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两对夫妻的一天

两对夫妻的一天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离养殖场不远的寨子东头住着弟兄两户人家,父母相继去世,兄弟俩前后各自成家立业。老大年龄虽不大,但接二赶三连续生了三个女儿,老二刚新婚不久尚无儿女。天还不亮,老二家媳妇早早就起床了,三把两下洗了脸,捅开炉子坐上锅,口里吆喝着男人,男人提着裤子从茅坑里跑出来,媳妇递上一大碗面条,上面压着一个荷包蛋。男人说:“你个败家子,就几只下蛋鸡,也不把蛋攒起来买个油盐。”媳妇说:“你给人家干重活,就吃点粗茶淡饭咋行,这家得靠着你。”说完话,手往围裙上一擦,抬起地上放的猪食锅往圈里跑,母猪嘶吼着,一群小猪东跑西串,嗷嗷乱叫。屋里屋外鸡飞狗跳。媳妇给鸡撒上一把食,抓起一条小棍向狗打去,大黄狗夹着尾巴嚎叫着围着屋子乱转。男人放下空碗,拉衣角擦了擦嘴准备出门,女人从炉子上抓起一个烤洋芋扛起锄头带上门,走到岔路口,男人说:“地里的活干多少算多少,你身子不方便,早点回家休息,我抽时间去干。另外,去看看大嫂和侄女们,缺什么送点过去,女人家好说话。”女人点了点头说:“在外面干活机灵着点,别傻乎乎出死力。”
   女人目送着远去的男人背影,再看看四周无人,急速地解开裤子磴在坎下方便。天大亮了,老大家屋里吵哄哄乱嗓嗓。男人靠在门框上,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私儿杂种仙人九祖都一起带上,袖口卷在手拐弯处,一对拳头紧拽着,骂够了摔门而去。屋里,地上燃着一堆柴火,三个女儿围在火旁,眼泪汪汪地看着屋角边蓬头垢面哭泣的母亲。邻家二婶进屋劝道:“想开点,我们农村女人像你这样的太多了,为这几个孩子咬紧牙关熬下去,等孩子长大了就好了。”女人用手擦了擦顺着红肿的手指印流下的泪水,沙哑着嗓子说:“孩子他爹整天不落屋,地里的庄稼丢给我一个人,赌博输了钱就喝酒,拿我和孩子们撒气,开口就骂动手就打。”女人一边说着一边露出满身的伤痕。二婶看了哽咽着嗓子说:“这残暴的家伙,简直拿人不当人对待。”女人又伤心地说道:“这样的日子我生下第二个女儿时就开始了,他嫌我不会生儿子,现在第三个女儿已经几岁,他对我更凶了。我知道我们农村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我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时候才出头。”二婶说:“到派出所去告他,让公安局去收拾他。”“去过几次了,没用,来回几十里山路,人家就连办事也难进来,好不容易来了一次也找不到他一个人影,这天高皇帝远管不着啊!”二婶想了想说:“这样的人不配有老婆,跟他离婚,让他打这半辈子的光棍。”女人无可奈何地说:“离了婚我这几个女儿怎么办,他爹是不会管的,再说,这里没有我的一寸土地,就连这间土墙房也是他老爷子留给他的。回娘家吧,我早已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老人已去世,土地早已分给了几个弟兄,以前的老屋没有了,谁家还会收留我们。”二婶摇了摇头连声叹息:“是啊!我们农村女人有几个敢离婚的,特别像我们这样的中年妇女,离了婚上哪儿去,不能为人家生儿育女谁会要你呢。要不行离了婚把孩子留给他自己出去打工。”“不行不行,我没什么文化,什么也不会,就连做保姆也没人要,哪像那些年轻人。”女人失望地说道。
   天渐渐地暗下来,老二的女人疲惫地从地里回来,放下锄头就往大嫂那边跑,一直惦记着嫂子和几个侄女。和大嫂说了一阵子话,安慰了几句便又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屁股没着地便打开炉子准备晚饭,忙完了火上的事,端来一盆脏衣服,搭上搓衣板噗呲噗呲地洗起来。一盆衣服刚晾上天黑下来了,女人从鸡窝里摸出几个蛋炒了,加上两碟泡菜温上一锅汤,找来一口锅,饭菜、一起分了一大半急忙送到大嫂那边。
   回到屋里女人解下围裙盖上饭菜,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望着男人归来的方向。村子里漆黑一片,不时传来狗叫声。
   老大家屋里,灯火灰暗,女人坐在没有一点火星的柴火旁,看着老二媳妇送来的饭菜,泪水顺着下巴滴落在地上。女儿们早已睡去,女人捧着出嫁时娘家陪嫁来的花衣裳看了又看,比了又比,然后穿在身上,头发梳了一遍又一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苦涩地笑了。女人拿出一根早准备好的绳子,一头挽上死结,一头紧固在房梁上,她又抬来了木凳站在上面比了高度,然后慢慢地把头伸进绳套里。正当她准备把垫脚的凳子蹬翻时,她听到了女儿们的哭声,一低头,看到几个女儿整齐地站在她身后,大女儿说:“妈,你不要我们啦,你死了我们怎么活呀。”二女儿说:“妈,你死了我们也要跟你一道去。”小女儿说:“妈不死,我要妈妈。”女人看着女儿们满脸的泪,眼里的泪水像雨水一样滚了下来,哽咽道:“妈是没法也是无路可走啊!”“妈不能死,我们找得到出路,一定会有出路的”大女儿抱着母亲的双腿哭着说。女人看到几个女儿哭成了泪人,急忙把头从绳套里伸出,从凳子上跳了下来,紧紧地把几个女儿搂在怀里。
   老二的女人在门槛上坐了好一阵才站了起来,走进里屋床边抓起电筒就往外走,一直走到村外翻过山脚,老远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女人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男人说:“老板要我们加个班,赶点活请我们吃晚饭,还有肉菜呢,没舍得吃把它带回来了。”男人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走过村口一家小卖店,女人说:“等我一下,从小卖部出来,女人手上多了一瓶酒。”男人说:“节约点,韧点口,我们很快要花钱。”
   女人说:“你一天累到黑,喝两口舒筋活血解除疲劳。”吃饭时,女人不停地往男人碗里夹菜,一声声地说:“多吃点多吃点。”男人打着饱嗝伸直着四肢打懒腰。女人端来热气腾腾的洗脚水说:“困了早点睡吧。”男人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女人,女人坐在床沿边摸着自己凸起的肚子。男人说:“快进被窝吧,几天没动你了。边说边把女人往怀里拉。”“现在不行,我们的孩子正用脚踢我肚子呢!”女人推开男人的手。男人用手摸着女人凸起的肚子高兴地说:“一定是个儿子,只有儿子才会用脚踢。”男人幸福地钻进被子里,很快鼾声如雷。
   女人躺在男人的身边翻来转去难以入睡,她想起大嫂和几个小侄女的遭遇,想到自己肚子里如果是个女儿,我这男人又会怎样呢?女人看着屋顶久久地出神……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我那几个宝贝儿 下一篇:【笔尖】世态炎凉谁之过(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