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夕阳无限好

夕阳无限好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村西的淑贞姨今年六十多了,老伴头几年就因病去世了。她虽然生活在乡下,但是很喜欢打扮,穿戴很时髦,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苟,腰板拔溜直,白裤子穿得立立整整,一尘不染的。乡下老太太绝大多数都素面朝天,不修边幅,她的打扮就显得很另类,别说老太太们看不惯她,就连儿媳妇都不拿好眼神瞅她,她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每天都收拾得干净利落去广场跳舞。她舞跳的不好,没有节奏感,踩不到点上,旁观的女人总是不屑地拿嘴撇她,在背后或指指点点或笑作一团。她似乎没感觉到,也似乎装作不知道,或是像曹禺《日出》里超然的顾八奶奶,永远分不清别人对她的讪笑,依然我行我素。
   花开了又谢,月圆了又缺,日子就这样在平淡中如水般流逝。忽一日,人们说淑贞姨找了一个后老伴,还有退休金呢。一时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有的说这老头不会是骗子吧,有的说这老太太这回是穷人捡个狗头金,有的说就她那样成天描眉打扮,哪个老头能受得了……七嘴八舌,众说纷纭。不管人们怎么猜测,淑贞姨每天神采奕奕地挎着后老伴的胳膊招揺过市,眼里盛满笑意,像初恋的少女一脸的甜蜜。她老伴个子不高,低眉顺眼,脸上挂着憨憨的笑。他们亲昵的样子引来人们嘲笑,羡慕,不屑,嫉妒,夹杂些许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复杂目光。
   不久以后,淑贞姨无比幸福地嫁到了后老伴的镇上。然而乐极生悲,婚后五天,淑贞姨突发脑出血,人世不醒。人们都说这老太太命薄,好日子无福消受,这回这老头肯定不能要她了。人们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身边就有实例摆在那。老李头娶的后老伴,都过十多年了,平时卿卿我我,形影不离,可老太太得重病以后,老李头二话没说就将她扫地出门;还有老张头,后老伴也和他风风雨雨十多年,精打细算过日子,生病了他不给拿钱看,到最后还不是含恨而终;还有老刘头……哎,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是半路夫妻。再说,这才刚结婚几天,人家就算不管淑贞姨也在情理之中,谁也说不出啥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淑贞姨生病的这段时间,淑贞姨老伴把家里托付亲戚照看,毅然来到病房,始终不离左右,衣不解带在床前照顾,终于一片痴心感动上苍,淑贞姨醒了。他欣喜若狂,此后围前围后,端屎端尿,更上心了。过了一段时间,淑贞姨出院回家休养,但是说话含糊不清,手脚也不听使唤,吃喝拉撒都需要人照顾。人们背地里嘁嘁喳喳,说万一真一直瘫着,她老伴一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谁也犯不上找个活妈这么侍候。邻居更是眼皮一撩,嘴一撇,话里有话地说她老伴:“你这伺候得真上心啊,人家儿子都没像你这么孝心”。淑贞姨老伴听出弦外之音,依然不动声色,淡淡地回:“有啥不上心的,儿女都成家了在外地,我无牵无挂,月月开资,也不缺钱,人家好歹跟我一场,我要不管成啥人了?”邻居嘴上便不再言语了,心里却想:哼,先别嘴硬,骑驴看唱本,咱走着瞧,就不信你不现原形。
   两个月后,淑贞姨的老伴真的消失了,一连几天都看不见人影。村里一下炸了锅了,人们都像打了鸡血似的来了劲头,着实亢奋好几天:“看看咋说的,受不了了吧,久病床前还无孝子呢,更何况这才结婚几天”,“这回可彻底拉倒了,不能再回来了,人心隔肚皮,哎……”,“要是回来,那可就傻实心了,这么大累赘,甩都甩不掉,谁还上赶着捡?”,邻居更是趾高气扬,掐着腰,梗梗着脖子,“我早就把话压到那了,怎么样,没说屈他吧”,“就是不回来,人家也算够意思了,要是你,早眯起来了”…………
   一天,两天,三天……,人们断定他不能回来了,最初的义愤过去以后,一切恢复了平静,各自沿着自己的生命轨迹行走。乡人喜欢捕风捉影,关心别人家的事胜过自家的,也无非是给无聊的生活加些调味而已。十多天后,他背包摞伞,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左邻右舍惊得眼睛一眨巴一眨巴,这回都无话可说了。原来淑贞姨看病需要大笔钱,她老伴在世时,日子还挺宽裕,可老伴一过世就过得紧紧巴巴,没什么积蓄,儿子就是一个普通农民,还得供孙女读大学,也常常捉襟见肘。后老伴虽说也有工资,但这些年钱都用在了儿女身上,积蓄并不多。她这一病,老人花光了所有的钱,眼看后续治疗费用跟不上,儿子媳妇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他便默不作声地回了趟家,把家里的猪牛羊全都卖了。人们知道真相纷纷伸出了大拇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老头,真爷们。无论人们对他抱以怎样的态度,他脸上依然挂着云淡风清的笑容。他每天坚持给淑贞姨做按摩,锻炼她四肢,给她擦洗身子,洗衣喂饭,常常累得精疲力尽。日复一日,他从没怨言,尽心竭力地让淑贞姨的生命之火燃烧得更旺,更持久。
   苦心人,天不负。淑贞姨在他精心照料下,渐渐恢复了,大半年后,说话走路一如往昔,除了瘦了一些,全无差别。两个人没事坐在门口聊天,或散步,或赶集,无不情意绵绵,羡煞旁人。晚上,夕阳西下,他们来到广场,一群老太太将淑贞姨拉过一旁团团围住,问东问西,扯长道短。她老伴笑盈盈地看人们跳舞,不时看看远处的淑贞姨,淑贞姨的目光也不时穿过拥挤的人群往他那边瞧,有时候四目交会,彼此相视一笑,幸福就从笑容的褶皱间缓缓流淌出来,流淌出来的还有那些光阴里的故事。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日落西山,天边的云霞如女子的脸庞泛起的红晕,虽比不上朝阳壮观,动人心魄,却别有一种诱人的风情。在夕阳的余晖里,他们饱经沧桑的脸,是那样美丽,生动,真实。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西风】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散文) 下一篇:【西风】听来的青花瓷(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