的指桑骂槐说她是不下蛋的鸡,李斌不但不体谅张梅的心情,反而跟母亲站在一条战线,一起来羞辱张梅。张梅从小哪受过这样的气,就经常和婆婆老公混战起来,自然她占不到什么便宜,打不过他们,又不愿意委曲求全,张梅就躲回娘家,不回婆家。
   李斌以张梅经常居住娘家不回家为由,在母亲的唆使下,直接向张梅提出离婚,对张梅来说,她当然不愿意这样被李斌家扫地出门,她就坚决不同意离婚。
   李斌一纸诉状将张梅告到法庭坚决要求离婚,因张梅执意不肯,法院一审判决: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不予支持离婚。
   李斌没有达到离婚的目的,张梅也没有去做积极的婚姻保卫战,而是继续待在娘家对李斌不理不睬,不闻不问,判决书生效半年后,李斌根据《婚姻法》规定的离婚起诉期限,再次向当地法院提出申请离婚,张梅见他们的婚姻没有和好的可能,也向当地的司法机关申请了法律援助。尽管律师为她据理力争,也只不过把她结婚陪嫁的家电判还给她,另外,因为,张梅现在无业还生病,由李斌支付给她5000元的经济扶助款,本来应该3日后生效,就该支付的这区区5000元,现在判决书已生效1个多月了,李斌还没有给钱的意思,最后由不由法院强制执行,张梅能不能拿到这5000元最后还很难说。
   一般农村妇女在离婚的时候是弱势群体,她们在家庭中不掌握财产线索和去向,离婚的时候,在财产上很难举证夫妻婚后共同财产状况,因此,妇女权益也就难以得到法律上的保障,即使法官和法律援助律师再同情妇女,也很难改变妇女最后再财产分割上的被动,乃至分文不得净身出户的悲剧发生。
   在这段婚姻中,作为李斌,结婚后,自己的家庭应该有自己的主见,作为男人,要在父母和媳妇中间做好润滑剂,缓和调剂他们之间的矛盾,而不应该一味“愚孝”,听从母亲的挑唆,失去夫妻之间应有的信任和理解;
   作为张梅,在婚姻里,要充分尊重彼此,不该以自我为中心,发现问题,没有及时寻求解决的方法,也没有和李斌做沟通消除彼此的误会,对婆婆也少了应该有的尊敬,却采用消极方式逃避,最终导致自己身心俱损;
   作为李斌的母亲,孩子总有长大成家的时候,父母再爱孩子,也要给孩子自己的家庭让出空间,让他们去成长,去解决他们存在的问题。作为长者,应该从正面积极引导孩子向好的方向去做,而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去破坏他们新建立的家庭。
   他们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尤其是李斌的母亲,婚姻就像是鞋子,鞋子穿在谁的脚上,谁知道舒不舒服,你怎么可以妄加干涉呢?李斌和张梅从来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替对方去考虑,也没有想到幸福的婚姻,需要磨合,宽容和理解,而不是一味的按自己的意愿去一意孤行。
   一段本来可以幸福美满的婚姻,在所有人都不努力的前提下,就这样匆匆的画上句号。婚姻可以在法院判决不再生效,那些生活在一起的美好和痛苦画面,真的可以随着判决书的下达,能全部消失吗?想说爱你好难!
   离婚后的李斌和张梅,当回首走过的这段婚姻,是不是该冷静的考虑自身存在的问题,和婚姻中存在的外界影响,只有考虑清楚了对错,才可以开始下一段的幸福,如果,不思悔改,以后的路会越走越难!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平凡】窥爱(微型小说) 下一篇:【笔尖】愧疚(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