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那几个宝贝儿

我那几个宝贝儿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经常路过村西麻窝鱼塘边,常看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在地里干活,他那有气无力的锄头挖进土里不过五寸深,挖几锄歇一阵,那汗水就顺着干瘦松弛的脸往下掉,口里喘着粗气,显得十分艰难。
   一天,太阳快落山时我又路过那里,老人用锄头搭在地埂边坐在上面休息,嘴里含着小烟袋一口口地吐着青烟。我也走累了,想歇一歇,老远便和他搭起话来。我一屁股坐在地埂上,拿出已喝了几口的矿泉水递给老人,他推辞说已经喝过了,其实我也只是客套一下,见他推辞也就只管自己往嘴里倒了。我好奇地问老人今年多少高寿了。老人用手指比着七十有五了。怎么每次路过这里总是见你一个人干活,老伴呢?我又问。上前年死了,病死的。那你的儿女们呢?提到儿女,老人的嘴角抽动了几下,眼里含着泪花,显得十分心酸。我可能踩了老人的痛脚,触动了他的伤心事。
   老人把烟袋头往锄头把上敲了几下,半截旱烟冒着烟滚落在一旁。老人动情地说:“提起我那几个儿就会想起我那老太婆,她跟了我一辈子没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我们穷啊,就靠几亩薄地,舍不得吃舍不得用,一生的精力都花在几个儿子身上,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不值啊!”我感慨地问道:“你有几个儿子,他们不管你吗?”老人摇了摇头叹息道:“三个儿,如今都成了家,有儿有女,我是儿孙满堂孤寡一人啊!儿子再多也没用。想当初我们自从有了第一个儿子开始,困难就来了,那是连包谷饭都吃不饱,可是我们给他顿顿吃的都是大米饭,鸡窝里下几个蛋也舍不得拿去卖都给他吃了。有个头痛感冒什么的,半夜都要背着去十几里外的诊所看医生。以后的老二老三哪个不是这样,怕他们饿着冻着,不吃不穿都要尽他们来,我们是勤俭节约千辛万苦一心为着孩子们。老二上小学那年,因为去学校没有一条像样点的裤子怕别人讥笑,是用我结婚时一直舍不得穿的裤子改小了给他穿着上学。他妈用剩下的布连更连夜为他做鞋子。为了他们几弟兄读书上学,我们借钱拉账,求了多少人受了多少白眼,不怕你老弟笑话,苦了一年的庄稼,秋收后我们自己连一条短裤一双袜子都舍不得买,逢年过节看人家称肉打酒心里痒痒的,为了孩子们,再穷再难也要买点回来,我那老伴为了让孩子们能多吃点,她硬是尝都不尝一口。有许多人说,我们养了几个儿子真是好福气,当初我这样想,苦啊累啊算得了什么,挺一挺孩子们长大后就好了,一直把他们当宝贝看,老大聚媳妇我们花去了多年的精力将喂的牛养的猪卖了,修房子送彩礼好不容易。老二娶媳妇我们借钱拉账,同样把他安顿好。老三娶媳妇时,我们欠的账都还没还清,给老三修不起房子,就将就用我们住的老房子修一修整一整给老三。没办法我们只好住到牛圈里去了。如今老三还一直责怪我们一碗水没端平偏心啊!儿子们都分家各自过了,我和老伴分得这两亩地一间牛圈,什么事都得自己做,儿子们是各管各,哪顾得上我们。牛圈房阴暗潮湿,老伴身体本来就一直不好,有病无钱治,三拖两拖硬是拖死了。”说到这里老人的泪水掉了下来。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安慰他,突然想到城里有儿子不如女的说法,我语涩道:“要有两个女儿该多好。”老人用手摸了摸眼角提高了嗓门说:“我们同村二组的周老汉家就是三个女儿,当初他们悔啊,生了三个女儿好像在众人面前头都抬不起来,都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帮人家白养的。如今呀,三个女儿都成了家,都有出息,找的女婿个个都好,顾家孝顺老人,这家接来那家接去,时常是这家买吃的那家送穿的。几个女儿把老人照顾得周周到到。那周老汉家两老,见人就笑,逢人就款天。有人说养了三个女成了万元户,我养了三个儿却成了孤寡户。”老人越说越伤心,我也为他感到愤愤不平,可一个外乡人又能去帮点什么呢?我几次插话想说点安慰的话,可老人越说越起劲。“我那小儿子去年过生日,一家人喝酒吃肉好不热闹,饭后在门口给他妈烧钱纸,口里还念着说:妈,今天是我的生日,给你烧点纸送点钱,表示我的一点心意,你在天上保佑我们发财发富。你说这混小子多滑稽,他妈活着时不管不问,死了烧点纸有什么用,只想发财发富,不尽该尽的义务,老子就在他隔壁,也不会想到叫我去喝口酒,气人啊!”我不解地问道:“媳妇和孙子也不管吗?”“别提了!媳妇更讨厌,教着孙子别理我,吃饭时见我远远地走来赶忙把门关上。我年岁大了,身体有病又弱,腿脚不方便,多次提出要他们几弟兄管我的生活,老大说他娃娃多负担重管不了什么,老二说他能管好他自己就不错了,老三说两个哥都不管我一个人管顶什么用。”村里和镇上都不管吗?我疑惑地问道。“说过多次了,镇上无专人管这等事,村里说了又不算数。都说如今社会进步了,政策越来越好了,我怎么就没感觉到呢,我只感觉人情味淡了,更加注重个人得失了。我们这样的农村老头生活得好坏,是不容易引起世人的关注的,难啦,不知要等到哪一天才能像电视里讲的那样美好,看来我是等不到了!”老人显得十分的无奈和失望。
   眼看太阳慢慢地落到山背后,,天渐渐地暗下来,我站起身扶着老人起来说:“天快黑了,我们都回家吧。”老人抖抖微微地拉着我的手说:“我是有苦无处诉呀,你一个外乡人能听我老头子说自家的事真让我有幸啊!”
   看着老人扛着锄头渐渐地消失在夜幕里,我朝着回家的小路慢慢地走着,心里一直在思索着老人最后的那句话“有苦无处诉啊。”的确,农村奉养老人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的,有的生病不给治,还听说有冻死和饿死的。如果政府专门为农村老人成立一个法律援助机构多好,可以帮助很多老人过好晚年生活,也可以改变很多人的道德观念,增加社会的和谐。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机修班长刘倔头 下一篇:两对夫妻的一天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