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不是爱情的缘

不是爱情的缘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琴到兰州开会,没想到又遇见了楚。
   楚的样子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匀称的体型,乌黑微卷的头发,浓眉下长着酷似新疆人的眼睛,深邃而多情。要不是穿着西服,倒像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楚也颇感意外,他自知比琴大了许多,第一次见面,就把琴当成小妹妹一样地照顾。
   这次琴的样子有点变了,初次在武汉开会时,她还留着一头长发,现在居然变成了齐耳的短发。那双大眼睛清澈得可以一望到底,只在远远地看人时放出一段锐利的光,人似乎也清瘦了许多,脸上依然闪着红润的光泽。爱笑的样子,倒是没怎么变。
   在会议大厅门口,隔着许多人,他们很快认出了对方。楚伸出手,眼神却似乎并不直接冲过来,琴也将手递过去,不像握手,倒像小朋友拉拉手。他们简单问候了彼此的近况,便回屋了。
   会议照常地开,他们每天见面,但说话的机会并不多。最后两天,会议决定到甘南,在车上他们很自然地坐到了一块。
   长途车是一辆大客车,能容纳四十来人。会议开了两天,但彼此都不熟识,便都趁着这互相交谈起来。琴想起了上一次开会的情景。那一次也有二十多人,大多是各单位的年轻人。上次会议安排他们逛东湖的胜景,览黄鹤楼的壮观。琴当时站在黄鹤楼上远眺龟山蛇山,那茫茫的烟波愁、白云悠悠连同迷人的传说曾经让她感慨万分。那时有一位上海来的会员,带着一个小女孩和一架电子琴,就和琴住在一起。孩子母亲天天逼着练琴,楚那时候总喜欢逗弄那个小女孩。琴只觉得讶异,后来打听到楚其实已经结婚多年,已经有个小女孩了,怪不得见了别人家的孩子,也很亲切。
   楚坐在琴的旁边,和琴一样地感慨,来的人全不认识。
   琴提起了上一次的送别,楚几乎忘却。
   琴却念念难忘。
   那次会议开得很成功,琴学到了不少东西。返程的车票却让她大伤脑筋。她是第一次出差,行李又多,火车要到晚上十一点才开,她惶恐地不知怎么办才好。热心的楚和苏听说后,主动要送她,琴心里十二分地欢喜。
   陌生城市的夜晚,在喧嚣退去之后,霓虹闪烁,路灯迷离,总仿佛隐藏着无数窥视的目光。楚和苏把她送到候车大厅时,离进站的时间还早,深秋的天也早已黑了,还得等近三个小时。琴知道他们认识的时间也就开会这几天,明早他们一大早也要回去,实在没理由让他们留下来。就言不由衷地催促他们回去,他们好象猜透了琴的心思,都不着急走,还帮着把行李归拢了一下。亏有他们的帮忙,琴一路顺风地踏上了归程。
   琴对楚说:“我一直念着这事,郑重地写信谢吧,又怕小题大做了,现在见到你,还是要万分的感谢。”楚笑笑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要是苏也在,咱们可以聚聚了。”
   车在途中停了一下,他们到藏学院品了一回酥油茶和青稞,每人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到了拉卜楞寺,琴和楚一直结伴而行,参拜佛寺、拨转法轮,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那些穿着藏服的虔诚的朝拜者,一个个旁若无人,把全部的身心投入到与佛的交流中,跪下之后,两手向前尽力伸展,仿佛在抓命运之神的衣襟,身体紧紧地贴在地上,又迅速站起来,再趴下去……如此重复着,不知疲倦。尽管没有灯光聚焦和热情伴奏,但的的确确地成了演绎人生精神舞台的主角,这动作本身象一道柔和的光罩住了来自周围的无数讶异、好奇和猜测的目光,统统归拢为双手合什的默念。
   楚对琴说:“藏族人的这种虔诚太震憾人心了,他们的活佛转世制度也很特别的。”琴听着楚侃侃而谈,也觉得他脱掉了两年前的稚嫩,越发成熟了。藏传佛教的陌生带来神秘感深深地吸引着他们。
   会议安排大家在甘南草原上跨马驰骋。琴找了匹大马,听说这马很稳,楚则找了匹稍小的马,他们各自由牵马人在旁护持着。有一刻,琴被马的快步惊了一下,楚在远处看见,脸色都变了,但琴并没有看到。旁的人后来说起,琴心里便有些感动。再后来草原上流淌的清清溪流,点活了整片草原的灵气,也让琴和楚尽情地临水而嬉。与牧民围坐联欢,也是琴梦寐以求的事,她兴奋之余,还表演了一套木兰拳。楚则和其他人在旁边喝彩。
   楚和琴像两匹松了缰的小马,游荡在辽阔的草原上。他们从来不曾如此放松身心,欢乐的情绪一直互相感染着对方。看着琴那娇小玲珑的样子,他疑心自己从未认识过她。比起第一次的拘谨和寡言,琴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甜甜的微笑纯净无瑕,她的拳打得优雅舒展。生命里洋溢着一股激情,如唱欢歌,如入仙源,如饮醇酒。
   有一刻他们手拉手,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孩子似地玩耍起来。他们就像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一样,无拘无束。甚至在旁人看来,他们也许该是一对情侣。不过,只要有人走近他们,就会发现他们还是更像老熟人,谈的全是一路上的见闻。这样的欢乐时光,甚至延续到了分别时。
   这次他们谁也没送谁。他们还期待着下一次的重逢。
   可是命运似乎总爱和人们开玩笑。那些草原、溪流、蓝天、白云、笑语就此停顿了。琴和楚分别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轨道。
   楚曾经连续几年给琴寄去贺卡,琴只回了一次,便杳无音信了。琴回去没多久就结婚、生子,再也没了少女时的闲情逸致。有时捧着照片,她也对着丈夫念叨楚,但她爱提楚送她这一节,丈夫和她开玩笑,说人家看上你了。琴便也赌气说,是的,要是可以不回来,我就跟他走了。引得丈夫又赶快赔不是。
   楚回去后,工作有了变动,便不再有机会与琴见面。琴逢到与楚同一单位的人总会问楚的情况。所以趁着过年给各单位寄的同时顺便给琴一份,贺卡上总是那么几句相同的祝福。只有一次,多写了几句感慨,让琴心动之余回了一次。楚对妻子也偶尔不提姓名地说起一个女孩,便惹得妻子生些小醋,总疑心他有外心,他常觉得委屈,此后便不再提起。
   光阴荏苒,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楚不知怎样找到了琴,琴却不肯多谈。只在忆起旧游时,两人无限感叹了一番。楚请琴吃了晚餐,又把琴送回去。他们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
   楚与琴都记着这段欢乐时光,他们感谢彼此曾给过对方这么美好的回忆。楚还谈到了自己工作上的失落,琴理解他的处境,劝他静中求进。渐渐地,两人能谈的话题疏落起来,或许原本相识就浅,或许现在也未有缘常聚。袭扰在两人心头的只有淡淡的喜悦与哀伤。
   有一天,琴读到李白的一首诗:楚山秦山皆白云,白云处处长随君。琴读着嵌了他们名字的诗句,忽然有一种感悟,对于像楚这样的朋友,就该像这白云般自在淡然,心里有这样一位特别的朋友,他们的关系不需要刻意地浓墨重彩,也许这才是他们最好的相处方式。无论未来如何,那片流着清溪的草原上,曾在青春的岁月里埋下了美好的种子,现在只须慢慢酿出美酒细斟轻酌,欢乐依旧还会那么鲜纯。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尖】选择(小小说) 下一篇:梦已成真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