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西风】听来的青花瓷(小说)

【西风】听来的青花瓷(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西风】听来的青花瓷(小说) 六子这家伙,从来就是个胡捣鼓的主。要说脑瓜子,那是绝对的好使,坏点子多,玩意儿多,诙谐幽默。但在上学那阵子,因为自己的不安分,可没少让老师头疼。管得紧的那几天,学习直线上升;稍不留神,就又直线下降了。后来专科毕业,先是在一家县办工厂干了几天,我们也经常见面,偶尔大醉一场,其实酒喝得多少不说,仅听听他的胡吹神侃,就够你受的了。没多久听说辞职跑到省城,自己发展去了,到底混得如何,那是不得而知的。
   几年没任何消息的六子,有一天却找上门来。那天我正在上班,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看是省城的,一想自己那边没有熟人,以为打错了,没接。但电话却锲而不舍地响个不停,没办法只好接接再说。刚接通,满口的普通话,原来就是多年没有音信的六子。
   挂了电话没多久,六子就到了学校门口,开着一辆派头十足的越野车,因为自己对车没有奢望也知之甚少,什么牌子我也不清楚。人也是和车很般配的,派头十足。我请他到宿舍,坐了一会,喝了口茶,他便说请我到外面餐厅小聚。考虑到上班时间单位上不方便,再加上自己虚伪心里作怪,让同事知道这是我的同学后我会自惭形秽,我愉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到了餐厅,进了包厢,点了菜,边吃边聊。我却疑惑这家伙大老远地跑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只是人家还没坐热屁股,我也不好问。
   只是六子他抻不住了,开门见山:“兄弟,这次找你,有一事相求。”我更是如坠云雾,求我什么事呀?我一个无权无钱的老师,办事没能力,借钱无一文。“你这家伙,嘴里从来没有正经话,堂堂大老板,还会求我?我看今天太阳也是从东边出的呀!”我揶揄道。“兄弟,实不相瞒,我是为了你家的太师椅来的!”这家伙倒是直奔主题。“太师椅?”我听了,更是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我家有一对所谓的太师椅,是家传下来的。应该是清朝末年的东西,比现在普通的椅子高大宽阔,朱红漆,什么木头做的我也听过之后忘记了,但不是我们这边普通的松木白杨之类的。靠背、椅子腿、扶手等地方雕刻着花纹,倒也精美。我曾祖时候就有的,后来留给我爷爷,再后来我父亲,一直到我。我听父亲说过,这太师椅也不属于特别值钱的那种,在当初就是普通的家具。不过历经四五代,上百年的历史,无疑在别人心中增添了它的神秘色彩。其实经济方面的价值只有我们清楚,只是你越说不值钱,别人越是容易猜测罢了,还以为你不敢泄露天机呢!
   我开玩笑:“怪不得大老板风尘仆仆到穷乡僻壤找我,原来是当黄鼠狼来了!”六子一听,在我背上一捶:“你以为我是觊觎你的家传之宝吗?说实话,我一个朋友是电视台的,因为制作一部反映我们本地民俗的片子,需要找一些比较古旧的器具,因为铁哥们,我想方设法要帮忙。我想起你家的太师椅,我们上学那阵子去你家坐过,坐上去不怒自威,一直没有忘记。我找你,就是和你商量,借我用用后完璧归赵也行,你要是舍得卖给摄制组也行,就是不借不卖,我也没什么,毕竟那是你们家传的。”这家伙,在外闯荡这么多年,直性子的脾气还是值得你佩服的。“老板既然这样说了,我也就不再绕弯子,正如你所说,这对椅子,虽说平淡无奇,但是家传的,不借、不卖,你也不要再费口舌!”我巴不得人家直截了当呢,刚才脑子里还在转弯子怎样回绝而不伤和气,谁知他倒是不喜欢多费口舌,借坡下驴,拒绝了他。
   六子的脸上没看出什么不愉快,嘻嘻哈哈地:“我也料到你会拒绝,这次也是路过,好久没见了,顺便聚聚。椅子的事情不提了,我们喝茶聊天。”于是,我们都把刚才的包袱扔到一边,聊了起来,无非是这几年的打拼闯荡。聊了半天,六子爱戏谑的毛病就犯了:“你这家伙,可不要今天我图谋了你的太师椅,就以为那真是什么无价之宝,成了守财奴,整天满脑子就是你的宝贝椅子,以至于茶饭不思!”我笑着说不至于,自己心里清楚着呢。谁知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把我倒是笑得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一桌子,前仰后合。
   这小子真是太坏了。一次,他陪电视台的朋友去乡里寻找比较古旧的器具。谁知不管到谁家,进了门,说明来意之后,虽然再三声明不是寻宝的,只是拍摄需要搜集一些年代久远的普通家用器具,但主人听了,反倒是用锥子一样警惕的目光看着他们,本来是自己什么时候购买的碟碟碗碗、瓶瓶罐罐,制造的地点、时间都是清清楚楚的,但只要他们一开口花相对多一点的钱收回去,主人家就死活不肯了,好像觉得他们是冒充电视台的来收古董的骗子,自家的那东西就已经是宝贝了,一天下来连个小瓶子都收不到。最搞笑的是在一户人家无果而返出门的一刹那,六子看见那人家喂鸡的一只盘子,故意端详片刻,然后说:“王导,你看这个盘子喂鸡可糟蹋了,我看是元代的青花瓷呢!”五十多岁的夫妻俩一听,赶忙争抢着去倒了盘子里面的鸡食,小心翼翼地捧起盘子,擦洗得干干净净的,打开家中存放贵重物品的箱子,锁进了箱子中。之后就对六子他们横眉冷对,虽然王导再三解释是六子开玩笑,人家就是不听,那男人还骂他们是唱双簧,明明自己的就是元代的盘子,一唱一和想骗他们呢。
   六子讲完,我骂他:“你这小子,太缺德,人家喂鸡的盘子,你说什么青花瓷,还是元代的,耍弄人家把盘子锁起来,说不定到现在还以为那是无价之宝呢,也许为那个破劳什子弄得两口子寝食不安,甚至和儿女们大动干戈呢!”六子却不以为然:“我只是和王导开玩笑,谁知人家不听我们再三解释。也可笑世人皆过于痴迷,明明知道自己的破玩意不是宝贝,甚至那玩意的来头自己一清二楚,但宁愿相信自己的东西就是有非凡的来历的。因为我们关注别人没用的破玩意,导致无人问津的东西别人因为急需好意掏个高价,在自己的怀疑、好奇中自己也慢慢开始不相信自己的器具,甚至最后不相信自己了,自己就真的臆想那是宝贝了。不是我欺人,而是世人皆自欺呀!”
   六子说的也是。因为没人关注的东西,有了人的关注,而使物品的拥有者感到身价倍增。世上好多事情好多物品的命运,何尝不是那只喂鸡用的“青花瓷”盘子呢?只是我的太师椅,自然因为家族传承下来的,要说无价,肯定有价;要说有价,也不是什么文物之类的,就是一种传承和怀念罢了。我倒是念念不忘于“青花瓷”和它的主人,后来的命运究竟如何呢?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夕阳无限好 下一篇:我只要草戒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